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戴斌:理念需实践去承载 需通过具体项目实现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10-11 17:36:46来源: 中国网

中国网10月11日讯 “第十一届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亚太旅游协会旅游趋势与展望国际论坛”于10月10日在桂林召开。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因种种缘由无法出席,特委托中国旅游研究院旅游统计与经济分析中心副主任马仪亮博士代表出席,并宣读了戴斌院长主旨演讲稿“可持续旅游得有市场主体的认同与行动”。

戴斌在主旨演讲稿中表示,历史经验和市场实践告诉我们,如果不能通过旅游发展解决农民增收、子女就业和社区发展,环境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美好理念就是只能停留在共识、宣言和文件上。如何让乡镇居民从旅游发展中受益,将是他们认同并实践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前提和保障。当且仅当旅游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与中国的旅游实践相结合,千方百计地培育有利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大批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市场主体成长起来了,越来越多的城乡居民实实在在地参与到这个进程中来了,我们的理想才能得以实现。

戴斌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需要思想,需要研究,需要政策,更需要俯下身子,也和千千万万的创业者和劳动者在一起,想他们之所想,急他们之所急,才能扎实有效地将可持续发展的国际理念落实到中国旅游发展的当代进程中去。

2017年是联合国确立的“可持续旅游发展年”,既体现了国际社会对旅游业可持续发展的关注,也意味着当今世界对蓬勃发展的旅游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是可持续旅游要为全球范围内的环境保护、经济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做出更大的贡献。

在这一背景下,世界旅游组织6月21日在马尼拉召开的第六届旅游统计国际会议,会议主题因此被确定为“衡量旅游业在可持续发展中的作用”。受国家旅游局的特别委托,我在那次会议的旅游部长圆桌论坛环节就“可持续旅游更应关注社会发展指标”做专题发言,核心观点是:可持续发展是全球旅游的共同价值,也是中国政府的一贯追求;可持续旅游发展的内涵要在保护生态环境和游客权益的基础上,进一步关注社区居民的发展权利;为了促进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国际组织、各国各地区政府和社会各界切实承担起“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

戴斌透露,时隔百日,再次回到世界旅游组织的趋势与展望论坛,他能感觉这些理念和愿景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已经进入了学术共同体的论著和教材,并体现在各级政府的政策设计、发展规划、统计制度和监测体系中。越来越多的高校和研究机构正在就可持续旅游发展的历史演进、政府评价优化、国别与地区比较、观测点样本采集以及旅游对动物、植物、水、大气、土壤等环境要素的影响进行系统而深入的专题研究。中国旅游研究院还与国家气象部门合作,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旅游思想,培育避暑旅游的市场需求,推动可持续旅游的产业化发展,并取得了地方政府层面上明显的成效。

戴斌说他更加关注谁来落实学术研究的成果及其所形成的社会共识。他表示,理念总是需要政治家、企业家、教育家和相关社会群体的实践去承载,也是需要通过具体的项目加以实现的。事实上,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特别是在社区居民的就业和收入增长相关的可持续发展中,业界尤其需要关注市场主体,特别是大众旅游和全域旅游时代的创业创新群体。只能他们认同了,实践了,可持续旅游的美好理念才会真正落到实处。

戴斌在讲演稿中分享了一个名为“酒店邦”的创业群体案例。案例中表示,“酒店邦”拥有以80后的年轻人为主的三百多名成员,有商业实践者、有行政管理者、有媒体工作者、也有教育研究者,其中包括民宿客栈创始人或高层管理者20余人。在这个群体中,每位成员都是平等的,我有幸加入他们也是需要成员推荐,并需要投票投过的。每位成员通过微信等互联网平台和专题会议等线下活动分享理念、知识、经验。从他们身上,每天都能够感受到时尚、健康、活力,以及旅游使命和社会责任感。

比如民宿品牌中已经形成规模的就有花间堂、久栖、罗望、花筑、心宿、诗莉莉、游多多等,相对于国际化发展的高端酒店,这些依托当地自然环境和历史人文资源成长起来的创业项目更愿意雇佣当地人,所开放的岗位包括但不限于行政管家、夜班经理、前台、行李员和保洁员等岗位,其中的优秀者会成长为店长或者独立负责某个区域,甚至会再去创设新的品牌。

以阿狼先生创办的久栖民宿为例,目前已经在中国23个旅游目的地开发了218个项目。这些项目主要分布于广西阳朔、涠洲岛,湖北恩施,湖南张家界、凤凰,云南腾冲、西双版纳等经济欠发达地区,社区就业、居民增收与环境保护同等重要。按每个项目平均雇佣3名社区居民就业,欠发达地区平均支付月薪2,000元,杭州、西塘、乌镇、大理、丽江等发达地区平均支付月薪3,000元,这么一个小型的旅游创业项目就可以为当地每年带来72,000-108,000元的工资性收入。统计数据告诉我们:2016年,张家界、恩施、腾冲三地的农村常住居民的年人均收入12,363元、8,728元、8,402元。劳动力的溢价和个人由农到商的身份转换,无疑会让更多的社区居民更容易理解可持续旅游的现实意义,并成为日益坚定的支持者。事实也正是如此。

在当代中国,类似久栖民宿这样的项目和酒店邦这样的群体还有很多。比如首旅寒舍、周庄旅游创造性采用“嵌入式”的民居客栈发展模式,既解决了青壮年离开后的乡村“空心化”困境,又为旅游可持续发展找到了新的动能。

比如携程、蚂蜂窝、途家等“互联网+旅游”平台对三四线城市和乡村旅游的创业支持,解决了分散项目与远距离市场之间的供求匹配问题。比如国家旅游局发起的“万企进万村”的旅游扶贫项目,通过切实解决乡村旅游的道路、厕所等基础设施,传统手工艺再创作、土特产品再加工、主题形象再升华等手段,让千千万万的村民加入到旅游业可持续发展的进程中来。

想象一下,如果全国2万家旅游景区、3万家旅行服务商、30余万家旅游住宿机构、180家乡村旅游接待户,以及2,800万名直接从业人员、5,000万名间接从业人员都能够通过旅游受益,都能够接受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并落实到生产实践和日常生活中去,那将是一幅多么激动人心的壮丽进程。

戴斌强调,这是学者呆在图书馆中查文献,官员坐在办公室写文件都不可能感受到的。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希望越来越多的学员和官员能够走进城乡旅游产业发展的第一线,与最大多数的旅游从业者和社区居民交朋友,共同推进可持续旅游发展理论和政策在中国本土的落地、生根、茁壮成长。(一丁)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