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托起脑瘫折翼天使翅 广东医学子跨千余公里赴百色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百色7月18日电 (通讯员 王炯亮 阙泳欣)路漫漫,山水相伴,情飘飘,天使相盼。驱车10余小时,从广东中南部到广西西部,跨越1000余公里,广东医科大学悦光三下乡服务队 一行赶赴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平果县为40位“折翼天使”——脑瘫患儿,进行为期5天,主题为“童心璀璨,呵护未来”的社会融合活动。

折翼天使:在有声世界里“无声求生”

初见脑瘫儿童,是在平果县妇幼保健院,他们正在接受康复治疗,这里的每一分钟,都是通往康复的珍贵一刻,但也正是这一刻,日继一日,甚至年复一年。

肌张力过高,导致这群孩子身体僵直,腿脚处于过度伸直状态而反向内收交叉,如同一把铁剪刀,行走不便,而手部则僵硬收缩变形,连拾起掉落在地的玩具都要费尽一番气力,微笑也都显得有些呆板,口唇变形,甚至笑着笑着就会流口水,而唯一与正常孩子相同的,是他们的眼神,没有病痛折磨的无助与哀愁,而却有着孩子独具一格的无邪与纯真。

“这群脑瘫孩子每天都要接受康复治疗与训练,正常人轻而易举的动作,对他们来说,可能要练上十天半个月才能勉强掌握”保健院的康复治疗师们抱着1岁多的脑瘫患儿晶晶(化名)说道,“他们发音困难,所以很少说话,但他们却没有放弃过一丝努力的机会,不论是1岁的孩子还是6、7岁的孩子。”

一步,又一步,他们艰难地迈开步伐,一伸,一缩,他们吃力地学习着怎么使用勺子,尽管世界有声,但他们却只能选择以无声的方式延续着生命。

脑瘫儿童在做康复训练。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寇馨怡 提供

天使守护者:长相守,只为明天会更好

脑瘫儿童的康复治疗并非一朝一夕,常年开销的治疗费给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有的家庭甚至为了给孩子争取康复治疗的机会而家徒四壁,但他们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孩子,尽管他们的孩子是不健全的,尽管他们的孩子可能会拖累自己的一生。

在康复治疗现场,因为步伐不稳而屡屡跌倒的孩子们通常会哇哇大哭,而最先跑过去扶起他们的,是一直陪伴在他们身边的母亲,孩子的泪珠一滴一滴滚落在母亲的手臂上,母亲将他扶正起来后,轻轻地按揉刚刚跌倒在地淤青的部位,姿势轻柔而又娴熟,一声一句“没事了,没事了”得到的只是孩子无声的回应。母亲的红红的眼眶中被渗出的泪珠打湿,但在孩子面前,母亲总是保持着微笑,就算眼眶中藏着泪水,也强忍着,趁孩子转过头去的时候迅速地擦干泪水,取而代之的是那慈祥的微笑。

“孩子笑的时候我看见有些孩子的妈妈在偷偷地抹眼泪,那一刻真的觉得很心酸。”“悦光”三下乡服务队的志愿者郑美君这样告诉记者。而孩子的母亲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她们眼中,只有此时正在努力通往康复之路的孩子以及希望。

志愿者陪着脑瘫儿童做社会融合活动。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寇馨怡 提供

天使陪伴者:社会融合,托起天使折断翼

初次见到志愿者们,孩子们显得非常紧张,如临大敌,本就僵直变形的身体下意识地回缩,嘴唇因抿紧而稍变白,躲在自己的妈妈身后,只敢吃力地探出头来用双眼窥探志愿者们,眼神由原先的纯真转而变成担忧与害怕。据了解,脑瘫儿童由于行动不便以及生活方式不同于常人而长期与人隔离,并且由于需要常年接受康复治疗训练,也很少有机会接触其他人。

“他们不怎么说话,但是他们听得懂,他们也是孩子,而且是更特殊的群体,哄着他们,才能跟他们接近。”护理专业的志愿者考梅这样说道。

往往都是志愿者十来句话下来,孩子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埋头专注于手中的积木与拼图,而偶尔讲到他们感兴趣的内容,他们才会冲着志愿者笑着点点头,同样也是无声的回应。为了进一步提高跟孩子们的互动,志愿者还特地带来了《青春修炼手册》的舞蹈歌唱表演,随着志愿者的蹦蹦跳跳,本来沉醉于积木拼图的他们也会好奇地谈起头来瞅一瞅。当志愿者们跟他们玩起丢小球、贴纸画等小游戏时,他们也会好奇地跟着一起动一动,尽管他们没有完全掌握其中的窍门,但是从不愿理睬到愿意跟志愿者互动,他们,已经迈出了那一步。

“实际上,此次‘悦光’服务队受北京集善鹿童基金会委托,协助基金会在广西平果县进行脑瘫患儿筛查,为贫困家庭的脑瘫患儿提供免费的治疗,而经过我们的实地走访,目前已经筛查出部分家庭有机会接受治疗服务”服务队带队老师蔡鑫生说,“另外我们还将通过社会融合、义演义诊等活动让孩子们能接触社会、融入社会,尽可能让更多人了解这个特殊群体的存在并接纳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