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电影票、网约车等电商模式 机票加收服务费或成行业趋势

中国网

近日,携程机票销售中的“搭售”又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而在其背后,在机票“零佣金”大背景下,机票代理商的生存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事实上,如今不论是互联网购买电影票,预定用车,还是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对于提现,都已经开始收取数额不等的服务费。这背后,与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服务水准密切相关,服务费让服务的价值得以凸显。

航空业却成为了少数还没有开放收取预订服务费的行业。昨日,携程宣布推出了“普通预订”窗口,不默认勾选任何其他产品。然而,这并未从源头上化解这场危机,或许“加收机票服务费”才是最终的解决之道。

参考电影票、网约车服务 模式

“为良好的体验付费”,国人正逐渐认可这个模式,互联网纯免费时代渐行渐远。

从2013年QQ音乐、虾米音乐开始下载收费起,免费已久的华语乐坛逐渐转向收费,这在当年引起轩然大波。时至今日,三大主流音乐App不仅下载收费,其经典专辑也采取“收费收听”模式。

知识产权日益被重视,内容制造者付出成本得到肯定。互联网经济不仅改变音乐产业的消费习惯,对影视行业也有冲击。在“会员抢先看”、“全网独播”、“会员专享”、“自制剧目”等营销方式下,腾讯、爱奇艺、搜狐、优酷等原有靠广告营收的视频网站,逐步在付费的道路上摸爬滚打,探寻合理的出路。

除此之外,收取服务费的行业正在增加。今年年初,我国实行了电影票服务费制度,消费者使用格瓦拉等在线购票会收取服务费;滴滴等打车软件,开始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微信、支付宝先后宣布收取提现服务费;京东、苏宁易购、亚马逊等电商平台,均设定了免运费门槛。

业内人士表示,从经济学原理看,互联网平台适度地收费是一个必然趋势。因为随着互联网平台的发展,免费服务带来的巨大交易成本和人工费用并不能降低平台的边际成本。

服务费 构建 多赢 格局

然而,在机票代理领域,由于受到相关规定的限制,却无法收取相应的服务费,反而要支付高额的人力和物力成本。

目前,对于OTA企业及机票代理商来说,现在几乎是“免费”为航空公司打工,并为消费者提供服务与支持。但实际上,一张机票的预订、确认、售后服务,乃至快递寄送,都需要技术、人力及管理等多方面的成本。

与此同时,OTA企业基本上在服务保障方面进行了更大投入,成本压力不言而喻。比如,在地震等天灾人祸面前,会给予超过航司标准的退票政策保障。除了常规的售后保障,在大遭遇大面积航变时,OTA也在帮航司承载售后服务分流工作。

其结果就如此前媒体所报道的,国内机票代理商单单依靠正规的机票收益已经很难存活下去,尽管可以打造自有销售渠道,但建设、维护、推广等大量资金的先期投入,让中小代理商难以承受。民航局进一步规范互联网机票销售的行为值得肯定,但同时应给予代理商更多支持。

值得关注的是,不仅仅是OTA企业,对于开收机票服务费,多地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人协会均持支持态度。

比如,2015年6月,海南省民用航空运输协会发布通知,要求机票代理商根据服务内容、服务项目等与被服务对象进行协商,收取服务费;北京地区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人协会建议,机票代理商要转变为机票服务商,与被服务方协商收取服务费。

消费者需要在购买机票时“明白”地付钱,OTA等机票代理同样需要在卖出机票时“明白”地收取对应的服务费用。

正如环球旅讯创始人李超所言:“携程虽然是‘巨无霸’,但在四大航占据绝对优势的机票分销市场也只是个规则的‘服从者’。希望解除OTA搭售的背后,是对行业规则的改变,比如说逐步放开机票净价结算,允许代理按照服务能力收取一定金额的服务费,让机票代理和OTA真正去比拼服务;在此规则的前提下,民航局和民航协会真正发挥监管的作用,加强对行业的监管和违规的惩罚力度。否则,今天的一切抱怨、咒骂、指责和悔改都只是治标不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