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剧《富贵图》何以久演常新

中国文化报

龚晋文 陈素萍

弘扬传统文化、传承经典剧目、创新舞台艺术,这些话题已成为当下人们关注的热点。晋剧作为古老剧种,也不甘落后,涌现出一部又一部经典剧目,《富贵图》就是其中一部。晋剧《富贵图》诞生时间很早,原名《少华山》或《双莲配》,新中国成立前后就以此剧名演出过,晋剧著名表演艺术家筱桂桃有相关唱段的录音存世,也有资料介绍晋剧艺术家冀美莲和任玉玲演出过此剧。现在大家比较熟悉的是1988年由曲润海先生执笔改编的《富贵图》,全剧共5场,内容纯净,情节连贯,从1990年开始,该剧由冀(美莲)派再传弟子、三晋名旦王晓平担纲演出,27年来久演常新。

剧目创作起点高是关键因素

编剧曲润海先生最初改编出的《富贵图》共有10场戏,主要剔除了原来演出版本中一些陈旧的东西,比如倪俊确实家中有“大娘子”,改编时给勾掉了。同时,改编出的5场戏重新理顺了人物关系,把所有故事浓缩到山大王袁龙、二大王李云、狗官臧昂、兰闺之女尹碧莲、贴身丫头秋香、书生倪俊、倪母7个人身上。这种改编,使剧目有了清澈明亮的感觉,在戏文的遣词造句方面也编排得很雅致,尽管文白相间,但却十分通俗易懂,便于观众理解与传唱。尤其是构思了许多人物的“哑语”细节活动,观众通过演员在舞台上表演,可以明明白白地看懂弄通剧中人物的所思、所想、所盼、所愿。

导演温明轩会演戏、通音律,深谙舞台表演艺术及内在发生发展规律,对人物创造的细节刻画有独到的艺术领悟和造诣。从目前看到的温明轩留下的现场提示13则,起于1989年,止于1993年,可见他对这个戏付出了多少心血。而这13则提示中,不仅涉及到社会效益这样的大问题,还具体到场次的分段、道具、服装、场面灯光、时间控制、拉幕换景、音乐配合、演员之间在创造人物时的情感交流、步态、笑容、哭、坐、站、念以及行腔的音高、音低等,都有明确要求与记载。如服装方面,不仅分场次提示了每一个舞台人物的款式与佩饰,对颜色、花色、光泽、松紧等也有详细的指点;舞台布置方面,桌椅的椅披、桌裙颜色以及正场、斜场摆放等也都有分场次区别。

作曲刘和仁在《富贵图》的音乐创作与唱腔编排上,不仅用尽了晋剧的各种板式,还加入很多全新的音乐构思,做到了每一段唱腔都能充分体现出晋剧音乐的美感以及最恰当的人物情绪。同时,重视流派特点与个人演唱条件,寄希望通过个性声腔特点揭示人物心态。这种对一部剧目和每个人物的透彻分析、综合调度以及整体驾驭,给《富贵图》增添了诸多方面预设的音乐色彩。其间的二弦、三弦独奏,包括给男女主演在“合图”时为消除彼此间的误解而设计的两段先女后男的“干板腔”吟唱,都是精妙之笔。

一个好的剧目需要有一个好的团队。尹碧莲的扮演者王晓平起步于“戏窝子”山西和顺县,22岁即拜在了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冀萍名下,早期以《杀惜》成名,行腔委婉柔美,表演细腻大方;倪俊的扮演者张智是郭(凤英)派弟子,扮相清爽,基功扎实,有“晋剧小生王子”之美誉;秋香的扮演者陈红先学青衣,后改小旦,歌喉灵动,做表精彩;倪母的扮演者陈篆英是“爱爱腔”高徒,有一个唱到底也不会有一丝丝疲音的好嗓子。这一批演员如今都已经年过半百,依然保持着很好的艺术状态。

后辈习演与观众拥戴是重要缘由

晋剧《富贵图》之所以久演常新,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有一大批青年演员曾经习演或在努力传唱。如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崔建华、山西戏剧职业学院高级讲师詹俊芬、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的苗洁、曾获河南卫视“梨园春”金奖的王春梅、山西卫视“走进大戏台”2004年终专业组总擂主张芙蓉、青年小旦名家师学丽等都在饰演晋剧《富贵图》中的尹碧莲。倪俊的饰演者也很多,如王波、郭继斌、张志平、刘丽丽、王晋军、杨东彪等;倪母的饰演者就更多了,或者说唱倪母唱段的就更多了,如要换桑、郭全秀、孙丽芳。

晋剧《富贵图》还拥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粉丝”。如山西和顺人杨双如,网名“老蜂农”,雅号“小张智”,几乎天天在唱《富贵图》里倪俊的唱段;还有在上海某外贸公司做中东生意的内蒙古包头籍小伙王健,即使频繁来往于上海与中东各国,也要在工作之余习唱《富贵图》中倪俊的唱段,且演唱水平受到了原唱张智的肯定;还有原平人张强,一米八的个子,却能把整本尹碧莲的唱段、念白惟妙惟肖地表演下来。由此可以看出晋剧《富贵图》的影响力之大。

整体配合必定会带来舞台收获

《富贵图》主题立意鲜明,经得起时间与艺术的检验,到任何时候都是能够叩开时代大门的戏曲精品。《富贵图》首先表明了“占山为王”是为了惩处贪官污吏,臧昂代表的贪官污吏,被当众杀头,山大王袁龙代表了正义的一方,他敢恨敢爱;尹碧莲与倪俊的情爱是纯洁的,高尚的,有节制的,带有美好向往与前景追求的,尹碧莲对婚姻大事的执着,倪俊对考取功名的坚守,最终使两人的情感得到了升华;倪母的舞台形象也十分符合祖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基本操守,没有媒妁怎可认亲,在高台上为千百万人如何做一个好母亲树立了榜样。而所有故事人物又都道出了希望安居乐业、团结和睦的人间大爱与人间真情。

《富贵图》戏眼戏线鲜明。吉祥与美好结合,用一轴“富贵图”贯穿于全剧。祖传宝图是“富贵图”,定亲之物是“富贵图”,临别赠图是“富贵图”,携图认母是“富贵图”,最后迎亲是“富贵图”,结束时“合图”依然是“富贵图”,可谓一图到底,是晋剧《富贵图》编剧构思的最大看点。牡丹富贵,历来是传统文化中的吉祥意象,舞台中央几次出现“白头翁与牡丹相望”(白头富贵图)、“锦鸡戏牡丹”(锦鸡富贵图)的景致,也正好与剧名呼应,带在倪俊身上的《孟母断杼图》在剧中也起到了点睛作用。

《富贵图》戏文唱词鲜明,朴笔素心,其内涵所展示出的雅致与生动往往会勾起观众的遐想。王晓平、张智、陈红、陈篆英等多个演出版本之所以没有多少表演瑕疵,与戏文唱词鲜明有着很大关系。如给尹碧莲编写的“家住在长安城古槐之下,父孝廉尹正谟仗义豪侠。奴小字名碧莲生性娴雅,年二九居兰闺白玉无瑕……”仅用这四句一下子就讲清楚了自己的处所、家境、父亲、名字、年龄与性格;又如给倪俊编写的唱词基本上都是四句,短而精准,且每一句所表达出的寓意又都能和后来出场的倪母的唱词与念白及其人物性格、处事方式和“正统”生活态度高度吻合,即倪俊的行为印证了母亲的教育,倪母的做派又反过来衬托了儿子倪俊的“为人厚重”与“不贪花红”。

该剧演员演技精湛,在相互默契配合中不抢戏、不出风头、不图叫好,留下了集体创作、集体分享的范本。分开去看每一位演员,都是亮点多多,合起来去看每一位演员,又都衔接得那么流畅与自然,几近全部做到了“六消”(消灭了无内心展示的外在行为,消灭了有眼无神表演,消灭了不规范的走、站、指、看,消灭了不打调和无设计念白,消灭了乱用水袖,消灭了随意脱离故事人物擅自按个人情绪的“拔嘹子”)。即使一个小秋香,也是戏韵满满,表演得不多不少,其火候掌握到了观众的心仪胜处,实在叫绝。全剧环环紧扣,高潮持续朝着“三向”(向学、向善、向上)进行,该唱的地方必然是回环跌宕,情投意合,该念的地方又必然是打调起韵,字字珠玑,该演的地方又完美地呈现出经典剧目的“四不”(不松散、不反复、不拖沓、不乏味)舞台效果,可谓每一折都有看点,每一折都有高潮,每一折都会让观众心动,并受到优秀传统文化的洗礼与熏陶。

文化是人们精神生活中的重要内容,文化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文艺品种的发展,而文艺品种的发展又离不开诸如戏曲经典剧目等的支撑。一部好的作品,一旦形成气候,那就再也不用去发愁它有无演出市场了。晋剧《富贵图》2000场纪念演出及研讨活动即将于8月拉开帷幕,让我们带着热烈祈盼与良好祝愿,继续关注和关爱晋剧艺术绽放出的每一朵艺苑奇葩吧!

山西省晋剧院青年团《富贵图》第五场“合图”,王晓萍扮演尹碧莲,杜玉丰扮演倪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