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最凯里的方言神曲说唱”如何走红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08-14 08:57:28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中国有嘻哈》第一期,孙八一第一次出场,节目组叫到“1529号”时,他举起右手,从后排往台上走。镜头扫过其他选手一脸问号的表情,画面出现了“这是参赛选手吗?”“哥们儿,走错地儿了吧”的字幕。

在一群Hip-hop选手的花臂脏辫、渐变染发、破洞牛仔裤中,孙八一不只用一身商务装刷爆存在感,他的一句“Rap传递的东西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用耳朵来听的”更让人眼前一亮——原来,嘻哈还有这种玩法。

由爱奇艺自制的中国首档Hip-hop文化推广节目《中国有嘻哈》,6月24日正式开播以来,节目的播放量已超过14亿,每一期的网络点击量都在两亿左右。随着节目的播出,一群有别于传统歌手的年轻人开始受到关注,一种民间流行的嘻哈文化在争议声中走进公众视野。

这一群说唱歌手“天生不做作”

出生于贵州省凯里市的90后水族小伙孙八一,做过建材生意,闯过酒店行业,2010年,因为被美国歌手阿姆的《love the way you lie》的节奏所吸引,从没系统学过音乐的他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说唱之路,并在学习说唱3个月之后,在贵阳举办的一次比赛中获得了亚军。今天,孙八一在国内嘻哈圈已有了一定知名度,他的说唱风格偏向于生活化,但他仍然是圈里的一个另类。

“嘻哈”一词翻译自英语Hip-hop,指的是一种源自美国的街头文化。在狭义上,嘻哈是指集rap、涂鸦、街舞和beatbox(节奏口技)等内容的文化集合体,广义上的嘻哈则包罗万象,包括了服饰、滑板、极限运动和街头篮球等,其中以说唱rap为主的嘻哈音乐可以说是嘻哈文化的核心。在所有玩嘻哈的Rapper中,大家穿戴约定俗成,从发型到穿搭都尽显“嘻哈范儿”。但在《中国有嘻哈》的录制现场,身穿灰色Polo衫的孙八一就像一名节目组的工作人员。

“它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仅是一种爱好,更是这些年来伴我成长的知心朋友”。站在《中国有嘻哈》的舞台上,孙八一很开心能和全国的观众分享他的作品。

像孙八一一样,个性十足、锋芒毕露的选手挤满了《中国有嘻哈》的舞台。这档节目的选角从今年年初开始全面撒网,100多个选角导演被撒到全国各地去“大海捞针”。选手们来自全国各地,因“嘻哈”被召集在一起,从厨师到小学语文教师兼班主任,从美女学生到街头艺人,从职业模特到资深舞者,其中不少人并非职业Rapper。

“他们在地下野蛮生长了十几年,没有成规模地上过任何一档综艺、选秀节目,就像标本一样保存着音乐人的真实。”在《中国有嘻哈》总导演车澈眼中,这一群说唱歌手“天生不做作”,被淘汰就说不爽,质疑公正就不吐不快,显得痛快真实。《中国有嘻哈》被定义为Hip-hop文化推广节目,就是意在向大众展示出这样的人群和文化。这个时代父母的包容、多元的选择,孕育了很多这样个性独立张扬的年轻人。在一些人看来,这些嘻哈歌手有些目中无人甚至飞扬跋扈,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们却有着当下年轻人内心渴望的真实和直接,敢于跳出条条框框,敢于认同自我。而这些,正是《中国有嘻哈》节目组最看重的地方。

 

歌声里的温情

欠债还钱、不要酒驾;要孝顺父母、离家出走的赶紧回家;考试别作弊、要爱护小动物;凯里人要讲凯里话,欢迎所有人来凯里……孙八一说唱作品里的内容被认为很接地气。

17岁就开始闯社会的孙八一,深知大众生活的不易和人情冷暖,他的歌词里没有脏话,极力贴近自己的生活。在他看来,Hip-hop的内核是一种生活态度,所谓嘻哈精神,就是自由、真实、始于灵魂。

孙八一的家在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由于是少数民族地区,说唱氛围并不浓。为了让更多人理解和接受Hip-hop,他做了一些结合民族、方言之类的尝试,2013年,他创作的一首方言说唱《酒醒之后》在网上走红,被当地人称赞是“最凯里的方言神曲说唱”。

孙八一喜欢小动物,网上一首他曾经为流浪动物写的rap,听得很多人泪流满面:“宽阔的大街对它来说却是黑白路口,流浪的路,也不得不走……冬天抗寒能躲在车底算是幸运,但不敢熟睡是怕为此丢掉性命……如果你不喜欢它,请你别伤害它,它没有爸妈、也没有家……”

一首《回家》,讲述了一对恋人因为家庭困难,男人外出打工,仅剩女人在家照顾全家上下的故事,希望让大家关注到留守妇女儿童的生活。整首歌曲除歌词真实,十分贴近生活以外,在歌曲中妇女与外出的丈夫发生争执的部分,孙八一采用了苗语说唱。其实,他并不会说苗语,只是觉得用苗语来表达女子对丈夫外出不归的埋怨才最能体现当地文化。

嘻哈音乐的特点,让它不可能像流行音乐那样老少咸宜。而面对柴米油盐的现实生活,他们的歌声里也是满满的对生活的渴望和温情。“走尽春夏秋冬、天南地北,母亲已经白头,我也不再年幼……所以我努力地跑,把一切全部看透,我想让我爱的人过得更好,所以才去战斗……”和孙八一充满生活质感的说唱一样,歌手小青龙的一首《time》,也唱出了生活的酸甜苦辣。

在一些乐评人看来,《中国有嘻哈》最大的成功在于,明星制作人的光芒不掩盖选手,选手演唱的基本都是原创的嘻哈歌曲。

“一档好的真人秀最讲究的是‘求真与共’。能够以真诚的态度传递出真善美的文化内核,是所有人在艺术形式之上共通的情感诉求。”爱奇艺高级副总裁、《中国有嘻哈》总制片人陈伟说。

 

《中国有嘻哈》采用剧情式真人秀的剪辑手法,以大众更容易接受的方式讲故事,保留了人物最真实的表现,选手们通过属于年轻人的话语,表达自己真实的态度,传递出年轻一代“不认输、去创造、不跟随”的潮酷文化。

“让更多人知道中国的嘻哈”

一个多月前,当你听到“freestyle”(即兴说唱)、“battle”(两位歌手即兴说唱对战)这样的嘻哈音乐圈的专业词语时,可能会不知所云,但随着《中国有嘻哈》在爱奇艺的播出,这些词已经成了当下不少年轻观众的口头禅。

这个夏天,中国嘻哈乐正在借助《中国有嘻哈》高调杀入主流音乐市场,此前一大批活跃在民间嘻哈圈的歌手,也通过这档节目圈粉无数。这档吴亦凡、潘玮柏、张震岳、热狗等明星制作人集体亮相的纯网综艺开播至今,从首期节目吴亦凡的“freestyle点评”到地下歌手与偶像歌手之争,再到嘻哈文化本身,受到不少人关注。

早在16年前,周杰伦一首被语文老师批评“不好好讲话”的《双截棍》,就是一首中国风的嘻哈,但这棵嫩芽并没能在这片土地上开花结果,直到今天,《中国有嘻哈》给嘻哈音乐带来了被主流接受的可能。

嘻哈音乐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传入中国大陆,始终处于一种“上不了台面”的尴尬位置。无论在地下多红,这些歌手依然难以登上主流舞台。

在孙八一看来,现在很多Rapper太刻意模仿国外的风格了,既然是中国人,就应该做出属于中国人的嘻哈音乐风格,“只要坚持内心的声音都是好Rapper,不要刻意去给他们贴标签,好的音乐是用耳朵听而不是用眼睛看的”。

“这是一条不归路,走到何时才能寻找到归宿?”在《不归路》中,孙八一这样唱道。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原创说唱作品,他说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感受,也是最能够直白地抒发他对说唱的感情和经历的一首歌。“归宿就是希望说唱音乐能够在中国有一席之地,以及更多的受众群体,现在正在探索奋斗的途中继续走着。”孙八一说。

而这也是更多说唱歌手的心愿。

“留下来的人,替大家把这些东西传下去,让更多人知道中国的嘻哈。”选手Jony J被淘汰前,对着镜头说。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