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为脱贫产业开“药方”:把科技“嫁”到贫困村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8-13 09:25:30来源: 人民日报

精准号脉,南京农业大学为脱贫产业开“药方”

把科技“嫁”到贫困村(脱贫攻坚一线)

走进南京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办公室,一幅科技扶贫“阵地图”格外打眼:蔬菜、水稻、花卉3个金牌学科团队的专家教授,分别和贵州省麻江县的3块特色“阵地”——红蒜、锌硒米、菊花接上了头。麻江贫困发生率16.54%,当地百姓一直守着“农”字做文章。但由于农业生产条件和技术落后,产业发展陷入了困境。南农大安排专家教授,为当地既有产业精准号脉,将学校的拳头产品嫁接到了贫困村。

红蒜不“红火”,教授开“药方”

麻江是有名的红蒜之乡,麻江红蒜一直以来都是当地百姓引以为豪的产业招牌。但2008年的一场病害,导致红蒜种植面积从10万亩锐减至不足3000亩,蒜头产量低、品质差,收的还不如播的多,“招牌”变成了麻江的“心病”。

2016年,南农大设施蔬菜专家吴震教授为当地找出了“病根”——蒜农们分散种植,大、中、小蒜种混种,一季成熟后,个头大、品相好的大蒜被卖出,留下了品相不好的蒜做种,导致红蒜个头越来越小、品相越种越差,病虫害越来越多。“先分级播种,同时给蒜种提纯复壮、脱毒,搞一块示范基地,让农户们对比后看得见成效。”吴震给麻江红蒜开出治病“药方”。

5月初正值蒜苗抽薹,贤昌镇盐山村红蒜提纯复壮与良种繁育试验示范基地里,农业局蔬菜站站长周世洋带着农户们在忙活,“同样忙活一年,蒜的长势与去年比大不一样!”虽然还未分瓣儿,但现代种植技术孕育的红蒜,让农户们看到了好苗头。在蒜田里,吴震拔出了几颗蒜和蒜农们比划了起来:“这是蒜薹上长出来的株蒜,不带病毒,通过它来繁殖,可以脱毒和提纯复壮。”周世洋和吴震“咬”耳朵:“吴教授,这要等3年才能真正见效,怕老百姓们等不及啊。”

吴震笑着说:“不要急,一般用株蒜繁殖的周期比较长,但我们可以冬天将株蒜带到海南,利用高温天气人工打破休眠,原来3年现在1年半就能见效。另外,利用学校技术专家们的研究成果,利用组织培养和脱毒快繁技术,也能缩短周期,更加彻底地解决病毒侵染。”

麻江县农业局局长罗亨雄介绍,2016年12月,农业局组织了3位蔬菜站的技术骨干到吴教授的实验室学习红蒜组培技术,如今麻江红蒜组培实验室和冷库也正在整修建设,技术成熟后,县农业局负责统一繁种、统一供种。

“5月看长势,6月看产量,7月看增值。”面对“红蒜之乡”的寄托,南农大的扶贫专家团不仅想给农户摘掉“穷帽子”,还想方设法地配“致富方子”——提高产量、提升产值的同时,增加红蒜的附加值。学校邀请食品科技学院专家定制保鲜储运和品牌包装方案,根据周边地区饮食需求,进一步提取大蒜素,加工成保健食品推向市场。

富锌硒大米,要“富”就得富农户

“你们的抛秧是天女散花式还是投掷式?”这是李刚华教授与陈永莲第一次见面时的对话。农业局农技推广站站长陈永莲当时一下子被问蒙了。一直按照传统经验抛秧的她,从没注意过这其中的门道。

陈永莲脚下的这块田地处锌硒矿带。李刚华说,富硒大米现在市场上已比较普遍,但含锌的稻米却不多,同时含有锌和硒这两种元素的非常稀少。但这张麻江“名片”有些拿不出手:品种杂乱、规模小、栽培技术没跟上。品质下降、口感不佳,企业很少问津,只能自产自销。

2016年7月,麻江县副县长甘泽波一行数十人来到南京农业大学寻觅良方,学校新农办为他找来水稻团队的“丰产教授”李刚华。团队在2011年凭借“精确定量栽培技术”拿到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3个月不到,李刚华将学校自主培育的8个水稻品种拿到麻江,供农户品尝,并指导农民小范围试种。2017年春节前,他又从江苏、广东以及贵州本地引入了20多个品种在锌硒矿带选地试种。如今1000余亩的水稻试验田绿油油一片,李刚华判断了试验品种的长势,手把手地给陈永莲现场做起了栽培示范。

“第一步筛品种,第二步提技术,第三步促产业。”甘泽波介绍,他们和教授达成共识,以品牌促产业,以加工企业为主导促生产。通过龙头企业,带动生产基地,进而大面积带动生产,通过高产优质的新品种稻米打通销售渠道,带动农民致富。

“富锌硒大米对于我们的科研人员也是一个‘富矿’。”李刚华说,哪些品种、什么样的配套技术适合麻江,不同品种对矿物质吸收的差异,将为科研提供一手资料。

菊秧插得行对行,书记送来满坝香

“大田栽秧行对行,我在田坝栽花秧,感谢书记来指导,九月菊花满坝香。”这是贤昌镇高枧村村民易芙蓉为驻村第一书记施雪钢编唱的山歌。60多岁的易芙蓉跟着施书记,扛起锄头在自家门口种菊花,月收入2000多元。

南农大新农办主任陈巍介绍,除了为麻江特色产业“量身定制”科技振兴方案,选派教授挂帅帮扶产业外,学校还选派干部常年挂职,将学校的优势学科“嫁接”到当地。“高枧村青山环绕,又是清末状元夏同龢故里,能不能在梯田种花,发展旅游来带动贫困户脱贫呢?”施雪钢到高枧村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着怎么把学校的科研成果引到村里来。

说干就干,不到2个月的时间,42个品种的菊花种苗,从长江三角洲的平原来到了云贵高原的梯田。第一批3万多棵全部存活。与菊花种苗一起搭乘飞机过来的,还有南农大菊花团队的房伟民教授和几位技术人员。

施雪钢说,这些菊花种苗来头不小。它们来自世界最大的菊花种质基因库——南京农业大学湖熟菊花基地。学校菊花育种团队从1944年开始就从事菊花品种搜集、保存等工作,基地保存了5000多份菊花资源、3000多个品种,其中300多个新品种都是学校自主培育的。

“之前我们还怕种不出来,没想到,现在菊花地里干活的不少农民靠这脱了贫!”高枧村村支书夏平顺介绍,自2016年4月以来,20来亩的菊花地,光卖花半年就收益了16万元。去年深秋时节,高枧村菊花谷迎来了3万多名游客,周边农户搞起了农家乐,一天能有3000多元收入。临近高枧村的观坝,老百姓主动要求流转土地,让100多亩南瓜田也都种上菊花。2017年4月,高枧村菊花谷的升级版——药谷江村菊花产业规划园启动建设。

除了打好科技扶贫“阵地战”,南京农业大学还为麻江勾勒好“规划图”。2012年以来,学校农业发展规划专家深入调研,根据当地发展需求和特色产业,与县政府携手绘制出产业规划,围绕“1万亩红蒜、2万亩锌硒米、5万亩商品蔬菜、8万亩蓝莓”的目标发展现代农业。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丁艳锋表示,除了为当地农业搭好脉、当好医生,学校要以产业帮扶为龙头,全产业链掘进,让扶贫更加精准有效。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