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禁了之难传承

中国文化报

清 风

近日,有媒体以《“咋就不让动响器呢?唢呐又没毒”——惶惶唢呐匠》为题,报道了山东省平邑县唢呐匠的生存窘态,引起广泛关注。据了解,由于推行殡葬改革,平邑县严控白事大操大办,以吹唢呐为代表的响器班子受其冲击,被禁止在葬礼上演奏。

这是一条令人惋惜又似乎找不出对错的新闻:唢呐手没错,他们挣钱养家又传承了非遗技艺,没有给他人造成不便;“禁演”的行政命令似乎也没错,近年来部分农村地区的婚丧嫁娶大操大办,早就让群众不堪忍受。但看似“都没错”的事情,却带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后果:在城乡流传数百年的吹唢呐,其传承极有可能因为一纸禁令而雪上加霜。

一些民间技艺活跃于历史舞台并传承至今,成为民众生活的一部分和共同的文化记忆。但随着社会发展和文明程度的提高,其自身所特有的、与时代不相符的一面体现出来,这就需要加以改良、提升。

笔者认为,以吹唢呐为代表的部分非遗技艺,需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被重新审视。一方面要以“保护为主”,坚持对其传承人、技艺、音像书籍等资料进行全面系统保护;另一方面,要“合理利用”,对技艺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其适应社会发展的节奏。比如,部分地区将唢呐当作当地文化名片来打造,保障传承人的收入,鼓励他们进校园、进企业,主动提升技艺的艺术水准和观赏程度,收到了很好成效。

同时,相关部门也应思考,在“禁”的同时,多替传承人考虑如何“转”,让他们在不失去核心技艺的同时,用手中的唢呐吹出“时代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