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登录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新密码
确认密码
提交

赴一场温温热热的越剧之约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发布时间: 2017-12-07 08:41:24来源: 北京青年报

温饱之后,“青睐”带您追求更高的人文品质。

剧情简介

“洞君娶妻”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说的是风流多情的洞君(即洞神)若见女子美丽,会偷去她的魂,女子从此失魂落魄,直至追随洞君而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上海越剧院打造的《洞君娶妻》是以传说为基础,重新虚构,讲述一个颇具“东方神话”色彩的故事:

桃源村里,忠厚老实的苦良暗恋美若天仙的芷兰,祈求洞君保佑。不经意饮了洞里泉水后,苦良竟奇妙地幻化成英姿飒爽的洞君神貌,与芷兰情投意合,定下终身。

洞房当晚,芷兰却发现新郎并不是那日郎君,伤心欲绝,一病不起。苦良无奈再次饮泉,化身相见。芷兰誓与郎君永不分离,苦良明白芷兰爱的是幻化后的自己,却耽溺爱情,终究答应芷兰。

芷兰缝百帕嫁衣,等待郎君娶妻。苦良发现饮泉伤身,但毅然不顾。苦良第三次饮泉,终于化成洞君,与芷兰幸福相依。然而此时苦良倒下,现出真容。芷兰大恸不已,后悔不迭,一夜悲凄。当朝霞升起,芷兰仿佛在其中看到了郎君,她追随而去,融在霞光里,宛如凤凰。桃源村里的人们似乎看到了洞君,后面还跟着洞夫人。

手记

古老的传说、传统的剧种、本真的表演、现代的剧场、流行的音乐、明快的节奏……这些种种标签加诸于一场越剧,却完全没有任何的违和感,碰撞出来的反倒是让戏剧“小白”惊喜,让业内专业人士赞叹的一场难忘的视听盛宴。

这便是上周亮相第四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的、由上海越剧院打造的第一部小剧场作品《洞君娶妻》。11月28日、29日该剧在北京市繁星戏剧村首演,青睐的20位会员朋友观看了29日的演出,并在观剧后与主创人员亲密互动。

和一票难求相映的是400多人的剧场里座无虚席。其实,距离开演前还有半个多小时,剧场门口就早已大排长龙。本以为传统剧种的粉丝们的年龄段也会偏高,事实上在现场看到的却是非常多的青春面孔。在交流互动时,除了有已经连看两场的大学生,还有一位自称是戏剧小白的90后姑娘,更是激动地拿过话筒表示第一次看越剧的她非常惊喜,已经“路转粉”,一定要带上父母再来支持这部作品。

在观众席上,大家发现了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曲学院杜鹏教授。杜教授说:“我自己很喜欢越剧,最有印象的是《红楼梦》。这次看到经典院团里青年演员的新剧目,感觉演员基本功非常扎实,运用的经典唱腔继承了老一辈的传统,剧既写意又写实,表演也没有空白,被这部剧所感染。”

在互动环节的最后,还出现了动情的一幕。一个女孩拿起话筒后难掩激动,瞬间泪目:“我喜欢越剧七年,喜欢范派七年,喜欢柔桑七年,终于盼到柔桑的大戏来北京。知道柔桑经历过一些痛苦,谢谢导演给柔桑机会。”舞台上的王柔桑听后也已眼泛泪花。在导演张磊的提议下,两位主演王柔桑和盛舒扬为观众们清唱了一段两人经典作品中的选段《十八相送》,婉转悠扬的唱腔里,梁祝两人的十八里路满是不舍,对于现场的观众来说,与这场越剧的相逢更是太短太短。文/本报记者 张艳艳

主创的声音

张磊 (导演):我们这个戏历时非常长,从去年夏季开始排演一直到今年冬季才首演。我们做戏的立足点非常明确,就是要把越剧传统和当代审美点结合。《洞君娶妻》里王柔桑分饰两角,范派是比较憨厚朴素适合苦良,而尹派非常风流潇洒,适合洞君形象。这部戏主角配合非常好,主要得益于两位长期的合作。本次唱腔设计请的是金良老师,保证我们的戏运用最纯正的越剧唱腔。而音乐老师是很新锐很大胆的朱立熹老师,配乐是流行的,甚至是分镜头式的,极具魔幻感。我们想保留戏曲本体特质,我个人认为戏曲情景推进是依靠演员的表演,所以在舞美空间上做了一个简约的处理,靠演员情绪变化推进剧情,保留戏曲给观众直接的观感。

莫霞(编剧):这个剧本其实写了很久了,是我学生时期带着自己的观念去写的。越剧是非常时尚的剧种,而上越有很深厚的传统根基。但是越剧发展进入了一个相对瓶颈期。我觉得越剧的空灵飘逸诗兴与神话是非常贴近的。而故事方面我认为人生必然会有这么一个阶段,对爱情是抱着幻想的,但是越往自己追求的地方走越把对方逼入一种绝境。故事没有谁必须爱谁或者选择谁的一种呈现,但是确实有一些交代和层次没有交代清楚,以后会继续完善。

王柔桑(饰演男主人公苦良与假洞君):此次能够演出《洞君娶妻》,我感到非常幸运,院团对这个戏非常重视,虽然是小剧场也算是大制作。这个戏对我意义非凡,这是我第一次主演一个原创的大戏,也是第一个到北京演出的主角戏。这次我在戏中扮演的两个角色变化非常大,是一个不断反复,甚至自我分裂的过程。我演的时候也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最后还是决定要听从本心的声音吧。我们的唱腔设计老师,在最后一段用了两个流派的风格,其实跟角色一样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这个戏在有些地方很接地气,尤其是对苦良的塑造上,可以说是有俗有雅,与以往的越剧不同。这个戏目前演了两场,在以后演出的过程中,我们也会继续磨合使作品更加成熟圆润。

盛舒扬(饰演女主人公芷兰):越剧很时尚很年轻,而小剧场戏曲的形式在音乐和青年演员与观众接触上是很亲近的。越剧的祖母是昆曲与话剧,在审美上是很现代的。在《洞君娶妻》的排练中,我们是工作坊的形式,每个人可以自由的发言。我们很尊重传统,但是也有自己的考量。要给予观众一个最符合流派的,原汁原味的唱腔。在小剧场的表演直接观感上,给予我们非常大的激励。以往大剧场距离非常远,但是要在两米内向观众投递一个眼神我开始是不太自信的,但到第二场感情就很自然的流露了。这对我们是很大的一个锻炼。观众对芷兰这个人物是有很多疑问的,苦良与洞君,芷兰到底爱谁?我认为不是单纯的爱谁就能说清楚的。其实现代人对于爱情、对于复杂的生活是很有想法的。我们做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其实也是想让观众有更多的思考,而不是拘泥于情节。

互动环节

观众1:想问一下构思创作剧本和剧本创作后人物的选择,这两者之间的选择是怎样处理的?

导演:从我的角度来说,更希望给大家展现越剧的原汁原味,很本体的表演状态。从今天的表演也可以感受到,我们的唱腔以及演员的表演也是很本真的,很传统的。不过,我们也更希望大家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越剧的呈现状态,也就是能够在不同的环境和状态下看到演员对自己流派和人物不同的理解。比如王柔桑扮演的两个角色是分别运用了王柔桑本工流派范派和尹派的两种唱腔来塑造人物,我们也在刻意地把流派放大,让大家在欣赏剧情的同时能够满足对流派的期盼。

观众2:芷兰在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的洞君就是苦良?

编剧:谢谢你的提问,这个部分我们的确需要在后期再进一步明确一些。其实芷兰在缝嫁衣的时候,左邻右舍的提问让她产生了一些对洞君身份的怀疑。其次,在这之前,苦良扮成洞君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就是那句苦良曾说过的“老年下了地,耕就耕到底,不兴反悔的”。这句话也让芷兰有过一丝怀疑。然后又受到邻居们七嘴八舌的影响,便去翻了巫书。根据巫书里的传说,芷兰猜出了七八分。后来到洞中见到了一半像苦良一半像洞君的男主人公后,心里大概就明白了。但是芷兰为了不伤害苦良,并没有把事实戳破。

观众3:在这次的演出中,我发现现场有不太在传统越剧中出现的低音贝斯,想问一下是否是为这部戏特意添加了低音贝斯呢?

赵斌(司鼓):传统的越剧伴奏中的确没有低音贝斯,不过早在袁雪芬老师开始改革越剧时,有了编剧音乐成套的程式之后,低音贝斯就已经加入乐队。这次演出的音乐其实特殊之处在于作曲老师为这部剧创造了五重奏的方式,平时都是常规的四重奏,即两把小提琴、一把大提琴和一把中提琴,但这次则是加入了低音贝斯,为这部剧营造了“魔幻音”的效果,符合剧本身的神话色彩。

观众4:最后一场,男主人公知道女主人公发现他就是洞君吗?

编剧:男主人公不知道。

(追问:那么,男主既然选择了要喝那壶酒,用生命为代价换取以洞君的身份和女主最后在一起,难道男主不应该是为了瞒住真相,不顾一切地掩饰自己的内心即将死亡的悲伤吗?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却是男主在最后和女主相处的短暂时间里,呈现了很多不快乐的情绪呢?)

这其实是主角内心情感的外化。男主人公是逼不得已的抛弃了自我,佯装开心是不自然的,男主的悲伤和痛苦是人在这样的情景下会自然呈现的状态,只有这样的人物才动情又动人。

观众5:剧中服装都很华丽,邻居手里有猫,苦良肩膀上有小松鼠,为了丰满人物形象,还有哪些细节?

导演:水公水婆异型装衣服,假驼背、假肚子,还有鼻子、耳朵等部分的造型,整个状态再设计时就是符合神话人物本身的特点。剧中的人物都是根据个性特点设计服装和配饰,呈现出来的状态都并非实际空间中能遇见的,比如苦良左邻右舍的造型,有皂荚叶做的闪亮头饰,夸张的冲天辫等,跟现实有所差异,但是在规定的情境中又有自己的依据。

观众6:《洞君娶妻》会否在全国巡演?

导演:创作优秀的作品希望得到更多的关注和喜欢,一定大力推进戏的巡演,让大家多看,也会继续进行打磨。

“青睐”会员观后感

会员曹芳:作为一名越剧“小白”,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观赏这部戏,毫无压力。你不必担心听不懂上海方言,也无需了解越剧几大流派,仅凭剧情,就足以打动你。

会员天使爱美丽_庄子:这个戏和以前看的越剧有所不同,感觉风格更大胆、开放、创新一些,体现在唱词、舞台表现、乐队,可能与创作团队那么年轻有关。这是好事,说明传统戏曲的逐渐复苏。乐队给我印象很深,一是真年轻,二是表现不俗,有创新而且效果和谐,比如我注意到有提琴加进去。

会员lena:越剧《洞君娶妻》优雅、唯美、温暖。它是一部外行人瞧了也绝不会有违和感的戏。该剧故事脱胎于古老的湘西落洞传说,编者又将诗经的美好句子嵌入台词,再配以凄美的旋律,绚丽的服装,恰到好处的灯光,加之演员们纯熟的双流派应工表演,真真儿地成就了这部温暖至极的戏。水公水婆表演诙谐幽默,堪称完美绿叶。芷兰虽痴,不及苦良,但两个人都是如此义无反顾地为爱付出。不过,当苦良细数自己拥有的“家当”时,我被逗笑了,因为超写实;当芷兰身披百帕嫁衣去桃源洞时,我好悲伤;当苦良第三次饮下泉水时,我落泪了。世上多少痴儿女,总逃不开一个情字,可大抵也拗不过那吸人魂魄的绝世才情、耀人眼目的美艳和俊雅外貌。该剧在当下社会的情境里,传统与现代达到了完美的融合,它将假洞君幻化成了“理想”,又把芷兰与苦良铸就成了“现实”,演绎出了一个让人艳羡、使人遐思的凄美爱情故事。

会员冯颖梅:一个貌似有些荒诞的爱情故事,在两位年轻演员的演绎下精彩呈现在观众面前。虽然是一出新编越剧,但唱腔设计颇有传统越剧的味道,非常的好听,饰演洞君的演员分别用尹派和范派的唱腔来表现两个人物特征,让观众能在看到表演的同时“听”出两个人物分别的风流多情和忠厚老实;而芷兰的扮演者的傅派唱腔优美动听,在表现内心活动时运用了大量传统的水袖功,包括卧鱼等表演都很到位,也很精彩。这种小剧场贴近观众的表演形式让年轻人走进剧场,既能感受传统戏曲的魅力,同时对他们树立正确的爱情观会有所启发,真是很不错呢!

整理/王泉 本报记者 张艳艳

“艺术愿线”活动回顾

8月5日 慰安妇纪录片《二十二》

8月20日 《地球:神奇的一天》

10月13日 《火力全开》

我们还将继续……

(责编:tibet)

我要留言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