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秦大地感受寒冷与高心率

人民网-体育频道

三次到陕西全是因为跑步:秦岭168公里超级马拉松累计爬升4100米,以18小时多夺冠;两次跑渭南大荔马拉松,顶着二三级风,踏着数百米的海拔,都进了国家二级。看来陕西也是我的福地。

去年参加首届大荔马拉松,日记中写:“一个县级马拉松,非洲兄弟都不放过,来了一二十个,不过只取前八名。感冒一周,尚未痊愈,不敢硬拼,3小时就别指望了。赛道海拔四五百米,前半程不管咋跑都逆着二三级风,活见鬼。后半程太阳直射,后背灼热,再现拉磨场景。种种因素不利于出好成绩。观众太热情,数十里长亭迎选手,自发为我播报名次,和兰马有一拼,但终归难掩掉速之势。最后两公里平稳加速,以3时04分24秒第16名、中国第5名完赛。第一次来陕西,感受到了陕西人民的热情。”

今年的大荔马拉松正式名字是2017“丝绸之路-美丽大荔”中国渭南国际马拉松赛,由中国田径协会、陕西省体育局、渭南市政府、人民网主办,渭南市体育局、大荔县政府承办,北京中迹体育管理有限公司运营。

总排名仍然取前八名,据说老黑来了二三十人,这内耗得有多厉害呀;陕西籍选手另取前十五名,这下把陕西高手都引来了;各年龄段参赛选手也取前十名,分别获得奖金200元,只有这个和我有点关系。

这个比赛本来没在计划内,临时接到人民网记者、跑友王超的邀请才过来的。人民网成立了体育部和人民体育公司,参与主办一系列马拉松赛,发展势头迅猛。人民网邀请的还有北京跑马老将王金甫,当年我们在高手如林的TNF100公里中拼进前十;同事赵继光,经常跑越野,不久前徒步穿越新疆闻名的狼塔C+V;同事蒋琳,跑步不久,但双11剁手买的都是跑步装备,最近完成了日照马拉松;跑友刘炳成、李志蛟都是马拉松赛场上的常客;最让人钦佩的还是两位轮椅选手,热情开朗,速度还挺快。

起点在同州湖景区,开赛时间是11月12日9时,2000名全程选手和8000名迷你选手同时起跑。一二十名“兔子”带着的红色气球迅速拖拽扬起。

沿途,全县的干部群众出动,啦啦队的阵容、热情程度不亚于兰州马拉松,最喜小孩脆生生的加油声。

路牌做得很标准,每公里都有,地上也印着公里数。

补给站按规定设置,除了水和饮料,还有冬枣、香蕉、圣女果等。

刚刚立冬,气温就降,起跑时2摄氏度,挤在人群中才感觉暖和点。跑进途中,手冻得通红,比赛结束时查看温度,也不过6摄氏度。

这次赛道做了更改,主要在同州湖景区和大朝公路进行,路况优于上届,海拔也降到350多米至360多米。这样的海拔表面上微不足道,但实际上每公里配速也得下降四五秒。加之东跑西跑总是逆着二三级风,途中还下了小雨,速度受到影响。

我的目标是3小时,但受以上因素影响,一直跑得很紧,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说明高估了当前的实力。半马尚可,用时约90分;轻微掉速,30公里用时2时09分10秒;掉出4分半,全程用时3时03分50秒,自测距离42.39公里。

多个奖项的设置,运动员水平明显高于上届,310以内的选手络绎不绝。准确名次不详,冲刺时,一位阿姨对我说:“28名。”年龄组前十应该妥妥的。

最近两次冲300,均铩羽而归。比赛也是遗憾的艺术,没有谁能重新来过。这个初冬,在三秦大地体验寒冷、高心率与激情,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曾华锋:笔名荒城,人民日报主任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户外金犀牛奖获得者、中国田径协会马拉松委员会特邀委员、2016戈壁长征250公里冠军、2016秦岭超级马拉松168公里冠军、2013年巨人之旅332公里中国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