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为招徕学生施展浑身解数 家长:现在为怎么选犯难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7月18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沈蒙和)吹长笛、玩蹦床、玩游戏,为招徕学生,老师用尽浑身解数。

上周,杭城公办小学新生录取名单陆续公布,家长关心的话题,从入学变成了分班。现在家长中最流行的打招呼方式是:“你家孩子被分在哪个班?”但是,杭州滨和小学的新生家长却例外,他们见面一般会说:“你家孩子选了哪个班?”

此前,钱报曾对这所学校创全省先河的“双向选班”进行过报道。孩子和家长可以根据每个班的师资配备选择心仪的班级,老师也可以通过游园活动了解孩子和家长,进行反选,规则类似于浙江卫视刚开播的《中国新歌声》(详见钱报6月14日B3版报道)。

“我们想尽可能满足家长的‘分班’需求,每个孩子都应拥有更公平、公正的选择权利。”校长田燕芳告诉钱报记者。

一年级的小不点,能选到自己心仪的班级吗?老师们又是如何挑选自己“喜欢”的学生?双向选班能够实现“公平、公正”分班吗?钱报记者很好奇,上周日专门到滨和小学“双向选班”现场一探究竟。

家长犯难

以前没得选,现在不知怎样选

“儿子,你喜欢哪个老师?”下午1点,滨和小学一年级新生小悦(化名),在学校一楼走廊逛了个来回,好奇地打量着立在每个班级门口的海报,爸爸妈妈指着每张海报上的老师照片,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询问。

小悦手里还拿着一叠选班表格,和六朵玫瑰花的贴纸。根据选班规则,他可以将玫瑰花送给心仪班级的老师,老师会根据他在游园中的综合表现给出“牵手卡”或“邀请卡”,前者表示“选中”,后者表示“不太适合”。

悦爸悦妈原本打算儿子喜欢哪个老师,就选哪个班,但这个计划很快就被推翻了。因为小悦全程懵懵懂懂的,比起看老师照片,他对每个班组织的游园活动更感兴趣,没法提供“选班”的参考意见。

好在悦爸悦妈有备选方案,他们帮小悦选,因为当天上午,他们和其他200多名新生家长都参加了教师演讲会,听全年级20位老师分享各自的教育理念,并展示特长。就连带学生在国外游学的老师,也录了段VCR传回来,在现场播放。所以一场演讲会下来,悦爸悦妈把一年级的老师都认全了。

“但感觉每个班的老师各有特色,难以取舍。”悦妈又看了一圈各班的师资配置,一脸纠结。

吹长笛、玩蹦床、玩游戏

为招徕学生,老师用尽浑身解数

据她报料,上午的教师演讲简直像一场小型文艺演出,语文老师吹长笛、弹钢琴,美术老师露了一手非洲鼓……不仅有特长,许多老师的教育理念也说到了她的心坎里。比如,一位美术老师在摇滚乐声中作画,最后把画倒过来展示,竟然是李小龙。这位老师说:“我会转换角度发现孩子身上的各种美,也会把这种方法传递给孩子,让他们从各种角度发现生活的美。”又比如,唯一的男班主任一亮相就博得了许多家长的青睐,他说:“真正的教育是影响和激励。”

斟酌了半小时,眼看各班教室门口都排起了长队,悦爸悦妈终于确定了3个目标。首先去的是105班,因为有位很不错的美术老师在这个班任教,而小悦很喜欢画画。教室里安排的游园活动叫作“欢乐律动”,由一名老师领着孩子们跟随音乐舞动,另一名老师在一旁观察。家长坐在一边,悦妈很紧张:“儿子比较顽皮,我担心老师不选他。”

担心归担心,看到儿子玩得十分开心,悦妈也不禁露出笑容。游戏一结束,她有些忐忑地从老师手中接过卡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宝贝,让我们一起手牵手……”这才松了一口气,是“牵手卡”,说明老师也很中意小悦。

“我们共选了三个班,即使要调剂,也应该会在这个三个班的范围内。”悦妈很开心。可是小悦却不干了,“我还有好几个游园项目没玩,玫瑰花也没送完呢!快点带我去呀!”

不是小悦贪玩,而是双向选班现场实在太像游园会,有些孩子居然把6朵玫瑰花都送了出去,等于是在总共的7个班里选了6个。

钱报记者在校长田燕芳设的咨询处坐了半小时,至少碰到3位家长来补领第七张表格和玫瑰花,说是难以取舍,孩子又喜欢玩,索性把所有班都选一遍。有位妈妈甚至集齐了7张牵手卡,来向校长咨询:“7个班都选可以吗?’牵手卡’怎么这么好拿的?”

“当然可以多选,’牵手卡’比较多,是因为想给孩子更多的鼓励,每个班的名额在40人左右,但是每位班主任发出的‘牵手卡’在60张到80张左右。”田校长说。

对于双向选班

绝大多数家长持赞成意见

对于这样的双向选班,绝大多数家长持赞成意见。全校200余名新生,有90%以上自愿参加。有位男生因为当天发烧不能来现场,但妈妈还是赶到了学校,参与活动。还有几位因为旅游等原因无法前来的,则专门委托相熟的同学家长代选。

家长们普遍认为,“双向选班”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根据自家孩子的需求选择班级,虽然每个班师资配备相差不大,但家长可以帮助孩子选择更适合他们的老师,比如,顽皮点的孩子,家长倾向于选教学经历丰富的班主任;许多男生家长,倾向于选男班主任等等。此外,“双向选班”可以帮助家长了解每位老师的特点,也能让老师更了解孩子。

但部分家长也有一些顾虑,因为存在老师反选,没被选上的孩子是否会挫伤自信心?每个班老师送出的“牵手卡”数量远远大于班额,是否意味着许多孩子要被调剂,无法进入心仪的班级?

“这属于极个别现象。双向选班开始前,我们就考虑到了孩子的心理,所以给老师特别设计了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卡,只是上面的字略有不同,代表不同的意思,这个秘密只告诉家长,孩子并不知情。”田校长说,“而且每个班老师手上有80张牵手卡,7个班就是560张,参加选班的孩子200多个,平均下来能拿到2张以上,所以现场没有发生孩子一张牵手卡都没拿到的情况。”

换句话说,牵手卡发得多,是为了保护孩子的自信心,减轻家长的焦虑情绪。田校长说,此次双向选班,原则上要每个孩子至少填三个志愿,就是为了确保即便在调剂的情况下,孩子最终仍能分配到这三个班的其中一个,最大限度体现孩子和家长的意愿。

双向选班当天,多数家长选了3到4个班。结果出来,所有的孩子都分到了心仪的班级。

传统的新生入学分班,主导权在学校。多数小学会通过“游园活动”等形式,进行平行分班。在新生报名时,不少学校会举办“游园活动”,学校会依据测试结果,给学生的能力评级,再根据等级进行电脑派位,各等级每个班人数相仿,平均分配,以保证班级水平相当。除此之外,也有少数学校会按家长的学历、工作单位等,来作为分班的考量标准之一。医生、老师、公务员等,基本上会做到数量上的平衡。

至于哪个老师当哪个班的班主任,基本都是抽签决定。搭配上也是教学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带新教师,以确保各班师资配备比较平均。

少数家长会担心,分班存在暗箱操作,对自家孩子不公平,甚至因此出现“跑关系”的现象。

杭州滨和小学的做法,打破了分班的不透明性,家长一方变被动为主动,满足了其选择权,是一种颇具新意的尝试。不过,也有人认为,分班是一种专业性较强的工作,家长参与进来,是否会适得其反,打破原有的教学均衡性。最后徒具形式,并不能起到理想中的效果。学校应担负起自己的职责,根据不同孩子的特点及能力的差异,分配合适的老师因材施教,恐怕这才是大家想要的分班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