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济南一线警察的一天:一天跑了三个案子 辗转五个场所(图)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8-13 09:17:07来源: 齐鲁晚报

聂生宝对火灾现场进行检查。 本报记者 时培磊 摄

聂生宝是这样形容自己的:一个每天和尸体打交道的人。作为济南市槐荫区公安分局刑事警察大队技术中队的中队长,已有18年工龄的他穿梭在辖区各案发现场。16个辖区派出所,最多时一天20多个案子,一路下来,聂生宝从最初的痕检技术员成长为集擅长法医、测谎、警犬培训等技术于一身的高级工程师,一个十足的杂家。

齐鲁晚报记者 时培磊

安抚受害人家属 把工作做到极致

哪里有现场,聂生宝的工作地点就在哪里,一天的时间几乎都在路上。8日早上不到9点,他已到达振兴街派出所,将跟三名死者的家属见面,告知死者尸检情况。

8月4日中午,阳光100小区一污水排放处有三名工人失联。下午3点30分,经过公安和消防的全力搜救,三名失联工人陆续被找到,但均无生命体征。据官方通报,在维修过程中,污水处理装置发生故障,三名工人不幸死亡。“家属安抚不好,往往会引发其他不稳定因素,容易出现意外。”这是聂生宝工作多年来的深切体会,而安慰家属,说服家属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工作做到极致。

8日的沟通中,三名死者家属提了不少问题。聂生宝先向家属分别分析了三个人的死亡原因,维修过程中,污水倒灌,井里聚集了大量硫化氢等有毒气体,三个人无明显外伤,面部尸斑、指甲处呈现鲜红色,应该是窒息死亡。“我们走访了大量群众,三人在报警前一天下午7点去维修,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打捞上来,尸体泡在污水里,已经发生腐烂,会发黑,嘴里应该是内脏腐烂流出的血水。”随后,聂生宝向家属介绍了消防救援等情况。

“这些都是初步分析,如果要证实死因,需要家属签字做解剖。”近一个小时的沟通,聂生宝解答了家属所有的疑问,家属没有异议,也没人提出需解剖。

火灾也要去调查 去年在现场过年

上午跟死者家属见完面,聂生宝没停留就赶往了下一个事发现场。8日凌晨,位于幸福街的一处无人售货点发生火灾。据报警人称,监控发现有一名戴着墨镜和帽子的男子推着一个白色垃圾箱进入屋内,随后引燃垃圾箱。

“很多人以为火灾是消防的事,我们也要去调查原因。”聂生宝介绍,火灾现场一般破坏较为严重,侦查难度很大。2016年2月7日,正值过年,济南匡山副食酒水批发城突发大火,数百家业主被大火殃及,那一年的春节,聂生宝就是在火灾现场过的年。

来到幸福街的着火店铺,聂生宝走访、拍照、记录完现场后,拿起一把扫帚便清理起现场,他从灰烬中挑出车胎才有的铁丝;翻出粘在地上、烧得只剩下底的垃圾桶;从瓷砖缝里提取燃烧的灰烬,“放火可能用到引燃的液体,一般会流到缝隙里。”一番清理下来,聂生宝已是大汗淋淋。

既然有监控,还有报警人详细描述了作案过程,为什么还要对现场进行如此细致的检查?面对记者的提问,聂生宝指着一旁快烧尽的垃圾箱底子说,“你看这个垃圾箱,不像报警人说的那样是白色的,是绿色的。监控看到的不一定就是全部事实。”

“一个案子里证人也好,犯罪嫌疑人也好,他们的说法都是带着主观的,只有现场的物证是客观的。”聂生宝说。

能做的就尽力去做 去了现场不留遗憾

两件事忙完,到办公室已是中午12点多。吃饭、开会,一直到下午近3点会议结束,他和记者又马不停蹄赶往西市场。一名女子报警称,三年前,她在西市场附近一家酒店和一名男子见面,遭男子强奸。

三年前的强奸案已不太可能再有现场。来到当年的房间,聂生宝和两个同事查看了房型,找负责人询问监控,找寻当年在这里干活的工作人员。因事发在密闭房间,当事双方各执一词。“公安能做到什么样我们就尽力去做,为诉讼做好证据收集,去了现场就不留遗憾。”

尽管强奸案的调查情况并不太理想,聂生宝情绪仍很高涨。“走,我带你去警犬培训基地看看。”原来,趁孩子们放暑假,分局组织孩子们来大队体验父母的工作,8月16日、17日将在分局刑警大队分批举行警犬表演活动。聂生宝的孩子上五年级了,不过,孩子对他的工作并不了解,唯一清楚的是他很忙。

这次活动是父子俩交流的一个好机会,但作为负责警犬培训的中队长,活动前期需要他做很多准备工作。活动表演的内容需要和训犬员商量,警犬训练到什么程度了,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如何确保孩子们的安全等等,当天下午,聂生宝和警犬基地的负责人比划起来。

接到盗窃案报警 饭没吃完就赶往现场

从警犬训练基地回来,天色逐渐黑下来,本以为一天工作就要结束,聂生宝说他晚上还要值夜班,随时可能发生案情。晚上7点多,正吃饭间,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经六路张庄附近一家餐馆大白天被盗。

“走,出发。”聂生宝带着记者火速赶往现场。老板介绍,因为拆迁,近期店面关门,家人会一早一晚来店里看看。当天上午9点多店里还没异常,等到下午再来,发现洗手间的窗户打开着,吧台里部分现金丢失,十来条烟被人偷走。二楼的监控室被人砸开,监控主机箱被偷走。

开始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后来,在一楼的卫生间,聂生宝得知小偷从此处翻进来,现场还没人破坏。“太好了,快拿设备。”聂生宝很兴奋,“你看,窗台的灰尘上有明显痕迹。”在窗台的上沿,聂生宝还发现了一个模糊的手掌印。“这个很关键,取证。”

“现场有鞋印,提取到了指纹,应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对现场和周边环境进行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反复查验后,聂生宝终于满意收工,此时已是晚上9点多钟。回去的路上,说起当天的事,聂生宝笑着说他已经习惯了奔波,“最大的愿望就是洗个热水澡,躺床上睡一觉。”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