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江大叶公路"怪叫"和飞沙不再 企业投近700万

解放日报

近几年,松江区叶榭镇兴达村的不少村民看电视时会尽量调高声音,因为与村一河之隔的混凝土厂时常发出刺耳的“怪叫”,只能试图用电视机的声音盖过去。如果风大,伴随着“怪叫”,不时还有飞沙走石刮来,不关门,桌子就要积上一层灰,村民们苦不堪言。

企业宁交罚款不愿整改

去年,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在沪期间,村民反映了上海翟氏混凝土有限公司噪音扰民等问题。记者近日从松江区环保部门获悉,该企业已投入近700万元对厂区进行整体升级改造,曾经的噪音、粉尘扰民问题均得到有效控制。

村民郁秀芳表示,早在2004年,大叶公路上的这片厂区就已存在,由村委会租赁给叶榭盛祥建材经营部使用;2011年转租给翟氏混凝土有限公司使用至今。在整治前,这家混凝土厂已经“吵闹”多年,最让人难受的是工程车时断时续的轰鸣声和混凝土原材料滚落的巨响,村民代表多次与该企业沟通,企业负责人都只是嘴上答应整改,却始终没有实际行动。

去年年底,松江区环保部门接到举报后,对该企业进行执法检查,测得其生产经营场所昼间噪声为66分贝(A),超出我国强制标准《工业企业厂界环境噪声排放标准》规定的二类区昼间60分贝(A)的排放限值。根据《上海市环境保护条例》,工业企业噪声超过环境噪声排放标准的,由环保部门责令改正,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松江区环保部门对该企业作出罚款10万元的决定。

在检查中,松江区环保部门还发现企业内露天堆放着混有黄沙的鹅卵石等物料,这便是刮到村里飞沙走石的源头。不对水泥、砂土、煤灰、石膏等易产生扬尘的物料采取密闭措施,是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法》明令禁止的行为,违者可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拒不改正的,责令停工整治或者停业整治。最终,松江区环保部门对翟氏混凝土有限公司开出第二张罚单,罚款4万元。

“从结果来看,企业的违法成本仍比较低。”叶榭镇副镇长胡国军表示,相比环保部门两张罚单开出的共计14万元的罚款,该企业在环保达标升级改造方面投入的资金是前者的49倍。因此,一些企业存在宁愿交罚款也不愿整改的情况。

寸步不让,倒逼企业咬牙守法

对于这些企业,松江区寸步不让,规定其要么在限期内停产整改完毕,要么就进入淘汰名录卷铺盖走人。对此,翟氏混凝土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强坦言,曾有过一关了之的想法,但随着上海建设用地的收紧、对环境违法违规行为的忍耐度越来越低,以及公众环保意识越来越高,如今已很难找到“东山再起”的新去处,“要想继续干下去,只能把以前欠下的环保债都还清。”

9月12日,记者在经过整改的厂区内看到,总长600多米、高6.2米的防火隔音墙已将厂区团团围住,确保施工噪音“跃”过墙面后不超出国家标准规定的限值;曾经随地堆放的物料,则被铲车推回了半封闭的仓库,仓库与外界接触的地方定时洒水,把扬尘“摁”在地面;几台老旧的生产设备经过维修保养,不再发出刺耳噪音。该企业还停用了一台用了6年多的烘干炉,投入上百万元新建了一套烘干流水线,流水线一旁的除尘布袋,可以保证物料在烘干过程中不会散布到周边的环境中。

企业整改后,郁秀芳等村民成了第一批参观者。去年年底以来,再没有出现过相关投诉。为保证长效管理,村里还组织了志愿者队伍,郁秀芳毫不犹豫地加入,现在每周至少到混凝土厂检查3次,让企业丝毫不敢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