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吴蛮:要带一些好的作品出来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11-14 08:35:46来源: 北京晨报

巡演一路下来,吴蛮的演奏总是能成为音乐会上的焦点,做为马友友丝绸之路乐团最重要的成员之一,吴蛮在美国的影响力巨大,且人气极高,此次大剧院美国巡演的两张海报之一就是以她的形象作为主打的,而在旧金山的演出中,北京晨报记者也更加体会到了她在这里的“主场效应”,这里的西方观众和华人观众对她都表现出了异常的熟悉和喜爱。在旧金山音乐会开始前,吴蛮在休息室接受了北京晨报记者的采访。

“怎样把他们一个个串联起来非常见真功夫”

北京晨报:卢·哈里森的作品跟中国的乐团演奏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吗?

吴蛮:这其实是一个非常难的作品,虽然听上去很多都是单旋律的,很像巴赫,越是单的越是难。琵琶也都是单音的,从头到尾全都是单音,手指在上上下下的走,但是单音最难的就是如何把单音弹得有意思,这对演奏者是一个特别的考验,因为传统琵琶演奏,扫弦挑弦这些技术你都可以糊弄过去,但是单音你没有办法一个音一个音地走,哈里森给我写的时候,你看到的谱子就都是单音,没有任何琵琶指法在上面,所有的指法是我自己写上去的,这首曲子笛子也可以吹呀!你可以使用任何乐器,但当时他就对我说:就给你了,你去摸索出来如何演奏得像一首琵琶协奏曲。

咱们乐团真的不容易,我第一次跟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第二小提琴就没有拉下来,第二乐章有一个小段,我与第二小提琴的对话,他就怎么都拉不下来,我记得很清楚,我们排练完,芝加哥交响乐团的乐队首席站起来就说,“好了,这首作品今后就是考我们乐团乐队部分的视谱曲目了!”这次排练我就跟第二小提琴把这个故事讲了,我说“你大胆地拉!”真的是很难,他每天都要练那段乐句,但我觉得他们演奏得非常好,吕嘉的火候把握得非常好!有很多的气口,有很多细腻的东西,它都是小故事,很短,怎样把他们一个个串联起来非常见真功夫。

北京晨报:作品在国内演过吗?

吴蛮:我只跟大剧院乐团演过,在国内就是一个片段,这次才是全曲。

北京晨报:这首作品对于西方观众来讲是什么样子?

吴蛮:对西方观众来说,是一首非常好的琵琶入门的范本,很多观众听了这首作品以后就有兴趣了,他们会觉得特别好听,然后就去寻找,而且跟弦乐有几段非常好听的对话,我觉得这是一首非常好的,给没有听过琵琶的西方观众入门了解琵琶的作品。对中国观众来讲,他与中国人写出来的非常不一样,我们能够听到的和我们猜想到的琵琶协奏曲,他完全是另一种样子。完全相反。这也是有意思的语言。应该是在美国琵琶上演率最高的作品之一。不光是在美国,我在欧洲与欧洲的乐团也演过。而且芝加哥交响乐团还录了唱片,芝加哥交响乐团还得了格莱美独奏家奖,是给我的。这首曲子1997年面世以来,只有我在演,没有第二个琵琶演奏家演过,其实为我写的作品很多人都在演,比如赵季平老师的《第二琵琶协奏曲》、叶小纲的琵琶协奏曲也是为我写的,包括周龙一千改编的《霸王卸甲》第一个都是我,我觉得这首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主要是从音乐上解释比较难,怎样把它弹顺了,怎样把话说顺了,但这又不是中国话。

“这首作品把中国的戏曲元素都带出来了”

北京晨报:如何评价这支乐团?

吴蛮:我觉得这支乐团很有朝气,而且每一位年轻的音乐家都非常的认真,两个首席都非常棒!晓宇柔和一些,李哲更冲一些。我特别吃惊我们的贝斯声部,有一段慢板,没有我,越来越轻、越来越轻……非常难控制,我合作过很多西方的乐团,我从没有听到贝斯会是这样,很不一样!我觉得他们都很有前途。

咱们国家的乐团出国巡演都没有带过民族乐器,都是钢琴小提琴,有的还用的是外国独奏家,也是为了保证票房。但我觉得这一次大剧院是特别大胆,带了一件民族乐器,我特别开心,这也是很多英文媒体都在问我的问题。他们有些人听过哈尔森这首乐曲,他们就很好奇中国乐团怎么来演。带赵季平、陈其钢的作品都是非常重要的展示。你想,如果是日本、韩国的乐团来巡演,他们肯定也是要带自己作曲家的作品,这是必需的。

北京晨报:美国观众如何看待中国作品?

吴蛮:陈老师的《乱弹》,我身边坐的都是当地音乐界的人,包括新泽西州的一位教授,他们都说陈老师的这首作品写得太棒了!我在纽约的很多朋友都非常吃惊,没听过这样的声音、这样的音乐,太不一样了!与传统的贝多芬,与现代的美国音乐都特别不一样,而且有非常丰富的中国元素,很多人问我那个打击乐是什么?我说那是京剧的锣、镲(chǎ),都是中国的打击乐,他们就回答:啊!怪不得这音乐很特殊。这首作品把中国的戏曲元素也都带出来了,很有意思,我觉得这首作品特别成功。

“琵琶就是那么丰富,什么声音里面都有”

北京晨报:现在文化交流很多,你作为在海外工作几十年的艺术家有什么样的建议?

吴蛮:建议就是要带好的作品出来,带差的出来的太多了,有时候看得哭笑不得。一定要带好东西,你才能真正进入到交流这个阶段。

北京晨报:好,是如何界定的?

吴蛮:这也挺难界定的,我们这次的确是深思熟虑了很久,带一些有意义的作品。我最怕那种大杂烩。还有要带就带有民族特色的。传统的民族乐团出来,就一定要有真正传统的好的东西。我明年三月带老腔出来,12个城市巡演,所有的音乐厅都要,不是我们去租场子那种。我要跟老腔有合作。因为我问过他们现在用的月琴,他们说在古代是用琵琶,因为琵琶演奏太难了,所以之后拉就改成了月琴。有一些时候老腔自己演皮影戏。经常看到我们的乐团出来曲目都是不经过思考的,场地也没有考察,就稀里糊涂地演,悄无声息,观众没有就去拉一些中国人,浪费了音乐家的才能,浪费了资金……

北京晨报:当地媒体关心什么?

吴蛮:他们都非常了解我。会让我介绍一些琵琶。我就会说:琵琶是一个像梨子形的弹拨乐器,四根弦,有两千年的历史,从中亚传到中国,然后中国人自己发展最终呈现了今天这样的琵琶,这是清代的一个版本。琵琶很多观众可以听到他们非常熟悉的声音,有人会说像吉他、像班卓琴,美国人也说很像曼陀林啊!也有人说有点儿像竖琴,反正什么弹拨乐器的声音在琵琶身上都能找到,我说这就对了!琵琶就是那么丰富,什么声音里面都有。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