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完成6轮融资,王兴、雷军、罗杰斯为什么选择老虎证券?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3年时间,巫天华带领团队从零起步,将老虎证券国际打造成为全球华人最大的美港股券商,2016年注册用户超过100万,全年交易规模超过1200亿人民币,交易规模位居华人地区美股券商第一。据透露,2017年全年将超过4000亿人民币交易规模。

“缘分”是巫天华在采访过程中提到历次融资经历时,最先冒出的回答,“从一开始我们就接触到并且引进了比较多的天使投资人,校友、股友、盟友……他们的出现仿佛就是缘分到了。”看似云淡风轻的背后是绝对的自信。

这位网易系的创业者带领老虎证券在3年内完成了6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1亿美金,长长的投资人名单里既有唐彬森、王兴、胡海泉、徐小平、罗杰斯等明星投资人,也有险峰长青、真格基金、华盖资本、华创资本等一线VC机构,更有小米科技、宜信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盈透证券等产业资本。

那么,老虎证券这位掌门人是如何靠“缘分”一路得到投资方的眷顾,不动声色地在三年内带领“老虎”成长为互联网证券领域的独角兽呢?从未站上风口,却依旧能从金融科技领域脱颖而出?

大树底下好乘凉,却长不高

2005年,正在清华大学上大四的巫天华加入了有道做兼职。有道是网易当时新成立的一个子公司,完全从零开始。而他完整经历了公司从10个人到三四百人,从没有产品到有产品,从有一个用户到亿级别用户的过程。

巫天华回忆,在有道的经历相当于初次创业。“我见证了这家公司从0到1的过程。刚开始只有10个人,我们从一行一行代码开始写,写了一年多代码之后有道开始陆续推出产品,比如有道词典、云笔记等。”

2009年1月,巫天华在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进入网易全职工作。因为分到了公司的股票,他从2010年开始炒美股。2012年,巫天华便与美股爱好者和资深玩家组织美股交流会,线下大约10个人左右,每周组织一次午餐会进行交流;线上则由巫天华主持,一次约有100多人,每期一个主题,邀请专家来讲解对美国未来经济宏观面或者中概股公司基本面的看法。

多年的网易码农和炒美股经验,让巫天华对资本市场有了自己的初步判断:

买涨不买跌在二级市场上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在一级市场上更是如此,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大公司旗下的项目可以有机会进行多次方向上的尝试,但创业公司大多是九死一生,各种风险会逼得创业团队能够有更强的生命力。

我认为,像有道云笔记、有道词典等等这类有亿级别用户的业务完全可以分拆出来融资、独立发展,可能老丁觉得拿外部一点融资不值得,自己投点钱就可以做了。但其实在外部生长更利于小团队去竞争,我相信,王兴如果只是一个大公司的总监或者VP,去管理美团这个部门,不见得能把美团做成几百亿美金的市值。

市场瞬息万变,对资本怀有更开放的心态

“2013年,余额宝的出现让互联网金融概念火到不行,也提醒我,创业的用户基础打好了。”而真正让巫天华决定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做点事情是2014年年初,他在一次饭局中与现在的合伙人有来有回地吐槽当时的美股券商。数年来投资美股培养出的敏锐触感,燃起了巫天华做“真正好用的美股券商”的念头。就这样一拍即合,饭还没吃完,成立老虎证券的事就已经决定了。

2014年之前,创业公司通常会保持每年完成一轮融资的节奏。不过老虎并未遵循这样的节奏,从2014年7月成立开始,老虎的投资人名单就一直在不断更新,唐彬森、王兴、真格基金、险峰华兴、景林投资、胡海泉……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老虎完成了天使和Pre-A两轮系列融资,获得超过十笔投资。

“是我们大致把这些投资归为天使和Pre-A轮,实际上是几个月时间做了好几轮,估值也有倍数的差别。”

早期投资人可以划分为几条线,唐彬森、真格李剑威、险峰李黎等都是这些线路的起源,与他们的结缘方式也是各不相同。“老唐是刚刚将自己创建的公司出售给上市公司,开始进入投资领域,与同样在手游行业的老虎联合创始人原本相识;剑威是炒美股认识的,也是美股重度玩家;与李黎的相识源自我们在一个技术论坛发布了一条招聘研发的帖子,当时险峰对金融项目投资都比较关注。”

早期投资人对老虎的发展功不可没,以老唐为例,早期我们在经营资质、牌照等方面手续还不齐全,他出人、出力、出钱帮我们去解决这些问题,之后王兴等投资人也是他介绍的,在过去三年里,他还给了我们很多在战略、管理上的经验,是一路陪伴着我们成长。

赤兔驿站:为什么会在早期引入那么多投资方?是业务发展需要很大的投入吗?

巫天华:创业还是建议大家不要特别在意股权稀释问题,最重要的还是保证公司账上有花不完的钱,毕竟资本市场变化是非常快速的过程。业务发展确实也需要资金,但我们账上一直都有足够的资金,引入这么多投资方原因是我们认为炒美股在国内应该是百万级别的群体,而早期投资方主要是在互联网和金融行业,他们大多与用户群画像重叠,王兴、徐小平、胡海泉等在我们发展初期扩大影响力有极大的帮助。如果是亿级用户的话,这种策略就不见得有效了。

在我们历次融资过程中,也有一次比较幸运的经历,是在A轮引进小米的时候。

在天使轮和Pre-A轮融资期间,我们一直都没有正式的产品推出,公司原本计划在2015年下半年产品上线之后再进行A轮融资。而这个计划差点就给老虎带来巨大的灾难,大家都知道,15年6月份的股灾使得整个证券投资领域哀鸿遍野,紧接着“资本寒冬论”也甚嚣尘上,外部融资环境变得极为恶劣。

而我们比较幸运的是在5月份获得了小米1亿元A轮融资。实际上小米入局也是非常偶然,在5月的一天,我与投资方陈尘约在亮马桥咖啡厅谈事,聊起来之前有一位网易工作的朋友,他看美股行情主要是基于苹果手机自带的股市软件,“这是打开市场极为有利的一个场景。”就想着能不能找小米投资。

陈尘正好认识小米投资部的朋友,立马约着见面聊了一下,小米当时也有进入互联网金融的战略布局,双方一拍即合。尽管当时产品还没有正式上线,而雷军也只是看到我们专门为小米手机适配做的一版demo,但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传统的美国券商,有点降维竞争的意思,所以A轮融资也很快就close了。

而在老虎敲定完A轮投资之后,A股很快在6月份迎来股灾,资本市场也进入寒冬期,小米在投资战略上随即进行了调整,“倘若我们按照原计划等到产品正式上线之后再进行融资,必然会被打乱原有的发展节奏,无论是融资额还是估值都会受影响。”

赤兔驿站:有出现过未成功融资的经历吗?

巫天华:也有拒绝的投资方,有因为条款比较多没有达成共识,也有是担心对我们品牌不是很匹配。我们选择投资方主要分为互联网和金融两个领域,在金融里面又分为买方和卖方,我们会思考整个投资方版图里面最缺什么,例如我们最近接受罗杰斯和IB(盈透证券)的投资,就是符合我们国际化路线的需求,填补了国际知名度方面的空白。目前已有200多个国家和区域的用户可以注册并使用老虎证券国际的软件Tiger Trade查看行情和资讯。

资本的目标是回报,好公司要创造用户价值

在经历过全民双创热潮到资本寒冬的洗礼之后,进入2017年,互联网创投也逐渐回到了正轨。

所谓正轨,是资本市场越来越成熟,能否获得融资最重要的还是公司本身质地的好坏,好公司在熊市也能有很好的估值增长。整个行业的经验在变得更加丰富,信息也更为透明,资本市场和创业者都是在一个渐趋成熟的过程之中。

投资方过多参与到公司运营是否有利?有些投资机构对项目不放心,会增加各种条款,甚至派遣财务人员进驻公司,但事实证明,如果公司不够好,无论怎么塞财务人员都救不活的;如果公司足够厉害,在财务方面自然就OK了。

创业者应该认清回报是资本的目标,所以选择投资方的时候还是秉承帮忙不添乱的原则,而对于投资方来说,与其花时间去救那些不好的公司,还不如花时间去投更好的案子,去帮助高成长的公司做一些锦上添花的事情。

另外,创业公司还要尽可能想清楚什么样的投资方在公司发展路径上能够起到更好的帮助,投资方始终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也就是说创业公司能走多远不是取决于他的投资方是谁,再牛逼的投资方都有失败的项目,成功与否最终取决于创业团队本身对业务的理解,不能对投资方有过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有了A投资方之后就真的会变怎么样。

赤兔驿站:老虎后续在资本市场上还会有哪些动作?会进行投资布局吗?

巫天华:未来老虎肯定还会继续融资,还是一个聚焦做美港股经纪业务的公司,在用户服务上做到极致,而不是更广范围地去做投资,资本运作等,在可见的半年之内应该没有并购其他公司这样的行为。

赤兔驿站:金融科技近几年一直被认为是风口,关于创业风口您怎么看?

巫天华:其实老虎一直以来并不在金融科技的风口之上,券商其实已经有几百年历史,我们2014年成立的时候其实券商行业已经有上千家公司,这个行业历史有点长,不像其它风口行业可以压缩到两三年,我们一直以来都有很多竞争对手,只是他们没有给我们构成实质性的危险,但实际上这个竞争还是无处不在的。

金融科技的风口,最初是P2P、配资、后来是校园贷、消费信贷、现金贷很火,我们一直以来并不在这样的一个风口之上,但我们坚持做我们自己最擅长最喜欢的一个事情,我们就是想去比美国目前的那些券商做得更好,未来也是这样。

成为世界级的金融科技公司,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愿景。没有赶上金融科技各种各样的风口,我们能够安心去做好一些事情也挺好的。事实上,这些风口过去之后留下来其实也没有那么理想,风口并不会注定造就一家非常伟大的公司,很多风口甚至只是昙花一现。

O2O市场存活下来的美团跟千团大战崛起时的美团,两者在业务形态上差距很大,甚至可以认为所有的团购都已经死掉了。所以在我看来,好的公司最终还是要看它是否真的创造用户价值,真的给整个社会起到资源优化配置,推动时代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