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走访“老铁匠”:只要有人还喜欢,就为他们打下去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十堰7月17日电 (通讯员唐天伟)7月7日清晨,金色的阳光刚刚照亮人烟稀少的街道,晶莹的露珠还在花朵上闪耀着绚丽的光芒,湖北汽车工业学院的铸匠梦之队 却早已整装出发,开始开展了以“探索铁匠记忆,寻求时代烙印”为主题的社会实践活动。

郧阳,一个仿佛醉翁诗中“红树青山日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般如诗如画的地方。2小时的车程后,铸匠梦之队的队员们于早上九点终于来到了这里。车队员们便匆匆奔向双庆桥头打铁铺走去。那里,有一位早已翘首而待的打铁师傅——任师傅,也是队员们这次的目的地。

这是一个搭建在桥头左边小坡上的铁匠铺,是用铁条与瓦片搭建起来的简易房,铁门旁挂着一块铁制的招牌,上面写着“任和红炉电焊修理铺”的大字。

“行业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铁匠,是一个古老而又辛苦的职业……”任铁匠开始向志愿者介绍他的职业。

“我跟我爹学打铁,不好意思说苦”

“每天四五点就起来打铁,你别看我就在那使劲地烧啊、锤啊,里头的学问可大啦!”正说着,任铁匠立马就转身拿起工具为队员们操练起来。烧料,捶打,淬火,回火……一套下来行云流水。

有细心的队员看见铁花飞溅到任师傅的手臂上时,便叫他小心点,任师傅哈哈一笑,立刻将手臂扬到队员眼前说:“这算啥事,你看我这手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疤痕都是打铁烫的。”

铁具打完冷却后,任师傅便将它递给了一个队员,然后便冒着热汗进内屋去换下他那被铁火烫的千疮百孔的工作服。“穿着这身接受采访对你们不尊重。”

任师傅换完衣服后檫着汗来接受采访。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陈可锋 摄

任师傅换完衣服后,乐呵呵地走过来坐在队员们跟前,取过挂在一边的毛巾,抹了抹脸上冒出的汗,拧了拧毛巾,“你们这些娃娃真的是有意思,不在屋里头耍,这么热的天,跑到我这里来受罪。”任师傅接着说,“其实,年轻人要学会吃苦。”

任师傅是房县人,今年已47岁,没上过起学,15岁时便从父亲那接过打铁行当,19岁时已经是个师傅。到现在,打了三十多年铁,他在这个行业里算有资历了。“我跟我爹学打铁,不好意思说苦。”他说,“我现在真的算是幸福了,以前学打铁的时候,每天都要锤碳和抡大锤。”

“我记得有一次,我抡大锤时一不小心就闪到了腰,晚上躺在床上,痛得睡不着,是睡我旁边一起学打铁的兄弟,用油给我慢慢檫了好久,才松活了点,才睡着。这份情我一直记得呀。”

说着,任师傅转身摸了摸他旁边的“大家伙”,“这个是空气锤,有了这老伙计后,不用抡那大锤了,哪好意思说苦哟!”

“现在怕是你愿意教,别人都不愿意学”

“以前我们铁匠,可是个赚钱的家当。”提起以前铁匠的生活,任师傅骄傲的说,“以前,我们走到村里面,村民都会好酒好菜地招待我们。你看,我虽然没读啥子书,但是我靠打铁,养活了七口人,还在附近买了2套房,你说以前厉不厉害嘛。”

正说着,有一位老人来买东西,任师傅立马站起来,笑呵呵地与他打着招呼带他去看铁具,这位老人应该也是老顾客了,到处逛了逛,自己取下看中的锄头,立马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任师傅,拿着锄头与任师傅道别后就慢悠悠的走出铁匠铺。

“三十块,这个是老顾客了,他家还耕地所以还来买农具。”任师傅笑着说。

“那现在的还生意还不错呀!”

“不行了!不行了!”任师傅叹了口气,“我现在一天都卖不到几把,春季时候生意还是可以,不过也已经大不如前了,早晓得当初该去火车站附近那边打铁,没准现在早就赚大钱喽。”

然而,队员们在找寻打铁匠的过程中早已了解到,火车站那里打了几十年的铁匠早已改行换业。?

老顾客来铁匠铺里买东西。中国青年网通讯员陈可锋 摄

到了中午,任师傅硬是把团队留下来吃饭。饭桌上,多了一个年轻人。

“这是我儿子,也就会帮我掌下锤,哪会打什么铁呀。”任师傅笑着说,“不要以为打铁好学,这打铁经验与知识,是靠一锤一锤地敲,敲几年敲出来的,现在年轻人贪快,哪个愿意浪费时间去吃这份苦哟?”

“以前是祖传,不教外人。现在怕是你愿意教,别人都不愿意学,再过不久,这打铁从我这怕是要失传了!”任师傅感叹道。

“只要有人还喜欢,我就得为他们打下去”

在交谈中,队员们了解到,任师傅不愿放弃打铁有一个重要原因。任师傅说,当年从房县来到这开打铁铺,刚开始生意冷清,是农民朋友帮忙一家一家地宣传才使他成为了远近为名的铁匠。“做人要懂得感恩,当初是农民朋友们的帮忙才有了这口饭吃,有句话叫‘春上不割麦,下午不打铁’,我们铁匠就是为了农民服务的,这是我们铁匠的责任,哪怕现在耕地的少了,但只要有人要农具,我就要为他们打下去。”

任师傅铁架上沉重锋利的砍骨刀。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陈可锋 摄

此外,为了那些喜欢与热爱手工制品的人,任师傅也没有舍弃打铁这个行业。

“你们不晓得吧,十堰还有谭山那边,好多百里远的人,大清早开车来到我这里来专门打砍骨刀。”边说着,任师傅转身从后面的铁架上抽出一把砍骨刀递给队员们。“这把砍骨刀跟平时超市卖的菜刀有所不同,极为厚重,刀柄较大,易拿捏而且非常锋利。”

“有些人识货,我们打铁的有句话叫‘久炼成钢’,大家在超市里买的刀,其实只能算个半成品,不像我们一锤一锤地打出来的东西,那些刀看起来锋利但是管不到几年。”

任师傅拿着砍骨刀骄傲地介绍道,“还有就是有些来打刀的人,他们以前跟我一样生活在农村,跑我这里来就是专门来听小时候那铛铛的打铁声,看下我打铁,这个对他们来说是种回忆呀!你说,我要是走了,他们咋办哟。只要有人还喜欢,我就得为他们打下去!”任师傅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