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樟木镇雪布岗居委会主任西热坚参:国境线上的参天大树

中国西藏新闻网

5月9日下午,强忍悲痛的西热坚参(中)和雪布岗居委会的党员干部安排受灾群众的生产生活

一个人坐在拉孜安置点的帐篷里,西热坚参点燃了一支又一支的藏香,告慰地震中逝去的四位家人。氤氲之中,西热坚参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语速缓慢、平静如常, 因疲倦而显得沧桑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而当步话机再次响起,他快步走出帐篷,露出微笑,又一次成为雪布岗300多名群众离不开的居委会主任。

突如其来的灾难——

共产党员的选择

4月25日中午,樟木镇细雨纷飞,坐落在迪斯岗的雪布岗居委会异常热闹。前几天,一棵大树在风雨之中倾倒,损毁了牧场道路,居委会班子人员商量一番后,西热坚参决定冒雨上山勘查拍照,同时到山上为28名群众发放虫草采挖证。

村民次仁扎西家的牛前两天在牧场被野兽袭击,西热坚参准备顺便和他一起上山看看情况。

“你有糖尿病,上山的路长,记得带点干粮。”担任了20多年村干部的西热坚参熟知每位村民的情况,出发前不忘嘱咐一句。

刚一出门,随着一阵沉闷的隆隆声,大地开始抖动,人们站立不稳,村庄头顶上那块突兀如鹰嘴的山体瞬间垮塌,巨石如被弹射一般向下翻滚,裹挟着砸断的树木发出骇人声响,烟尘腾空而起,原本平静的山谷顿时一片混乱。

西热坚参躲过一个又一个滚落的巨石,跌跌撞撞回到家门口,一块卡车般大小的石头从山上滚落,正好砸在他家的屋顶。钢筋混凝土的四层楼房并没能阻挡巨石的脚步,接着撞碎了马路对面的居委会办公楼。

地震来得太突然、太剧烈。转眼之间,四层楼房变成了三层。当西热坚参看到家人时,妻子、3岁的孙女、8个月的孙子和一同生活多年的尼泊尔保姆都没有了呼吸,倒塌的房屋里只能听见女儿次仁群宗不停地呼喊:“爸爸,救我!爸爸,救我!”

“爸爸来了,不用怕,马上来救你!”西热坚参不顾一切拼命搬开压在房屋上的石块,救出了女儿。山石在强震中继续滚落,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屋内的家人被如雨的落石不断掩埋。

“我已经是半死的人了,爸啦你快跑吧,别管我了。”此时女儿次仁群宗的大腿多处骨折、右脚掌也被削去一半,下半身已经没有知觉。看着不断滚落的飞石和持续不断的余震,次仁群宗哭喊着。

“爸爸不会放弃你的!”西热坚参背起女儿就往山下跑。

将女儿送到边检站时,这里已经集聚了两三百名群众。面对眼前乱作一团、惊慌失措的群众,抬头看着山坡上满是裂痕、摇摇欲坠的建筑,西热坚参没有时间考虑压在废墟下的家人。

“这个地方不安全,需要将所有人员转移到立新,那里更安全!”西热坚参向雪布岗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尼玛顿珠提议。

“好的,伤员全部留下,能走的赶快转移。”尼玛顿珠说。

“这里有书记和医生,你待在这里,我带群众去立新。”在已经昏厥过去的女儿耳旁嘱咐了一句,西热坚参咬了咬牙,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我来带队,大家都跟我走!”西热坚参振臂一呼。

经过3个半小时徒步,西热坚参成功带领270余名群众徒步安全转移到立新。这里面既有雪布岗的村民,也有其他村的群众,既有内地来的生意人,也有尼泊尔的打工者。

在西热坚参身后,雪布岗81户房屋全部倒塌,几乎被夷为平地。留下重伤的女儿和废墟中的亲人,西热坚参带着数百名群众转移到安全之地。

震垮的山体——

震不垮的意志

从25日到29日,或许是樟木镇数千名群众人生中最漫长的四个昼夜。

那些山崖上的巨石露出狰狞的利齿,仿佛可能随时呼啸而下吞噬一切;那些密布着如闪电般裂缝的建筑,似乎即将在下一次余震中倾覆埋葬一切。面对不知什么时候会再次降临的灾难,一些人的精神已几近崩溃。

地震震垮了山体和建筑,却没能震垮西热坚参钢铁般的意志。在那四个不眠不休的日日夜夜里,西热坚参强忍着悲痛,担负起了一名老党员和基层干部的职责。

安抚群众、搬运物资、安排食宿……群众的自救工作在西热坚参的带领下在最短时间内展开。

水不能喝了,电停了,通讯断了……看着饥寒交迫的村民,西热坚参带领居委会成员冒着生命危险,在废墟中寻找食物。

手划伤了,裤子磨破了,膝盖出血了,全身湿透了……西热坚参带领干部拆掉了大棚上的塑料布搭起了简易帐篷。

“只要一想到身边有他在,我们就啥都不怕了……”村民朴实的话里充满着对西热坚参的信任和赞誉。

强震之下,依山而建的樟木镇已不再是安全之地,面对可能随时发生的严重地质灾害,从外界进入樟木的道路一打通,自治区党委便作出立刻全员撤离的决定。

“29日上午接到撤离命令,我们居委会干部马上就开始动员群众组织撤离。”西热坚参和居委会的党员分头行动,一户一户做群众工作。大家很快被动员起来,全村300多人收拾行囊,准备撤离。

“牧场上还有几位老人不愿撤离。”有人匆匆赶来报信。

雪布岗居委会的牧场距离人口集中的迪斯岗有15公里的山路,上面大多住着生活贫困、离群索居的老人。

“不能让一个群众继续留在这里,这是上级命令,更是我们党员的职责!”西热坚参深知继续滞留在樟木的危险。在几名公安民警的协助下,西热坚参和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尼玛顿珠一起赶到牧场,耐心劝导几位老人尽快下山。

“西热坚参是我们村的能人,在群众心里很有威望,一般他说什么村民都会照做。”尼玛顿珠告诉记者。

除了雪布岗居委会的村民,西热坚参还不忘动员立新居委会的群众撤离。

“不要留恋家里的财务,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生命,钱有什么用!”西热坚参耐心劝导着大家。他的亲人走了,他不能看着活下来的人再失去宝贵的生命。

4月29日21点,樟木镇早没有了曾经的人声鼎沸与灯火辉煌,39名立新居委会的受灾群众是樟木镇最后一批撤离的群众,在渐渐袭来的夜色和寂静中,留守到最后的西热坚参一直站在他们旁边。

送走一批又一批的村民,西热坚参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脚上的鞋子在这几天里全部磨破,才想起自己从家里连一片纸也没有拿出来,才想起突然要撤离,已经没有时间考虑家人的后事……

“我毕竟是居委会主任,不能只想着自己家的事,不顾群众的安危。”临上车前,西热坚参跟记者念叨着。

夜色中,西热坚参陪着这座小镇最后的居民匆匆离去,带走的是大家生的希望,留下的是自己永远无法再见的亲人。

雪布岗的大树——

为群众撑起一片天空

带领群众抵达拉孜县安置点后的这几天,西热坚参的手永远攥着步话机,双脚永远不停地在各个帐篷之间来回奔走。群众总是有事找他,他的心也总在群众那里。

“到了拉孜以后,西热坚参主任一直在为我们群众的事忙个不停,不停地安慰大家,同时也要求我们几个户长多关心群众。”达瓦是雪布岗的“双联户”户长,在他眼里,西热坚参始终是一位把群众的事放在心上的好主任。

他告诉记者,去年自己要修房子,是西热坚参主动和镇里面协调,帮助他清除了旧屋后的山石,顺利建好了新房;村民桑努患了重病,是西热坚参和村里的干部积极筹集资金,送她到拉萨住院治疗;村里的小两口找不到满意的结婚场地,是西热坚参安排他们在村委会里举办婚礼……

地震后的十几天来,雪布岗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尼玛顿珠一直和西热坚参并肩战斗。尼玛顿珠说,西热坚参的坚强和无私给他上了永生难忘的一课。

尼玛顿珠是2014年结束驻村工作后留任党支部书记的。“当时西热坚参带着群众,主动找到县委组织部,要求我留在雪布岗担任党支部书记。”尼玛顿珠对记者 说,“西热坚参是个心直口快、把群众装在心里的人,觉得我能为群众办实事,当时身为副主任的他带着我一家一户熟悉居委会的情况,并且给我传授做好群众工作 的经验。”

在西热坚参和全体群众的要求下,2014年,尼玛顿珠被推选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西热坚参也被大家选为居委会主任。就是在这样一个领导班子的组织带领下,地震后雪布岗居委会全体群众实现了全部平安转移,没有一人伤亡。

“西热坚参是我的榜样,我打心眼里佩服他,向他学习。”尼玛顿珠说。

5月2日,西热坚参终于抽出时间,来到日喀则看望刚刚做完手术的女儿。

躺在病床上,女儿流着泪问:“阿妈去哪了!孩子去哪了!”

西热坚参说不出话,低着头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他也是受灾群众,只不过他有一个党员的身份。

按照樟木夏尔巴人的习俗,逝者要在七天内火化。但砸落在西热坚参家屋顶的巨石体积太大,无法移动,远在安置点的西热坚参只能要求工作人员在屋顶浇上汽油就地火化。

他说,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选择。

1988年,27岁的西热坚参成为雪布岗历史上第一个党员。

“我们居委会在边境一线,当时老百姓思想保守,加上境外敌对势力的分裂破坏活动猖獗,我觉得必须入党,尽快把群众组织起来。”

在他的影响和带领下,雪布岗居委会的年轻人开始陆续入党。党的政策也在居委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那些分裂破坏的言论在居委会里开始站不住脚。

西热坚参说,对党的政策越了解就越明白,只要跟着党走,老百姓就能过上好日子。

“雪布”是樟木当地一种枝干巨大、冲天挺拔的果树,“岗”意为“山坡”。

在雪布岗,祖国边境线上,西热坚参就像那喜马拉雅山脉上一棵坚韧不拔、高耸参天的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