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薛华克:西藏三月桃花狂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5-12 12:01:32来源: 中国西藏网

作者简介:

薛华克,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摄影系主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英国皇家摄影学会终身高级会士,自1985年起从事职业自由撰稿人。出版著作有《出色的旅游 摄影(译作)》、《旅游摄影》、《旅游风光摄影》、《光与影的奥秘》、《藏人》(影集)等10余本,多件摄影作品被广东美术馆和其他艺术机构收藏。

波密春诗 摄影:张本聪(云南)

三月下旬,沿川藏南线,经四川的埋塘、巴塘,便进入了地势复杂多变的、著名的横断山脉。“横断山,路难行”,真是千真万确。吉普车颠簸于高山峡谷之间,在崎岖的土路上,几乎只做三件事:上坡、下坡加急转弯。印象最深的是从邦达到八宿的途中,几个小时之内,可以从海拔5000米的雪山直落到海拔仅2200米的怒江峡谷。这种连续下山的感觉,好像钻进无底洞一般。不过如果是在白天行车,沿线那种由于气温垂直变化所造成的自然景观差异,在别处是极难见到的。刚才是大雪飞舞,狂风呼啸,忽又艳阳高照,杨柳依依,千树万树梨花盛开。

此时到达八宿县的然乌湖边,很有可能还会遇上大雪。但这时的天气已不像严冬那样寒冷,对于摄影者来说,这可是最好的机会了,既可以感受到冰天雪地的壮美风光,又至于冻得操作相机都困难。

然乌湖实际上是帕隆藏布流经然乌时江面变宽后形成的湖,它由然乌湖和安日湖两段组成,两段各有特色,一般来说安日湖这边比较容易拍出摄影效果。在湖边离公路很近外有一个半岛伸入水中,由于地处林区,当地的藏民都用木材建造房屋,连屋顶都是用木板拼成的,靠水边的空地上,青稞杆一串串搭在高高的木架上,很具当地特色。如果是雪后初晴,远处的青山云里雾里,积雪皑皑,倒映在蓝色的湖面上,微风起时,波光粼粼,这种雪景也只有在川藏线上的湖泊边才看得到。

离开了然乌,沿川藏线溯帕隆藏布而上,森林越走越密,峡谷越走越深,水流也越来越湍急。实际上,进入波密县之后,就已跨入了西藏最大的林区了。有相当长的公路是在原生林带茂密的大树林里通过。这里纬度偏低,海拔4000米以下,所以虽然抬头常常可以看见海拔5000 米以上的一座座终年雪山,可眼前一片葱绿,鸟语花香,分明已是阳春三月江南日了。这时的波密,常常细雨蒙蒙,山间的云雾时有时无。虽是咋暖还寒,麦子却早已青翠满山了。空气中泥土的清香,伴着森林中大量释放的负离子,使所有初到之人都禁不住要大吸一阵如此纯净清新的空气。

对于喜欢春天的人来说,一定喜欢春的新绿和装点新绿的淡粉和嫩白了。在四川和西藏的交界处,最让人赞叹的是梨花,那儿的梨树和梨花,简直可以用“高 大”、“雄伟”、“壮丽”这类的词来形容了。我讲过一棵大梨树,差不多有三丈之高,华盖之巨,依我之经验,估计有100平方米以上!

可是从波密向林芝,再从林芝沿雅鲁藏布转去米林县一带(这三县都属林芝地区),蓝天之下,碧水之畔,最动人的又属桃花了。过去,在我的眼里,许多花是俗不可耐的,桃花则首当其冲。在我居住的杭州,西湖的白堤、苏堤等处,号称“一株桃花一株柳”,每到春天那些无型无款碧桃花爬满了枝干,春简直被过分装扮, 可就是缺乏雅的感觉。

西藏的桃花就完全是两码事了,首先这些桃树不是人工培育优化后供观赏用的小树种,它们几乎都是大叔,一个人抱的树是最常见的,二三人合抱的也屡见不鲜。桃树岂只是大而且还多,在田间、屋后、路边,随处能见到三三两两端立着,而在山坡上却常常是满山遍野,呼拉拉总有成 千上万的感觉。

以前听蒋大为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总觉得会是在江南或中原某处常见的场景。的确,在素有西藏江南之称的波密、米林、朗县一带,那些桃林环抱的村庄,少有歌中所描绘的那种文人心中几乎已成模式的景色,那里所具有的,是真正属于西藏的、甚至带有些许欧洲苏格兰高地韵味的景象。就像所有的西藏风光与内地风光相比较最显著的差别一样,是大与小的根本区别。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中景,画面中只有一棵桃树,但是远方高耸入云的雪峰就一定会让人产生博大的感觉。

说真的,对于春天在川藏线上延绵数 百公里千姿百态的那些西藏大桃树们来说,我只是个匆匆过客而已。如果你是个风光摄影的爱好者,以我这几年走遍大半个中国的经验来说,没有一处可以像这里,让人在短短半个月里每天都能尽情地按下快门,而且可以捕捉到有变化而不雷同的精彩画面。难怪同行的一位资深的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说,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不吃饭不睡觉都可以。

不去米林、波密,怎知世上竟有桃花可以令人发狂?

因为波密一带位于雅鲁藏布江峡谷地区,受沿江而入的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海拔2700米以下均属于亚热带气候带,这也是波密林芝地区被称作“西藏小江南”的主要原因。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