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特朗普的贸易威胁为何哑火?

新华网

英国金融时报网13日发表署名肖恩·唐南撰写的题为《特朗普的贸易威胁为何哑火?》的文章。文章你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并不控制整个体系,美国拥有的贸易权势并没有特朗普想象的那么大,同时美国商界也不再惧怕他。

华盛顿今夏的一个话题是特朗普对自己陷入停滞的贸易议程日益强烈的挫败感。而且他有充足的理由感到挫败。

特朗普在经济方面最重大的竞选承诺之一是要走一条新的、强硬的贸易路线,特点是要对中国等竞争对手开征高额关税,以及大批撕毁美国签署的贸易协定。未来仍可能出现变数。然而,如今9个月过去了,老实说,特朗普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没有舞台展示自己肌肉的恶霸。

他或许会对聚集在椭圆形办公室的助手们咆哮称要开征关税,在Twitter上威胁退出多个贸易协定。但华府中急于或愿意将这些威胁付诸实施的官员逐渐减少。总之,这些威胁本身看起来越来越空洞。原因主要有三点:

特朗普并不控制整个体系

美国总统之职被赋予了很多权力。但现实的另一面是,总统对贸易的影响力受到美国宪法和现行法律的制约。特朗普或许希望单方面开征关税,但他没有多大权力可以随心所欲地这样做。美国宪法将监管贸易和开征关税的权力赋予了国会。即使是那些赋予总统最大行动自由的法规,也至少需要一个过程和正当理由。

只需看看特朗普陷入停顿的以美国国家安全为由对钢材进口征收关税的计划遭遇了什么。政府官员坚称,他们仍在制定一项计划。但阻碍这项钢材征税计划——涉及引用1974年通过的一部贸易法,该法案表面上赋予了总统巨大的权力——的部分是所涉及的耗时费力的研究,部分是所需要的跨部门磋商。

然后还有国会。控制国会的共和党总体上比特朗普总统更支持贸易。他们还更善于利用自己的权力来管控这一体系。

此外,此次钢材关税事件还暴露出这一体系中特朗普并不控制的另外两个部分:美国商业和经济现实。在经过开始时羞于启齿之后,除钢铁业之外,美国商界所有人都越来越大声地反对任何将推高钢材价格的做法。他们也一直在为开征钢材进口关税将损害美国经济寻找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

在贸易方面,美国并不拥有像特朗普认为的那么大的权势

这方面最恰当的例子是特朗普政府内部已经停止的关于让美国退出2012年生效的《韩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争论。Axios的乔纳森·斯旺上周末做得很好,他详细披露了最近几周政府内部的有关对话,以及特朗普多么接近于发布一份退出协定的正式通知——正如今年4月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那样。由于朝鲜近期的核试验,加上特朗普总统(暂时)承认此时退出韩美自贸协定从地缘政治上来说不可取,这一想法已经被搁置。

但这个例子也说明了美国一直在出错牌。

在今夏召开的一次讨论特朗普对韩美自贸协定的担忧及美国对韩贸易逆差的特别会议上,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拿出了一份他希望看到首尔做出的单方面让步的清单。据了解此次讨论的人士透露,其中包括让韩国加快逐步取消对美国商品的某些关税,但对韩国出口美国的商品不实施这样的政策。

莱特希泽实际上重施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使用过的威胁策略,当时他作为里根政府的一名高级贸易官员与日本谈判“自愿出口限制”。但这一次,韩国贸易部长金铉宗作出了铿锵有力的回答:“不,谢谢”。

金铉宗的回应是经过精心盘算的,原本韩美自贸协定就是他率领韩国团队谈判的。他很清楚一个事实:韩美自贸协定取消,将导致美国对韩出口商品关税大幅提升,而非反过来。

但还有另一个原因。简言之,特朗普时代,美国在贸易问题上并没有统一的声音。近日,美国国会、美国商会、大量的农业组织以及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都站出来反对特朗普退出韩美自贸协定的计划。这也说明华盛顿在谈判桌上的影响力会日益减弱。

商界不再惧怕特朗普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内部关于贸易的决定性辩论一直是在“经济民族主义者”与全球主义者之间进行。然而,除了一次引人注目的例外——特朗普上任第三天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全球主义者在这场斗争中一直处于上风。

这反映了全球主义者——如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加里·科恩等及其团队——在政府内部的工作和重要性。然而,这也说明了企业界不再惧怕特朗普利用社交媒体形式的“天字第一号讲坛”、以及他的夸张言辞会产生什么反作用。

美国企业界很快学会了如何应对特朗普关于贸易的糟糕想法,并发现他们在特朗普的白宫和内阁中都有很多盟友。许多人也不再相信他发出的威胁。对于一位惯于用威胁跟人打交道的总统而言,这只会带来更多的挫败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