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80后代表白玛曲珍:我为9000多名门巴族群众“代言”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5-15 17:21:14来源: 新华网

不论是在人民大会堂还是在西藏代表驻地,80后全国人大代表白玛曲珍都很受人关注。独特的门巴族服饰与装束,灿烂的笑容,来自全国最后通公路的县城,都使得白玛曲珍成为受人关注的焦点。

从西藏墨脱到北京,跨越几千里,赴一年一会;拾大会堂39级台阶,受万民嘱托,唯全心全意。五年的履职时间,白玛曲珍把门巴族群众最关心、最期待的建议建言带到大会上来,为家乡群众鼓与呼。“无论何时,我都会以全国人大代表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踏踏实实地坚守在基层,为群众分忧解难。”白玛曲珍说。

成长之路:从墨脱出来又到墨脱

白玛曲珍的家乡墨脱,被誉为高原“孤岛”,2013年才结束“全国唯一不通公路县”的历史。路,牵动着一代代墨脱人的心。

到现在,白玛曲珍还清楚地记得自己10岁那年,第一次走出墨脱去林芝上学的情景:徒步4天,翻越雪山,再坐汽车“颠簸”到林芝。300多公里路,足足5天才走完。

“一路上不知道哭了多少次,身上爬满了蚂蟥,哭;脚磨出了血泡,哭。”白玛曲珍依旧记得,是父亲背着干粮、衣物,拉着她的手一步步走出墨脱的。

小学毕业后,白玛曲珍考上了内地西藏班。由于交通不便,“常回家看看”对于她来说是种奢望,中学7年,在外求学的她只在暑假回过墨脱两次。也就是从那时起,白玛曲珍暗下决心:长大后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乡的孩子不再受苦。

2009年从长安大学毕业后,白玛曲珍参加了西藏公务员考试,并向组织部门申请,要回家乡墨脱工作。此时她已经在广东、北京、西安三地生活、求学十多年,完全有机会留下参加工作。

当记者问起白玛曲珍为什么会选择回到家乡而不是留在其他大城市时,她坚定地回答,“自己家乡的人都不出力,都不愿回来的话,那还指望谁帮助我们呢?”

回到家乡,看到熟悉的门巴族服饰,听到熟悉的门巴语,白玛曲珍的内心重新有了归属感。2012年,在墨脱县发改委工作两年后,白玛曲珍又一次做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选择:主动申请到县里一个贫困村——巴登则村工作,担任下派第一支部书记。

巴登则村是位于边境上的一个小村庄,居住着147名村民,全部是门巴族。“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希望用我学到的知识去帮助他们改变生活现状。”白玛曲珍说。

代表之路:为9000多门巴族群众代言

“全国人大代表是一个荣誉,更是一种责任。”白玛曲珍说,

白玛曲珍是本届代表中,门巴族的唯一一位全国人大代表。2013年第一次参加全国两会时,她心里还有一些紧张与惶恐。5年来,她已经有足够的自信与从容去面对了,她提交的关于边境地区交通建设、提高边民补助等9份有关家乡建设和民生发展的建议都得到了回应和落实。

“在外学习那些年,看到别人出门坐汽车、坐火车、坐飞机,而墨脱人民想到外面看看,却只能靠双脚。”白玛曲珍说,去的地方越多,越觉得只有路通了,才能让墨脱人接触外界,改变自己。

墨脱人怨的是路,盼的是路,同时也是乡亲们对白玛曲珍作为代表的重托。经过细致调研后,2013年第一次参会,白玛曲珍就提出了“尽快让墨脱摆脱高原孤岛的制约”的建议,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回应和落实。2014年3月,第二次赴京参加全国两会的白玛曲珍再次带来关于路的建议——“让墨脱实现乡乡通公路”。

2013年10月31日,墨脱公路正式通车。“全国唯一不通公路县”成为历史,墨脱人走出大山不再是难事。

白玛曲珍感慨地说,路越来越好,墨脱人看到了外面的精彩,心里有了对比,思想也悄然转变。村里不少想跑运输的小伙子都在埋头考驾照,外出当建筑工人的村民也越来越多。不仅如此,木板、水泥等建筑用材顺利地入了村,世代居住在木屋里的墨脱人住上了新居。

5年来,白玛曲珍努力把门巴族群众最关心、最期待的建议建言带到大会上来。而这5年,也使她的人生追求有了质的蜕变。回顾5年的履职经历,白玛曲珍说,今后无论何时,我都会以人大代表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踏踏实实地坚守在基层,为群众分忧解难。

追梦之路:守护好门巴族的“精神家园”

“上小学以前,家里的对话,全部使用的是门巴语。现在我虽然能听得懂,但也不太会说,我的孩子就更不会说了。”作为人口较少民族的一员,白玛曲珍很关心本民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

白玛曲珍告诉记者,近年来,通过国家的集中扶持,人口较少民族聚居区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得到较大提升,民众生产生活条件明显改善,但文化保护传承却不乐观。特别是随着与外界交流渐多,使用本民族语言的人却在减少。

生活在西藏东南部墨脱县、错那县等地的门巴族,有9000多人,属人口较少民族。酒歌、舞蹈、服饰、手工艺等都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是门巴族人民引以为傲的财富。

“我们门巴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所以很多东西只能靠口口相传,但如果有一天,连语言都不会说了,很多东西难免流失。”白玛曲珍说,现代化的改造,让古老的门巴民族逐步发展起来,而这个民族所经历的过往,所独有的精神家园,不应就此消逝。

这两年来白玛曲珍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致力于门巴族文化的挖掘、保护与传承。2016年,她在两会上提出了保护传承民族语言的建议:在少数民族地区由教育部门牵头,在县级成立民族语言保护和发展的专门机构、扶持鼓励成立民间民族语言保护协会。

让人欣喜的是,这个建议已经在逐步落实中。去年,林芝文化部门以及墨脱县已经组织人员收集门巴风俗、神话传说和民间歌谣等,采访民间艺人,将他们弥足珍贵的记忆,通过口述翻译记录下来,形成翔实的文字材料。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加大对民族地区发展支持力度,深入实施兴边富民行动,保护和发展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推动各族人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实现共同发展繁荣。“让我非常振奋、备受鼓舞,更有信心去保护门巴族文化的传承与发扬。”白玛曲珍说。

白玛曲珍认为,现在被动与仓促式的文化遗产保护是眼前的无奈之举,长远的保护应该是本民族群众对民族文化的认知、兴趣与参与。“可以通过扩大徒步游规模,在沿途村寨增加非遗展示,吸引游客前去观光体验,增加民众收入,通过市场经济的活力来激发文化保护的内在动力。”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