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淘粪工作一干就是21年 46岁的他成“中国好人”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8-12 06:53:05来源: 辽沈晚报

20多岁开始清淘工作,冯优文一干就是21年。李松娟摄

20多岁起从事在外人看来非常辛苦的淘粪工作,一干就是21年,如今46岁的冯优文仍旧奋斗在朝阳市公厕管理大队最脏最累的一线。近日,他登榜“中国好人”,面对荣誉,他却憨憨地说:“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我只是努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想到能获得这么高的荣誉。”

父亲开导他当起清淘工

在朝阳市城市公厕管理大队,有个全市唯一的人工清淘班组,专门负责无法使用机器吸污的旱厕的清淘工作,冯优文就是这个三人班组中的一员。

回想当年为何选择了清淘工这个职业,冯优文坦言:“刚开始真不愿意干这个活儿,天天与屎尿为伍,又脏又累,还被很多人看不起,最初我内心也很排斥,本想干完一段时间就走人。”

冯优文的父亲也是一名环卫工人,父亲时常开导冯优文:“再苦再脏的活儿总得有人干吧,只要努力勤奋,干什么都一样,我们同样为国家做着贡献。”慢慢地,冯优文对清淘这个工作不再抵触,内心对“宁可一人脏、换来万人洁”的环卫工人充满敬佩之情。最终决心留在公厕管理大队,一干就是21年。

20多年来,朝阳环卫设施设备也不断更新,越来越多的水洗公厕取代了旱厕,原来工作在一线的清淘工也逐渐转行。但是,冯优文所在的三人清淘班组却一直保留了下来,成为朝阳城区仅有的人工清淘组,同事们称呼他和同班组的栾存义、周玉林为“铁三角”。

开始五脏六腑都要吐出

环卫工作非常辛苦,而清淘工又是环卫工作里最艰苦的岗位。冯优文回忆:“刚开始干时,站在又脏又臭的化粪池边,恶心得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身上天天粘上粪便不说,有时一不小心,粪便都喷到了嘴里,恶心得一天都吃不下饭。”

冯优文刚参加工作时,全市都在使用拖拉机拉粪车,那种车装载量是一吨。他说:“当时一天平均要拉七八趟,最多要十多趟。粪桶放到拖拉机上时就没有多余座位了,人只能坐在粪桶上。”最辛苦的是在冬天,清淘完一个旱厕后累得满身大汗,从内衣到棉衣全部湿透,坐在没有遮挡的拖拉机上,寒风刺骨、异常难受。常年工作在这样的环境里,冯优文的腿落下了风湿的毛病,一到阴雨天就隐隐发痛。

夏季的旱厕气味格外熏人,可冯优文工作时却不戴口罩,他说:“夏天气温30多度,化粪池的温度还要高上几度,如果戴口罩,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被汗水打湿,根本喘不上气来,所以不能戴。”尽管如此,冯优文还是喜欢夏天,因为夏天的化粪池里不会结冰,他就不用像冬季那样,每天挨个公厕去破冰,他和同事的手臂每年都因为破冰而受伤。

为工作顾不上家有愧疚

2006年,冯优文在进行清淘工作期间,正好遇到公安机关打捞作案凶器。简单了解情况后,他二话没说就主动帮助公安机关打捞,经过细致查找,终于在化粪池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至关重要的证物。

2014年,冯优文在清理旱厕时遇上一位急得团团转的小伙子。小伙子说自己的准考证顺着蹲位掉进了化粪池,这个考试对他至关重要,这时距离进考场仅有四十多分钟时间了。为了找到准考证,冯优文马上拿出工具,进入到化粪池中进行打捞,经过十几分钟的找寻,终于找到了小伙子的准考证,使其顺利地参加了考试。

“与苦脏同伴,与假日无缘”,这是千万个一线环卫工作者的真实写照。冯优文就是如此,干上了清淘工就意味着全年无休,随时准备奔赴工作现场和接受紧急临时任务。冯优文干起工作来没个“准点”,家里的事很少能顾得上。20多年来他很少接送孩子上学,自家的活儿更是帮不上忙,所有的家务都落到了爱人身上,对于家庭,冯优文都是满心的愧疚。

多年来,冯优文多次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去年又获2016年度“辽宁好人坚守团队”殊荣,2017年冯优文更是获得了“中国好人”的荣誉称号。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