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人花3元 杭州大伯大妈“占领”KTV成风潮

钱江晚报

每人花3元,大伯大妈“占领”KTV

在KTV中午11点唱到傍晚6点,7个小时才35元,稍贵点的银乐迪也就59元

带上水果打包好饭菜,吃饱就开唱,红歌越剧流行歌曲轮番上,气势不输年轻人

每周二,是杭州的汪秀娥的卡拉OK时间。

70岁的汪秀娥在中午时分,准点和10多位老伙计来到杭州秋涛路的一家KTV里,点上一个中包,一个下午的欢唱时刻就开始了。

在杭州,各个平价KTV的下午场,如今已是像汪秀娥这样中老年人的天下。

大伯大妈们在KTV唱歌。

他们最小的大概50岁,最大的已逾80,志同道合者组成不同的圈子,每周一次,在KTV里聚会、唱歌。

“工作日,白天开的包厢,七成左右都是中老年人。”几家KTV的工作人都这么说。

在用广场舞占领广场后,大伯大妈们又开始悄然占领KTV了。

11点开始包场,午饭在KTV解决

9月12日中午11点,近江豪歌KTV店内,一个走廊两边,10个包厢中有人的是4个,而这4个包厢中的客人都是老年人。

汪秀娥和她的伙伴们就是其中之一,包厢里有十二三个人,除了三四位男性外,其他都是女性。

“今天人不多,开一个包厢刚刚好,有时候会来十六七个,我们就开两个包厢。” 汪秀娥是这个团队的组织者,身材微胖的她穿一件宽大的紫底大花上衣,头发焗得乌黑,看着像60岁出头的模样。

包厢的桌面上满满当当摆满了塑料袋装着的水果、食物、以及各色保温杯。水果是洗过的葡萄、冬枣,食物是打包来的米饭和炒菜。一位大伯正捧着饭盒往嘴里扒拉米饭。

他们每周二中午聚集在这里,开唱之前先吃午饭,午饭有的人是在周边吃顿快餐,有的则是从家烧好带到包厢里。

“我们四五年前就来这家KTV了,那个时候他们中午还提供午饭,后来没有了,我们就自己解决。” 汪秀娥说。

有的唱红歌,有的唱越剧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大伯大妈们的午餐结束,动作快的开始坐到点歌机前点歌。

屏幕上陆续跳出《夕阳红》、《走向复兴》、《梦驼铃》、《梅花三弄》、《大海啊,故乡》……

“我们唱的基本都是民歌、红歌这些。”76岁的刘阿姨是这群人当中性格最开朗的,“你看看我们的年纪嘛,就知道,都是那个时代过来的,红歌肯定最拿手。”

汪秀娥说,她唱的最多的是《乡愁》、《莫斯科有我的爱》,“我也就唱两三首,大部分时间是听他们唱,你一定要听听,他们有几个真的唱得蛮好。”

说起唱歌,大伯大妈们都落落大方,拿起话筒,轻车熟道,说唱就唱。

61岁的俞阿姨和一位70多岁的大伯,合唱的《走向复兴》是大伙儿们最推崇的。两人站起来,在伴奏声中引吭高歌,俞阿姨的声音又高又细,大伯的嗓音则带着几分浑厚,伴着两个人的歌声,坐在沙发上的其他人有的在拍手,有的摇摆着身子,76岁的汪大伯则干脆站起来,挥着双手打拍子。

两人的合唱结束后,一群人中最年长的、80多岁的王阿姨站起来,唱了一首越剧《我本是金枝玉叶驸马妻》,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穿了一身红底蓝花裙子的王阿姨,还边唱边舞,跟着MV,秀了一把身段。

大家又是叫好又是鼓掌,包厢里的气氛越来越嗨。

怕忘记歌名,提前存到手机里

像这样的K歌聚会可并不是汪秀娥他们这一拨。

60岁的陆大伯和同伴们也有这样的活动。

“我们每周一次聚会,有的时候是喝茶,有时候是唱歌,唱歌的次数相对多一些。”

他们为此还专门建了一个QQ群,20多位群成员,都是喜欢唱歌的人,和汪秀娥这个团队相比,陆大伯这个QQ群里的人都相对年轻一些,“我们入群的年龄基本是45岁到65岁之间,我算是这里面年纪比较大的。”

大概因为年轻,陆大伯和同伴们一起K的歌基本是以流行歌为主,比如张学友、周华健、齐秦,这些歌手是大家点的最多的。因为有时候记不住自己经常唱的歌的歌名,陆大伯在手机播放器里,会提前把这些歌存下来。

记者看了一下,这些歌包括郑智化的《星星点灯》、高胜美的《点燃一根烟》、童安格的《爱与哀愁》等,不少都是记者小时候会听的流行音乐。

“我们唱的歌不新也不老。”陆大伯这样评价自己。

唱K费用很低,每次人均才花3元钱

近江豪歌也是陆大伯他们常去的KTV之一,除此之外,他们也会去玛莱仕,以及好乐迪。

用陆大伯的话说,基本都是一些平民价格的KTV。

工作日的白天,这些KTV的收费都很便宜,这也是陆大伯和汪秀娥他们选择去K歌的主要原因。

“近江豪歌最便宜,中午11点到傍晚6点,7个小时才35元,银乐迪稍微高一点,59元,其实也不贵,平均下来,每个人分摊不了多少钱。”

钱江晚报记者在大众点评上随便搜索了一下,这几家KTV,在这个时段的确是这个价格。

“我们来唱歌都是AA制,这样一个下午唱下来,平均到每个人身上只要三四块,真真是便宜得很。”汪秀娥也这么说,他们一般都是包一个下午,但也不会每个人都唱到傍晚五六点,有些离家远的,可能4点左右就坐车回去了,有些还在带孙子辈的,因为要接小孩,两点多走了。

近江豪歌的工作人员也表示,目前,下午场,来唱歌的基本都是这批中老年人,有时候一下午能开出10多个包厢。

随后记者走访了玛莱仕万泰城店和银乐迪双牛大厦店,两家店的工作人员也说,大概一年多前开始,店里每天下午来的客人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基本上占到百分之六七十的比例吧。”

玛莱仕万泰城店的工作人员介绍,这些客人开了包厢后,基本不会有其他消费,偶尔会泡壶茶,也就是三四十元。

“他们都会自己带吃的来,按照规定,是不允许的,有时候我们进去,也能看到他们把东西藏一下,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我们也不好说什么,而且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来包厢消费了。”银乐迪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说,进去服务的时候,看到这些客人点的歌,不是红歌,就是广场舞曲,比如刀郎、凤凰传奇之类的,“反正,和年轻的客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他们唱起来气势一点也不输年轻人,还是挺有意思的。”

工作日的白天,这些KTV的收费都很便宜,这也是陆大伯和汪秀娥他们选择去K歌的主要原因。

本报记者 吴朝香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