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济南|曾是济南最支持国货的商场,如今只剩回忆

齐鲁壹点

当您路过趵突泉公园南门时,请不要忘记这里曾有个商场,它叫做劝业场。

对于济南人来说,这个商场铭记着一个光荣的时代。

故事要从1902年说起。

这一年,山东巡抚是周馥。周馥是一个非常重视民族工商业的官员,在他的命令下,山东农工商务局在万竹园的对面建造了一个工艺局。后来这个工艺局更名为工艺传习所。传习所以提倡实业、传习工艺为宗旨,下设铜铁、毛毯、花边、织布、木器、洋车六个工厂。除了生产之外,传习所还经营传统的金作、木作、丝作以及刺绣等货物。

可以说,工艺传习所的设立,为这一片区域打下了重视民族实业的传统。而工艺传习所正是劝业场的前身。

完成这一历史任务的是张宗昌和韩复榘。

(济南劝业场)

1927年,山东督军张宗昌在传习所南侧修建了一处楼房,并将工艺传习所命名为劝业场,意思为此处可以劝兴实业。他命令趵突泉商场内外大小摊贩限期迁到这里。劝业场开始兴旺起来。

到韩复榘时代,劝业场北面平房改建为二层楼房,商场的大门在东北角。政府规定此处商人不得贩卖洋货,并设立了国货陈列馆,每年还举行一次长达一个月的国货展览以及国货竞卖会。

从此,劝业场又有了个新名字——“国货商场”。

与济南其他市场相比,劝业场的面积并不大,只有1.2万平方米。但是经营的内容却很丰富。商场设立百货店、食品店、布店、鞋帽店、理发店、照相馆、电影院、书店、旅馆以及骨科、牙科、皮肤科等门诊。

在这些店铺当中,最有名的当属东北人叶古红所开的专治瘊子的“瘊子阎王”。叶古红在劝业场有三间门头,治愈了很多人的顽症,声名远播,成为了济南有口皆碑的老字号。不过在文革时期,叶家也受到了冲击,凡是带“阎王”字样的牌匾都被烧了,医疗器械也被毁了,原因是这属于“四旧”。

此外,劝业场内专门“接骨拿环”的王老太太也很出名。

(济南劝业场)

在劝业场的西端,有家金城电影院,这里放过许多电影,如《人猿泰山》、《关东大侠》、《滑稽大王游沪记》等。而在劝业场的东南侧,则由一个小戏园,各种曲艺项目均在这里上演,如二黄、评书、梆子、相声、气功、马戏、魔术等等。老舍在济南居住的时候,经常在这里听书,他最喜欢的当属吴景春、吴景松表演的相声。

不过,劝业场上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所谓的马戏表演。著名济南文史专家严薇清的女儿严民,当年曾亲自观看了一场演出,她在《劝业场》一文中写道:

“场子是用篷布围起的大圈,篷布上画着各种动物,什么老虎、狗熊、鳄鱼、蟒蛇……当时画上最吸引人的是“美女蛇”。不料花了5分钱买票进去一看,那些猛兽都锁在铁笼子里,鳄鱼卧在一个大木盘里。所谓的“美女蛇”竟是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头上扎着小辫,身上穿着花褂子,躺在一个木箱子上,花褂子下面鼓鼓囊囊的,后面拖着一条还在摆动的蛇尾。当时我顿觉恶心,也顾不得看驯兽,便逃了出来。”

此时的劝业场,就是济南西关与南关最繁华的地方。

(济南劝业场的南侧)

不过好景不长,在韩复榘“焦土抗战”的政策下,劝业场成为了一片废墟。知道1948年才得到了恢复。

解放后,劝业场几经整修,除保留北楼外,从东南角又划进来一部分房子,并平掉解放前院内修防空洞堆起的土堆,重修了不少房屋开设百货商店、食品和副食品店等,使劝业场成为趵突泉南门附近的唯一商场。在济南解放初期,在劝业场北楼上和场内东南角朝北的一座平房内,山东省图书馆曾在此设立过书刊阅览室和儿童阅览室。 “文革”后,劝业场除了商场北部靠街有几处商店外,商场内的楼房和西边的平房大都成了住家户。

至上世纪80年代,这里仍然还保留着“小而全”的卖场,有蔬菜副食品店、粮店、文具店等,人气非常兴旺。不过,在1993年修建泺源大街的时候,劝业场被拆除了大部分,至今人们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凭吊市场的辉煌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朱文龙,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