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深秋“贝多芬之旅”的新惊喜

北京日报

多年来,贝多芬站在西方音乐历史的顶峰,以坚毅、崇高、充满抗争精神的形象示人,他的作品的影响力遍布世界各地,在普罗大众中的知名度除了莫扎特之外,恐怕再没有谁能与之相提并论。即便对严肃音乐知之甚少者,贝多芬的盛名也难免有所耳闻。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就是古典音乐的代名词,统治着全人类对这门古老艺术的朴素认知,小学音乐教室里挂满他面目冷峻的肖像,影视作品里时不常就会拿他的作品当作配乐。

今年是贝多芬逝世190周年,第二十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把“致敬贝多芬”作为今年的艺术主题之一。从本月23日开始,指挥家帕沃·雅尔维将率领不莱梅德意志室内爱乐乐团,用四个夜晚上演贝多芬的全部九首交响曲。

在2011年的全部马勒交响曲、2013年的贝多芬32首钢琴奏鸣曲、2015年的勃拉姆斯4+4,以及去年的柴科夫斯基交响曲系列后,北京国际音乐节似乎有要把“全集”概念一条道走到黑的感觉。不过贝多芬交响曲全集却与众不同,这九部风格各异的交响曲是浩瀚的交响音乐宝库中最重要的文献:《第一交响曲》的古朴,《第二交响曲》的率真、“英雄”交响曲的开天辟地、充满着青春骚动的“第四”、如雷贯耳的“命运”、恬静爽朗的“田园”、狂喜的“第七”、灵动的“第八”,以及宏伟壮丽的第九“合唱”交响曲,贝多芬巧妙的音乐构思、深邃的情感、奔放的风格汇聚其中,这些作品不仅将欧洲古典主义音乐推向了极限巅峰,更开启了世人对浪漫主义音乐世界的全新天地。

虽然全部九部交响曲完成至今已跨越三个世纪,但全球各地的交响乐团、指挥家仍然乐此不疲地上演、灌录唱片和DVD。单纯从演奏技巧上而言,贝多芬交响曲并不繁难,甚至远不如马勒或者布鲁克纳的交响曲艰深,但时至今日它仍然是指挥家和乐团艺术水准的“试金石”。柏林、维也纳爱乐等顶级乐团估计连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演出过多少次贝多芬交响曲全集。但即便如此,观众对于贝多芬似乎从无审美疲劳,对浩如烟海的“贝交”演出一贯照单全收,每逢顶级乐团上演贝多芬交响曲时,总能引来评论家和资深乐迷,对这些耳熟能详的作品演绎吹毛求疵,高谈阔论。

确实,有关贝多芬交响曲的话题有太多可以讨论,过去30年间伴随着卡拉扬、伯恩斯坦、伯姆等指挥大师的离去,贝多芬交响曲的演绎在世纪之交经历了一场巨变,四管编制的大型乐团在贝多芬交响曲演奏中彻底消失,那种厚重、深邃、纪念碑式风格一去不复返。在2007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指挥家巴伦伯伊姆和柏林国家歌剧院乐团带来的贝多芬,正是这种所谓“正统”的德国演绎,但更多指挥家、乐团选择以更轻盈、明快和朴素的风格,来对待贝多芬的交响曲。他们摆脱了老式德国浪漫主义学派的风格窠臼,以客观、精确的态度处理乐谱。同时“本真演奏”潮流也一度甚嚣尘上,比如采取类本真乐器演奏,并大幅度削弱颤音(Vibrato)的作用,颠覆了现代管弦乐团音响的审美法则,而雅尔维与不莱梅德意志室内爱乐的贝多芬交响曲就属此类。

十年前,雅尔维的不莱梅版的贝多芬系列从问世伊始就俘获了全球乐迷的心,从伦敦、纽约、巴黎到萨尔斯堡,从柏林到东京,过去十年来这支虽然以室内乐团冠名,却有着大型管弦乐团惊人爆发力的德国乐团遍布全球,以这套耳目一新的贝多芬交响曲独步天下。在伯恩贝多芬音乐节的现场DVD中,我们能听到乐团丰富的力度对比,陡峭的渐强,鲜活而刺激的律动,也许对于熟悉贝多芬经典演绎的人来说,雅尔维与不莱梅的演绎剑走偏锋,超拔特异,但正是崭新的演绎让贝多芬的交响曲生生不息,让听者总能发现新的惊喜。

而更重要的是,北京这座城市已经整整三十年没有任何一家职业乐团上演贝多芬交响曲全集了。上一次北京舞台连续几天内演出贝多芬九部交响曲还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1984年和1987年,当时的中央乐团和中国广播交响乐团曾经两度带来贝多芬全套交响曲音乐会。在那之后,虽然贝多芬交响曲不计其数地被中外乐团上演,但在短时间内演完全部贝氏交响曲的情况再无发生,而这也让2017年深秋的这场“贝多芬之旅”显得意义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