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讷小人物走进人生大境界

中国文化报

吉剧《粘豆包》剧照

孟祥伟

《粘豆包》是吉林省农安县黄龙戏传承保护中心创作排演的一部大型现代吉剧,一经演出,就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也引起了业内强烈反响。从创作角度看,这是一个以小博大的成功范例。

小构架大格局

以卖粘豆包为生计的东北小贩丁大宝,在都市街头捡到一个弃婴,抱回老家抚养;13年后,孩子生母赵红梅寻来,“还”或“不还”,都需要一个了结……乍一看,这条简单的线索似乎支撑不起宏大的构架,但线索简单不等于情节简单,作者在母子身份确认上做足了文章,把一根直线扭得波澜起伏:亲子鉴定结果一出,本可直达结局,但落在苦苦追求赵红梅的富商顾可为手里,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是亲子,赵红梅可能为孩子留在小镇;不是亲子,赵红梅则可能跟自己回城结婚。鉴定结果与顾可为能否获得赵红梅的爱情捆绑在一起。出于私心,他制造谎言;不泯良知,他又澄清真相。在纠结与反复中,一个简单的“是或不是”被弄得扑朔迷离,再加上本身被鉴定结果波及的丁大宝与赵红梅,“是或不是”决定着三个人的命运,致使人物关系不断变化。

小视角大景观

一部大型戏曲,有名有姓的人物加起来却不过6个,能构建起什么样的人物关系?故事发生地是一个不知名的东北小镇,通过一群“不拿梦想当理想,就是拿活着当生活”的农民,能透射出什么样的社会景观呢?

通常,这么小的视角会让人对一部戏的视野不抱乐观态度,但作者在人物设置上却能“以一当十”,摆脱了这个尴尬。巴掌大的丁家小院被拆解成“一摇一变”的万花筒式社会图谱:憨厚的农民、虚伪的富商、狡黠的小贩、执着的母亲……形形色色的人物,在虚伪与真实、爱情与亲情的不断交织碰撞中,演绎出纷繁复杂的人生况味。

小人物大境界

丁大宝,游走于市井街头,与我们每天见到的街坊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善良也自私、勇敢也怯懦,优点和缺点都摇摆在临界点上,时时被一个“小”字圈住——因为小,他们是小人物。

无法逃避的选择,把丁大宝这个小人物推到了大是大非面前:为了孩子的未来和良心的安宁,他选择了“还”。虽然这一“还”让他失去了13年的付出与生活的意义,却让他的人性绽放光彩;而面对赵红梅的感情,他选择了装聋作哑,目的只是让赵红梅知难而退,回归舒适的城市生活。 正是对这些近乎木讷的纯朴性格的着力刻画,丁大宝这一人物形象也变得更加丰满可爱,最终让小人物走进了人生的大境界。

(作者系吉林省德惠市戏剧创作室主任、国家一级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