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走产业脱贫之路

中国江西网

中国江西网记者 卞 晔

孤山村虽处湖区县,却并不滨湖。沿新修的鄱(阳)乐(平)公路,从鄱阳县城向东驱车18公里,大道一侧便是鄱阳县芦田乡孤山村。这是个历史上以农耕为主的丘陵村庄,目前是该县三个深度贫困村之一。

1400亩水田、2700亩旱地,看似不少的土地却肥力较低,且多散落在高低不平的丘陵地带,这让孤山村长期处在“温饱不难脱贫难”的尴尬之中。今年,一个新产业的尝试,让这个村庄看到了甩掉“贫困帽”的希望。

今年4月,该村在鄱乐公路两侧的连片水田里集中栽种高笋,流转土地78亩。孤山村党支部书记聂文中说:“这还是村里牵头第一次规模流转土地发展一门产业。我们很早就有搞产业的想法,但不知道搞什么好,也担心失败。”由于一直没有具有专业技术的能人牵头,村里搞产业的想法一拖就是两三年,直到今年开春,乡里的一次会议上,专家大力推荐村里种植高笋。聂文中咬咬牙,决心带头在村里尝试发展高笋产业。

今年4月1日,在聂文中的带领下,该村在78亩连片水田里开始栽种高笋苗,并组建孤山茭白(高笋)种植专业合作社。然而,合作社的开局并不顺利,仅仅一个月后,他们的首次贷款没能获批。原来,在此之前,该村的另一家合作社——南源自然村银庆苗木药材专业种植合作社,通过扶贫政策已获得一笔贷款资金。由于两个合作社同属一个行政村,茭白种植专业合作社没能获得贷款支持。

没有能人自己上,没有资金自己投。村两委干部并未因此气馁。聂文中与另两名村干部每人出资2万元投入合作社,将高笋种植扶上正轨。通过土地流转和雇请劳动力,如今已带动27家贫困户参与合作社。参与土地流转的贫困户每年每亩地能获得1500元的收益(每亩750元的土地流转费+每亩750元的贫困户补助),参与合作社劳动每人每日还能获得130元的报酬。

贫困户聂流标今年66岁,同时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脑梗塞、哮喘,每年动辄上万元的医药费让他的家庭陷入困境。12月1日上午,恰逢乡卫生院来村里给贫困户免费体检,刚体检结束回家的聂流标心情颇好:“我劳动不了,就把地给村里,还有3000块钱。”聂流标家中共有5亩多田,其中2亩流转给了村里种高笋。尽管干不了活,但聂流标称得上是全村最关心高笋产业的村民。“我基本天天都会去地里看下,关心嘛,盼着合作社能早点有收益,村里答应给贫困户七成分红。”聂流标笑呵呵地说。

但今年村里的高笋种植情况并不理想。对于今年的收成,聂文中心里的账清楚得很:“我们是9月底收获,共卖出去3万多公斤高笋,价格在每公斤3元左右,但还是有一部分滞销,一滞销高笋就老了。9月底紧接着就是国庆中秋长假,卖价偏低。我调查过了,如果能赶在8月上市,市场上的批发价接近每公斤6元,那样我们就赚了。”聂文中坦言,考虑到滞销的那部分高笋,今年合作社的确略有亏损,但他的产业脱贫信心并没有动摇。“第一年种只有一季收成,从明年开始,可以收获两季,只要在收获时间上提前点,就能扭亏为盈。”

聂治金也是村里的贫困户,他不仅将家中的两亩地流转给合作社,还参与合作社劳动。和聂流标一样,他也赞成继续发展高笋产业,在他看来,一个村得有个龙头产业。年轻时的聂治金从事精米加工,不戴口罩的工作习惯让他患上了肺结核,妻子也患病在身。“老婆的医药费现在能报销90%,我现在吃药也慢慢好些了,能干点活了。”言谈中,63岁的聂治金一直微笑着。他告诉记者,除了给合作社干活,他还在村里做电工,加上土地流转的每年3000元收入,夫妻俩一年收入有1.4万元。“希望村里还能带我们搞点养殖。”说到期盼,聂治金总觉得他还能多干点活。

前不久,县里传来好消息,鄱阳县扶贫办将支持孤山村的茭白种植专业合作社贷款。如今的孤山村,已拥有苗木药材和茭白种植两个合作社,前者生长周期和收益见效慢,但由客商投资主导;后者由村干部带头组建,生长周期短,收益见效快。我们相信,只要坚持产业带动,贫困户就能脱真贫、真脱贫。

●群众感言

孤山村党支部书记聂文中:如今产业扶贫政策好,我们一定会坚持种植高笋,今年行情不好不代表明年也不好,只要我们认真总结经验教训,相信日子会一年比一年好。

孤山村贫困户聂治金:党和政府对我们很关心,医药费的报销比例越来越高,还能享受免费体检,孩子读书还有补助,我们的顾虑越来越少,负担也越来越轻,发展产业的劲头更足了。

●记者手记

孤山村有别于鄱阳湖区的渔村,但作为江西的丘陵地带农村,具有一定代表性。其产业脱贫实践起步较晚,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孤山村的土壤较贫瘠,但紧挨鄱乐公路,是少有的交通便利的贫困村。在坚持产业脱贫的同时,充分利用交通优势,积极吸引客商投资,延伸产业链条,孤山村就能早日释放产业发展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