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睡眠舱没执照闭门谢客 专家:必须取得相关资质

北京晨报

原标题:共享睡眠舱没执照闭门谢客 专家:必须取得相关资质

“共享睡眠舱”关门谢客,门上贴着“系统升级,暂停使用”的通知。

专家:必须取得相关资质,确保使用者健康和安全后才能上线

近日,“共享睡眠舱”一下成了网红,引来不少媒体关注和报道。日前,网传中关村一“共享睡眠舱”被警方查封。昨日记者到达现场发现,“共享睡眠舱”大门紧锁,工作人员称系统升级,但否认警方查封一说,属地派出所也证实并未干涉此事。但对于“共享睡眠舱”的定性,多部门态度不一。专家称,“共享睡眠舱”实际为分时租赁,为确保使用者安全,应该有更高门槛和齐全资质。

记者探访

网红睡眠舱暂关闭

近日,北京、上海、四川等地出现了“共享睡眠舱”,内置空调、阅读灯、插座等,且只要打开手机扫码就能住,最低6元半小时的价格引来许多媒体和群众围观。就在大家火热讨论时,网传中关村一“共享睡眠舱”被警方查封,其合法性遭到质疑。

昨日上午,北京晨报记者来到位于中关村中钢国际广场创业公社的“共享睡眠舱”,不过迎接的是把门的大锁。门旁边贴着“系统升级,暂停使用”的字样。记者发现,在1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里,上下摆着6个睡眠舱,旁边架子上放着自取的一次性床单、枕巾、太空毯等。另一侧则有两个大桶,分装一次性物品和太空毯。据旁边工作人员介绍,为带来更好体验,睡眠舱内还有USB插孔、阅读灯、小风扇等设备,用户只需要扫码,根据提示步骤就能打开舱门使用,一小时约10元左右。

在记者短暂停留过程中,有六七人前来询问或过来睡觉,均被工作人员告知“系统升级,无法使用”。对于网传“被警方查封”一说,工作人员表示不知情,并没有接到公司相关通知,也不知消息从何而来。

公司回应

获得许可后再上线

随后,记者联系该公司负责人代先生。他表示,上周六当天看到了网络上提到被警方查封一事,但此消息并不属实。“我们从5月底试点到现在,一直没有接到过任何有关部门的整改意见或查封通知,但我们自己出于长远发展考虑,觉得有必要和相关部门沟通,因此在周六主动暂停了北京范围内所有的‘共享睡眠舱’。”

他强调,公司共在北京范围内投放十多个“共享睡眠舱”来试验、收集用户反馈,并未正式上线,而该项目的定位并非旅馆或是出租床铺,而是在相对封闭的办公楼内为办公室白领提供一个午休的舒适空间。“所以我们都是在上班时间营业的,晚上不对外开放。”

代先生说,因是新兴事物,目前“共享睡眠舱”并没有相关部门的批准和执照,但已邀请了属地工商管理部门前来查看,也向他们说明情况。公司会在取得卫生、消防等有关部门允许后正式上线。

体验者说

缺点就是隔音太差

采访中,记者发现大家对“共享睡眠舱”的评价普遍不错。其中一位大楼内工作的程序员郭先生称,因工作需求,自己经常需要加班,但碍于没有舒适的休息环境,之前都是在桌子上趴一会儿。“特别累,颈椎也受不了。”自从“共享睡眠舱”进入办公楼后,他已使用了四五次,每次花费十元左右。“中午人太多了,我一般都是下午三四点来睡一个小时。花十来块钱能睡个好觉,我觉得挺不错的,缺点就是隔音太差。”

记者发现,来“共享睡眠舱”体验的大多为男性,“睡觉是个挺隐私的事儿,对我们大老爷们儿来说肯定没什么问题,但对女孩子来说可能还是有点不放心。”

对于“共享睡眠舱”,网友们也评论不一。有人认为“共享睡眠舱”谁都可以住,“实在是脏,隔着玻璃都能闻到脚臭味”,也有人表示密闭的小空间太压抑,没有安全感。

资质问题

相关部门态度不一

对于在写字楼内建“共享睡眠舱”,相关政府部门的态度也有着极大差异。记者拨通属地派出所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建筑外并没有公安部门张贴封条,也否认对其查封一说。而对于其资质,工作人员也说并不像旅馆一样要经过公安部门的审批,取得工商部门营业执照即可。

随后,记者拨通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咨询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此类新兴事物,工商部门并没有统一的、具体的规定,“不同地方对它的性质可能划分不同,具体性质和经营范围,得看去窗口办理时怎么定。”

而在海淀区公安消防支队,工作人员表示因“共享睡眠舱”的性质和写字楼的“办公”用途有冲突,因此无法在消防部门办理备案。

专家质疑

不能算是共享经济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朱巍认为,“共享睡眠舱”其本质并非共享经济,更应算是一种分时租赁,所谓的“共享睡眠舱”,也是胶囊公寓+互联网的一种方式。“如果平台没有房间,而是用户将自己空闲的房间租赁出去,这才是真正的共享,‘共享睡眠舱’这种并不算是。”

在朱巍看来,在我国,宾馆、旅馆的经营均需工商、卫生、消防等多部门批准,但现如今的“共享睡眠舱”并不具备这些资质,这就隐藏着许多隐患。“比如可能存在涉黄、涉毒,传染性疾病,隐私安全这些隐患。”他解释,在线下宾馆,一个人离开后会对整个空间进行清理、消毒,而“共享睡眠舱”在前一个人睡过后,不会有任何清理。“谁能保证前一个人没有皮肤病,或者在枕头上遗留不该遗留的东西呢?”

因此,朱巍认为,企业不能打着“互联网”和“共享经济”这样的名头,就突破行业应该有的资质。这些“共享睡眠舱”必须取得线下宾馆的相关资质,确保使用者健康和安全后才能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