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甲骨瑰宝走出“深闺”

光明网-《光明日报》

让甲骨瑰宝走出“深闺”

——访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子课题“天津博物馆藏甲骨文的整理与研究”负责人宋镇豪

光明日报记者 赵凡

“过去学界对天津博物馆所藏甲骨的品相内容评价低了,其一些小的甲骨片放在有的博物馆就属于大片了,最大的一块牛胛骨通长48厘米以上,正反面有近百字,且涂朱,凝聚了大量历史信息。能够全面彻底整理研究这批甲骨藏品,真是既庆幸又深感责任重大。”提及这些年的研究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甲骨学殷商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文字博物馆顾问宋镇豪兴奋难掩。

眼下,他正带领课题组成员,全力投入“大数据、云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释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中。他们与天津博物馆合作承担的“天津博物馆藏甲骨文的整理与研究”子课题,第一阶段墨拓工作开局良好,计划一年的工作量,4个多月就已接近尾声。“这样的中华民族瑰宝不应束之库房,该呈现给大众,奉献给学界,我们希望尽快整理出来,以利于甲骨文考释研究的深入展开。”

天津博物馆藏约1800片甲骨,主要为王懿荣、王襄、孟广慧、陈邦怀等前贤的原藏品,其中,大宗甲骨是王襄旧藏,属于甲骨文发现史上早期的传世珍品,片大字多,内容丰富,涉及殷商政治制度、王室结构、社会生活、经济形态、天文历法、地理交通、军事外交等方方面面,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史料价值和学术史研究价值,弥足珍贵。

“天津博物馆甲骨藏品,部分在1925年曾著录于《簠室殷契征文》,因为‘印刷不精,且多割剪’,受到‘疑为赝品’的诟病。后来又受限于各种原因,大型甲骨著录书《甲骨文合集》仅选收了其中1200片,仍有500余片未经著录过,就如深闺藏秀,不得而识,这是甲骨发现百多年来的一大憾事。”宋镇豪说,“40多年来,我研究揣摩过甲骨数万片,这批是我接触的甲骨中最好的。然而,有的骨片已破碎,有的面临虫蚀霉化和粉化,有的字形磨泐消失,如不及时进行抢救性保护整理与研究,著录刊布,传贻后世,恐将招致时代遗憾。”

2017年4月开始,68岁的宋镇豪率队先后七赴天津博物馆传拓甲骨。这支由研究员、博士及博士后组成的老中青课题组团队,克服种种困难,同心同力,不计得失,从早到晚工作不辍。

遵循严格的文物保护规则和科学谨饬的整理方法,保护性整理与专业研究相兼,天津博物馆藏甲骨的墨拓工作迅速有序推进。过去拓甲骨文都要用到白芨水,难免使其胶质留在甲骨上面,造成虫蛀和污染,加速骨面风化、开裂。这次课题组采用了纯净的蒸馏水或特制的去离子三级水,在拓制前先把以往残留在甲骨上的胶质及污垢虫蠹霉菌一点点洗除,然后再用这种水使拓纸与甲骨黏紧,甲骨上几无残留物。此外,有的甲骨表皮已经风化起翘,与拓纸粘连不牢,如仍用以往毛刷轻敲的方法,会对甲骨造成损伤。课题组创新性采用了马鬃刷技术,不软不硬恰到好处,刷上几道,字口就露出来了,且不伤及甲骨。如此,把“保护第一”要则下的甲骨文整理工作又往前推进了一步,将传统的墨拓技术改进至全新层面。

课题组还设立了“甲骨文字契刻工艺微观察”的专项研究,即运用超景深数码显微镜对甲骨文字笔道刻画进行显微分析,通过显微物理测量、显微合成、3D模型重建等方法,获取有关潜信息,探索甲骨文书刻研究中许多未解的问题。课题最终将集彩照、拓本、摹本、缀合、断代、分类、释文与文字考释、检索为一体,全面展示当今最新甲骨文研究成果,完成一部融学术研究与资料编纂为一体的大型甲骨著录书《天津博物馆藏甲骨集》。宋镇豪透露,通过前期整理,天津博物馆藏甲骨中已发现一批新字和新字形,揭开尘封的古史奥秘和甲骨出土后辗转流传的沧桑过程,已为期不远。

大数据、云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释研究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这使宋镇豪深受鼓舞:“这是前所未有的,冷门变热门,对推动甲骨文与甲骨学研究,加强中国上古史构建、文物遗产保护、文化传承、人文演进、科学发展的认识,均具有积极作用。而通过天津博物馆甲骨文的整理研究,有可能开辟甲骨文研究的又一重要阵地,带动天津博物馆方面的专门人才培养。”

宋镇豪直言,甲骨文作为一种古文字系统,计算机甲骨文字构形识别智能开发尚有待在实践中完善,大数据、云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释更非易事,短时期恐难见到成效,并且应得到全部甲骨文例的验证,经得起历史检验。

对于甲骨“绝学”的研究,他特别强调“坐冷板凳”与贵在求新的精神。“甲骨学的知识在甲骨学之外,不仅需要古文字学、考古学、历史学、文献学、文化人类学等领域的专业学问,而且需要懂得一些动植物学乃至书法篆刻的基本知识,后继乏人是这门学科现今面临的最主要困境。人才的培养不能靠短平快,浮躁的学术风气和缺乏学术操守的‘炒冷饭’现象必须纠正。”同时,他期待着更为宽松的学术环境,改革现行的经费使用规定和考核评估机制,通过大课题的开展涵育学术精品,让这门“绝学”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展。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14日 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