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的铁拳》为何能成为国庆档票房冠军

深圳商报

原标题:《羞羞的铁拳》为何能成为国庆档票房冠军

在国庆档五大强片《羞羞的铁拳》《英伦对决》《空天猎》《追龙》《缝纫机乐队》的票房竞争中,《羞羞的铁拳》一骑绝尘,上映9天票房过14亿元,且目前排片量仍高居第一,铁定把今年国庆档的票房冠军揽入怀中。

这个国庆档的五部电影,口碑都算不错,《英伦对决》被认为是成龙近年最佳作品,《空天猎》是李晨的导演处女作、《追龙》被赞誉“王晶一认真拍片谁都不怕”、《缝纫机乐队》更是被一些观众觉得超越了《煎饼侠》。《羞羞的铁拳》刚公映时也被看好,但没想到能好成这样。这不禁很是想让人探究,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中一个最为蹊跷、也最想要破解的一个悬疑是,同样是喜剧片,同样都有成功的前作,映前口碑也都大致差不多,为何《羞羞的铁拳》票房成绩是《缝纫机乐队》的六倍?观众在两部类型风格高度重合的喜剧片之间,是如何选择的?哪些因素帮助观众对影片质量进行判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这恐怕要从电影的根本“故事”开始说起。《缝纫机乐队》延续了《煎饼侠》的编剧手法,依然用段子式的喜剧笑料来拼接故事,依然用理想与情怀来点燃观众。但《煎饼侠》的票房却近12亿元,《缝纫机乐队》最终票房可能只有《煎饼侠》的四分之一。

《煎饼侠》的“故事”也不强,但导演大鹏在娱乐圈的奋斗经历,无形中为《煎饼侠》进行了加持。《缝纫机乐队》是考验大鹏讲故事能力的时候,但大鹏过于依赖《煎饼侠》的成功经验,没有把重点放在故事结构、剧情编织方面,仍然期望靠“情绪”点燃观众,但显然不少观众已经不吃这一套。

反观《羞羞的铁拳》,它是有一个很强的“戏剧核”存在的。在《夏洛特烦恼》中,“戏剧核”是男主人公夏洛穿越到中学时代,再到《羞羞的铁拳》,“戏剧核”是男女主人公互换了身体。这样的故事核心,无疑是带有不小的吸引力,能够做到快速勾起观众好奇心的。再加上《羞羞的铁拳》有不错的体育元素助阵,符合喜剧电影不断走“喜剧+”的发展路线,能够谋得更大众化观影群体的欢心。

《羞羞的铁拳》导演宋阳、张迟昱没有大鹏有名,在国内电影市场比较依赖导演品牌状况下,《羞羞的铁拳》表面看的“逆袭”,其实是其出品方“开心麻花”的品牌力量在发力。在《羞羞的铁拳》之前,开心麻花的两部电影《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已经奠定了“开心麻花电影”的口碑基础,在观众心目中站稳了脚跟,某种程度上,选择“开心麻花电影”物有所值,已经成为不少观众心目中的共识。三部颇受好评的“开心麻花电影”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它们都改编自舞台作品。以前有人觉得,舞台剧改编电影,话剧味道浓,缺乏电影感,但到了《羞羞的铁拳》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人觉得这部电影还有话剧味了。

在“话剧改电影”的探索路上,“开心麻花”已经拥有了一套成熟的经验。但“话剧改电影”商业运营方面的成功,取代不了“故事”强大的影响力。话剧舞台特别考验编剧、演员,因为现场表演经不起失误,也忍受不了冷场,在长达数年的剧场演出当中,台前幕后的创作者,已经对“故事”与“台词”进行了千锤百炼,这样的锤炼,虽然催生了不了经典,但包装出一个成熟的故事还是有可能的。

所以,帮助《羞羞的铁拳》成为国庆档票房冠军的,不是明星,不是导演,不是宣发,不是院线,真正的幕后推手是“故事”。有关电影的一切,都建立在“故事”之上,三部“开心麻花”的电影,已经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国内其他的电影制作方,也应该到了真正重视“故事”价值并着力于原创故事创作的工作中去,这才是电影事业核心中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