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思学院创始人沈聪:相比K12,Y12才是对优质教育资源最渴求的人群

东方网

早在三十多年以前,被誉为“现代管理学之父”的彼得·德鲁克就曾预言人类即将进入知识大爆炸时代,没有一个大学生在毕业时敢肯定他所学的知识不全部作废。到了今天,2017年,已经有研究表明对于中国很大一部分专业来说,从学生走出大学校门的那一天起,他们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至少有60%已然成为陈旧的、位于淘汰边缘的知识。

对应基础教育阶段K12,在线教育机构“集思学院”(GEC ACADEMY)将正准备走向社会和职场的人群称为“Y12”——Youth Twelve,指包括大学时期在内的高等教育向上、向下分别延伸4年。“Y12”们正处于充满青年志气的15-24岁,他们对未来跃跃欲试,却往往在临门一脚的时候发现自己以往所学和眼前所用无法完全衔接起来。集思学院的创始人沈聪表示,Y12可以说是每个有追求的年轻人自发性学习意愿最强、对优质教育资源最渴求的生命时段之一。

沈聪自己的Y12最后阶段在美国纽约度过。国内本科毕业之后,他来到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攻读计算机工程的硕士学位。作为历史悠久的研究型大学,哥大汇集了国际最顶尖的教育资源,随便走进一间教室都有可能听到诺贝尔奖得主的最新研究。学校弥漫着自由的学术氛围,与大公司合作的实践机会也非常多。那段自由探索的时光几乎成为他的转折点——不仅是发展专业能力和积累人脉,还有最终在大量的尝试中找到了自己最感兴趣的职业方向,教育行业。

集思学院创办之初,主要业务是同新东方等教育机构合作开发头部项目,将美国的优质教育资源——名校教授、核心课程和以田野调查为代表的课外实践等等进行整合,并以项目制的形式引进国内。随着接触的国内学生越来越多,他和同样毕业于哥大的合伙人颜盛都有一个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国内教育资源失衡的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了。“马太效应”从K12延伸到了Y12,并且呈现出愈发集化的趋势。而社会驱动力、优质就业机会也越来越向新科技、前沿学科转移。

同时,另一个现状是,国家层面的政策手段使K12资源均衡的缓步推进成为可能,而Y12人群的需求则在一个尴尬的、易于被忽视的角落。回国之后,沈聪和颜盛见过太多这样有志而无门的年轻人了——教育资源往往与社会资源、上升通道挂钩,师出有门或名门,是教育最基本的渴望。但传统的教育择优方式,让学生触达名师,只能通过高考进入名校得以实现,而这极大地限制了年轻人上升的空间。即便在中国一线城市,有几个金融系毕业生能找到跟华尔街投行高管做项目的机会?

基于此,加上直播技术的迅速成熟,今年5月,沈聪和颜盛开始带领集思学院由to B模式转向更贴近用户的to C在线模式。他们联合了来自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著名高校的老师,华尔街资深投资银行高管专家,硅谷数据科学家,以及部分美国顶级实验室,利用专家学者本职工作之外的时间开设在线直播项目制学习课程。专门针对Y12人群,以项目制实践为主,站在领域发展的最前沿,力图填平校园与职场之间的沟壑。目前学院已经与80多位老师达成了稳定合作,共有20多门课程,以金融、商学和数据科学为主,也提供社科人文类的实践课和供针对高中生的STEM课程。

“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我们希望一个来自哈佛大学或伯克利实验室的老师,一个来自华尔街投行的高管,也能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手段,亲自带领位于中国内陆或非名校的学生学习和做项目。而这些学生,往往只差几分就能进一线高校,或者说,高考的择优方式对于他们能力的考核并不全面,但大量这样的学生,对于学习和类似的资源有着强烈的渴望。”沈聪表示。

师资资源,是集思学院最初的竞争壁垒。据CEO沈聪透露,他本人从本科就开始利用课余时间参与为高中生和大学生提供国际教育项目的工作,可以说是最了解Y12们教育和职业需求,并能给出解决方案的人。COO颜盛在美国高等教育圈,特别是能源、金融、咨询、STEM等专业领域拥有广泛的经验,他本人同时也是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中国副主任。集思学院团队目前有20余人,总部在北京,在纽约、硅谷等地均设有分公司或代表处。

沈聪表示,集思学院的“野心”是帮助Y12们打破资源的边界,“让学以致用流行起来”。公司多年的to B教育经验发挥了作用,基于对中国本土需求的充分了解,集思学院与导师们共同进行教研开发,使课程项目深度落地。以数据科学与机器学习的一门课程为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数据中心(DataScience @ Berkeley)的导师和IBM高级数据科学家,会指导学生如何基于上百万条房地产历史数据,利用机器学习手段,开发出预测当地房屋售价的算法。

所有课程都采用10-20人的小班制,以2-5人为一个学习小组,导师负责上课、统筹项目、指导项目、解答问题,助教(类似班主任)辅助在开班前组织小组破冰、课后小组讨论,以及在语言和基础知识方面辅助学生。导师会基于学习表现给出反馈,并根据学生表现给予优秀学员推荐信,助推深造及求职。持续6周左右、包含10-36个课时的学习过程决定了集思学院的目标人群不是那些以职业技巧速成为目标的学生,而是期待得到思维和能力锻炼,对前沿知识充满深度渴求的年轻人。换言之,这个人群的自主学习意图和付费意愿也是最强的。

经历了一哄而上做平台的热潮之后,我国在线教育领域似乎从去年以来取得了新的共识:一切还是应该回到教育的起点,也就是教育内容上来。内容和教研体系一旦搭建完成,也就相当于建立起了相当的竞争壁垒。从这一点上来说,集思学院的模式踩在了教育升级的行业大趋势上。相对刚需的学习研究体系,使之与基于兴趣学习和好奇心的“知识付费”区别开来,让学生通过线上学习形成领域内完善的知识树成为可能。直播形式使得课程体验由于以录播为主的优达学城(Udacity)等对标公司。COO颜盛介绍,集思学院不会用录播替代直播,一是学生无法及时提问,二是新兴行业发展变化快,导师会在标准化体系的基础上更新案例,这样才能更真实地还原职场及研究情景。

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中国在线教育的蛋糕正越来越大,预计将于2019年达到2692.6亿元。据悉,集思学院已经与国内多家教育投资机构达成战略合作,同时即将启动千万级A轮融资。此类以内容为核心竞争力的在线教育项目越来越受到市场的欢迎和资本的关注,对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随着“互联网+”不断深耕在线教育市场,人们一直在期待在线教育能够以某种姿态“颠覆”传统的教育方式,成为促进教育资源均衡的一股新力量。不过目前看来,自被称为“在线教育元年”的2013年起,经过近5年的厮杀,发展成涵盖K12、职业培训、语言学习、IT培训、高等教育等领域的产业,与线下发展需求和资源倾斜程度基本吻合。

但在这一波消费升级伴随的认知升级里,教育如何升级来满足中国不断深化和迭代的资源需求?集思学院主张的Y12群体是否会成为新的切入口?攫取全球优势教育资源金矿的成果如何?结果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