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级"大熊猫后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雪豹也不再"濒危"

澎湃新闻

原标题:“降级”大熊猫后,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雪豹也不再“濒危”

9月15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官网发布消息称,基于新的雪豹种群调查数据,他们已经将雪豹(Panthera uncia)从濒危(EN)类别,“降级”为易危(VU)类别。

IUCN的这一“降级”决定,遭到了国内外一些雪豹研究者和保护人员的质疑。

质疑

15日,美国动物学家、自然保护者、雪豹研究专家乔治夏勒(George Schaller)通过邮件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雪豹保护来说,不仅仅关注数字就够了。近亲繁殖、猎杀、栖息地破碎化等威胁摆在面前,哪怕只是损失少数雪豹个体,对其小种群来说,后果也是极为严重的。

即便是对雪豹种群数量这一数字,夏勒也表示了担忧。

他在邮件中说,目前被广泛使用的雪豹种群数字,只是现有调查条件下的最佳估计。但是这些调查区域相对于实际的雪豹分布领域来说实在是太少了。大约全球60%的雪豹都在中国境内,但人们对这一区域的雪豹又有多少了解呢?比如,人们目前对昆仑山脉的雪豹种群就知之甚少。

夏勒表示,IUCN的“降级”,传递给公众信息是,可能目前的保护已经够了。大熊猫在不久前也被IUCN降级了,可是中国仅存大约2000只大熊猫野生个体,它们还被阻隔成26个孤立的小种群。种群越是孤立,面临的问题越大。

15日,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所长、教授时坤告诉澎湃新闻,“首先是无奈。另外,我觉得,IUCN的这一‘降级’对中国的保护和救助雪豹的影响微乎其微。IUCN的评级是基于专家意见,并不具有绝对权威。中国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是基于国内法和国情。”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吕植告诉澎湃新闻,她对雪豹“降级”一事表示遗憾。她说,通俗地认知就是,有多濒危,就有多重视。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大家通常认为,保护成功了,才会降级。听到“降级”的消息后,大家很自然的反应就是,雪豹不用特别地保护了,但目前雪豹面临着很多威胁,尤其是气候变化带来的危机。

纠错?

IUCN官网披露雪豹“降级”的原因称,本次雪豹类别的变化“并非真正的降级”(non-genuine),而是更正。早在2008年,雪豹就应该被定为“易危”类别。但由于当时IUCN专家们计算或评估上的错误,雪豹在2008年被错误地确定为的“濒危”类别。

IUCN同时强调,虽然在全球一些地区,对雪豹的保护情况有所改善,但总体而言,雪豹的种群数量仍然在下降,这一标志性猫科动物灭绝的风险仍然很高。

IUCN官网信息称,雪豹面临着多重威胁。因为人类畜牧业的竞争等原因,雪豹的栖息地不断在丧失或退化,雪豹的猎物也在减少,它们还面临着盗猎者和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的威胁。

据中国绿色时报报道,8月24日-25日,来自全球12个雪豹分布国和相关国际组织代表,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召开会议。中国国家林业局副局长李春良在开幕式上介绍了中国围绕落实2013年全球12个雪豹分布国通过的《比什凯克宣言》和《全球雪豹及其生态系统保护计划》开展的工作。

李春良指出,多数雪豹分布区地处高原山地,雪豹种群及其生态系统目前仍面临栖息地破碎、气候变化、人为干扰、盗猎及非法贸易等影响和威胁,保护与发展的矛盾仍很突出。2016年,中国修订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建立了打击野生动物非法贸易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并批准在祁连山区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整合管理机构,对区域内雪豹等濒危物种种群和生态系统实施全面、完整、连续保护,探索保护新途径。

非强制

据新华社报道,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把物种划为7个等级,由高到低分别为灭绝、野外灭绝、极危、濒危、易危、近危和无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自1963年开始编制,每4年进行一次重要更新,被认为是记录全球动植物物种保护现状最全面的名录。

2016年9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公布新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将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熊猫由“濒危”转列为“易危”,引发网友和专家们的热议。

国家林业局对降级一事曾对澎湃新闻做独家回应:“作为大熊猫保护管理部门,我们着眼于实际工作情况和保护形势,认为大熊猫仍是濒危物种,将大熊猫保护等级降低还为时过早。”

IUCN鲨鱼专家组成员、山东大学海洋学院教授王亚民告诉澎湃新闻,IUCN不是政府组织,其红色名录也并非联合国强制性约定。也就是说,IUCN的研究仅具有参考意义,一般不会强烈地影响一个国家对野生动植物的保护政策。与IUCN的红色名录相比,CITES(华盛顿公约)是具有强制性,但CITES仅适用于濒危物种的国际贸易管理。

王亚民表示,在科学数据的支撑下,(濒危级别)升或降,都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