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兰州大学志愿者走访回族剪纸传人:“一带一路”下谋发展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8-10 14:24:01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兰州8月10日电 (通讯员 王子琪)剪纸,是我国群众性最高的一类民间艺术。回族剪纸汲取本源文化下,收到伊斯兰文化影响,成为中国剪纸艺术中一道独特的风景,并于2014年11月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扩展项目名录。为更深入地了解回族剪纸艺术,兰州大学文化行者阿娜的厨房团队 对当地著名的剪纸传人于福琴进行了专访。

回族剪纸以宁南山区的剪纸艺术为突出代表,内容多表达六盘山区回族儿女日常生活,风俗习惯,歌颂回族儿女勤劳朴实的民族性格。

结缘剪纸,艺术人生

“年轻的时候,我老伴并不支持我,说我剪纸还不如跟他一起割草喂牛。现在啊,儿女们也劝我该安享晚年了,长时间剪纸带来各种损伤,眼睛不中用了,头也栽得生疼。可我不能停止啊,这么好的剪纸手艺在我这里断了怎么办。”于福琴语气平缓,徐徐道来。

一间平凡无奇的农家小屋,推开门后,是应接不暇的剪纸作品,件件精美,难以想象这些作品竟出于一位农村妇女之手。

今年53岁的于福琴是固原市泾源县泾河源镇涝池村的一名普通村妇,幼年时她被母亲手中飞舞的彩色纸片吸引,便四处拜师学艺,而这一着迷就是大半辈子。“当时正剪纸呢,师傅突然打我手,说我不用剪了,什么都会了还跟她学什么。”回忆起学徒时期,于福琴满是自豪。“日暮堂前花蕊娇,争拈小笔上床描。裁成安向春园里,引得黄莺下柳条。”巧手女儿就此与剪纸结缘。

然而,由于生活所迫,五年级时,身为家中长女的于福琴辍学回家照顾五个弟弟妹妹。“每天就是带小孩,洗洗涮涮,缝缝补补,可就算忙到眼皮都抬不起来,一拿到剪纸,就又来了劲,什么疲乏都消除了。”对于福琴来说,生活的压力与艺术的追求从不冲突。

成家后,她的丈夫对她的爱好十分不解,家庭矛盾一触即发。于福琴几番寻找出路,将剪纸出售,同时也做些刺绣补贴家用。几十年来,每个挑灯劳作的深夜,一直是于福琴这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

无心插柳柳成荫,她的产品外销后好评如潮。先是泾源县妇联找到她的家里请她开办妇女培训班,之后她又屡屡斩获市级手工大奖,并最终成为宁夏回族自治区剪纸手工艺术传承人。

出名后,许多学徒登门拜师学艺,于福琴都是来者不拒。“有的学生有天分,一教就会,有的手艺不精,只能一遍遍剪,眼看十遍不如手过一遍,我的师傅这样跟我讲,我现在也这样讲给我的徒弟们”于福琴说道。

于福琴以自己的作品为例介绍回族特色剪纸。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韩璇麟 摄

剪纸发展,遭遇瓶颈

“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在外面工作,没有人照顾这老俩口,为着母亲贪恋剪纸造成的各种腰酸背痛,我们几个也是操碎了心。采买宣纸、打印、装裱都得让母亲一趟趟跑固原,跑平凉,我们都心疼不已。好在现在国家政策好,政府拨款在家里修建了一间屋子作为文化基地,母亲不用再大老远地来回跑了。只是还是缺了人手帮忙,只剩连手机都不会用的老两口,要是身边能有一个帮助她运用新技术进行宣传推广的年轻人就好啦!”于福琴的儿女们忧虑地说。

据了解,宁夏回族自治区近年来结合“一带一路”“精准扶贫”等国家战略,重视在民俗文化传承中发展依靠传统手工业的脱贫项目,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先后颁布了《宁夏回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程实施方案》、《宁夏回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等相关政策性文件,加大对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力度。于福琴家中的文化基地正是在这些政策的扶持下修建起来,可是如今却面临不知如何运营的窘境。

面临新事物的冲击,当下老一代的民间手工传承人普遍面临着不知如何应对的尴尬局面。他们多因家庭环境限制,文化水平有限,又生活于基层,信息传播较为缓慢。而我国传统手工技艺多程序复杂,需多年潜心钻研方见长进,这些特点使不少年轻人望而生畏,就算喜爱,也只将其作为闲余时间的爱好,并无拜师传承衣钵之意,所以很多传统艺术的传承都面临着中断的危险。

“自打出名后,有文化公司找我来合作,我也受了不少骗,复制我的作品后,署名他人。孩子们都在外地,气得要回家给我打官司,我就说算了吧,就当吸取教训了。”于福琴神情突然黯淡下来,“毕竟我也只有五年级的文化水平,如果有个年轻弟子在我身边帮衬着我,替我打点着这些事务,我也好在眼睛还能看得见,筋骨还灵光的这几年安心钻研剪纸,再登一层台阶啊。”于福琴老师的话语中透着些许无奈。

于福琴老师现场剪纸教学。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韩璇麟 摄

山村深处,步履不停

于福琴如今已被聘为泾源县6所学校的手工课老师,她从未想过连小学都没读完的她可以登上三尺讲台,因此格外投入。她说:“大儿子总催我去银川养老,我怎么能去,我这里还有学生呢,一周就几节课,小朋友们喜欢得不得了。这是我们泾源回族的老手艺,我要在还能讲得动的时候多讲些时日。”

对于这门传承百年的手工艺术,于福琴总是表现出惊人的执着和较真。她指着两副相似的作品说:“这就是机器与人工,刻刀与剪刀的差别。剪纸必须要用剪刀剪,用刻刀、机器怎么能叫剪纸?我觉得泾水之上的仙女应该再漂亮一点、再漂亮一点,就自己不断的琢磨,再结合着泾源回民特色服饰,你们看,是不是不一样。”

裁剪女儿情谊,点画民族未来,这就是于福琴的艺术人生。那间不大的手工作坊,是她最热爱的舞台,泾源十大传说、回族传统节日,在她如蝴蝶般翩跹的手指间上演、回放。艺术的熏染下,她的音容笑貌总是那么平易近人。“不能在我这里就断了啊!”于福琴在采访中不断重复这句话。时代洪流的裹挟之下,她只是静静地剪纸、教学,如一名山间隐士,一切世俗与她无关。

泾水无言,却孕育了千千万万回族儿女,自然与人文景观交织融汇成灿烂的泾源文化。剪纸、书法、山花儿、踏脚,朴实乐观,正直善良的品质支持回族儿女在这片并不肥沃的土地上生活百年。恰如那首“山花儿”中唱的:“漫一曲花儿传天下哟,宁夏川美在了人心上。”何其有幸,今日我们依然见到,在传承美的道路上,以于福琴为代表的优秀泾源儿女初心依旧,步履不停。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