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药店开成咖啡馆:没事常来坐坐

科技日报

  说到药店,脑海中是不是条件反射地立刻浮现穿白大褂的销售人员,千篇一律的门面风格。当然还有触目可及的一排排整齐的药品,就连药品的铺货方式都大同小异。

  但是,在台湾,一个90后的年轻人却把药店开出了咖啡馆的时尚感——一进门,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挑高的双层空间,私人会所的感觉扑面而来。不过,最惹眼的要数大厅旁边古铜色的旋转楼梯,搭配着洁白的鹅卵石墙面。房间正中摆放着一张淡雅清新的香木桌子,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化学仪器。尽管这样,你还是没法把它跟“药店”两字联系起来。浓醇的咖啡、轻柔的音乐,香气扑鼻的各式甜点,无处安放的文艺气息。

  这里,就是台湾网红药店——分子药局。创始人刘彦伯,毕业于台北医学大学,出身严谨的医药世家,爸爸和爷爷都是药剂师,开了一辈子传统药店。做了家族接班人的刘彦伯却用颠覆式思维重塑了药店在人们心中的印象。

  “人们普遍都有逻辑起点上的错误认知,那就是生病以后才去药店。”在刘彦伯看来,这种想法并不正确,“一旦生病,就晚了”。“健康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即便没生病,也应该常去药店转转,时刻了解和关注自己的身体,珍惜健康。”这是他在调研走访了台湾地区6000多家药店之后得出的结论。

  于是,刘彦伯拿出所有积蓄,创立了分子药局。在设计上推陈出新,颠覆传统,舍弃了传统柜台和药柜,采用互动式、开放式的实验室平台设计,每个平台都用实木堆栈而成,保留了百年树干的原始纹路,空间上方悬置绿植花艺。

  为了突出“医学实验室”这个主题,刘彦伯把杯子和调配工具都改成了实验室里最常见的烧杯和滴管。连装冷饮的容器,都是专门定制的大号药剂瓶。咖啡壶的壶嘴,也是根据导管的样子改造而成。

  “这类药店其实更看重提供服务和用户体验,而不是医疗救助。”国际品牌战略分析师郭清10月10日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所以一开始他们的定位就很清晰,不强行改变传统认知,不跟传统药店抢用户,而是从‘大健康产业’的角度出发,做与康养相结合的新兴服务业态。”

  比如,分子药局配备了三名提供医疗咨询和配药的药剂师,一名提供健康咨询的美容保健师,主要负责为用户提供健康生活指导。分子药局不仅提供常用药品,还有各式天然药妆和保健品等,就像家庭保健室。换句话说,如果用户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有牙疼、脱发、皮肤干燥之类小问题,都可以去分子药局买些药剂师推荐的日用品。

  当然了,不能白冒充一回“咖啡馆”。除了这些相对专业的生活指导服务,分子药局还有手冲咖啡、下午茶、免费阅读等服务。不仅如此,用户还可以免费使用店内的皮肤检测仪与维他命检测仪等仪器。

  “这种处处彰显的服务意识,让这类新兴业态更容易拥抱科技,植入互联网基因,因为他们最初的落脚点就是考虑如何让用户享受服务的贴心和便捷。”郭清说。比如,传统药店一般采用问诊方式,甚至国内大多数地区药店根本没有咨询技师,这样一般药店沦为普通商店,丧失了专业性带来的商业附加值。

  但分子药局却紧紧抓住了这个痛点。为此,他们专门开发了IPad诊断系统,客户进店后只需要在IPad上做一个详细的调查问卷,就能得到量身定制的健康平衡表。这个表里会写上专业药剂师的健康建议,以及各种相关的健康信息。这也是分子药局开张三个月即成网红店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分子药局的经营模式和服务理念与全球药店的龙头老大、美国沃尔格林非常相似,“不仅提供最基本的药店功能,还是一个环境优美的咖啡厅,甚至还可以在里面享受美甲、冲洗照片等服务。”郭清介绍说,作为有着100多年历史的医药超市,沃尔格林几乎成了美国人生活的一部分。目前,沃尔格林在美国共有8000多家实体店铺,每天到访的消费者超过600万人次。

  “沃尔格林选择通过专业APP的方式来提升客户体验和高效管理客户资源,这为它带来了海量用户数据和较强的用户黏度。”郭清说,“第三方测算数据显示,沃尔格林APP下载量在全美零售业榜单中排名第三,医药领域排名第一,这也成为它深受互联网公司青睐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