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写作要注意技术的迷障

深圳商报

原标题:科幻写作要注意技术的迷障

最近,随着2017中国科幻大会、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的相继举行,科幻文学在国内文学界继续升温。尤其当人工智能与现实生活逐渐如影随形,科幻文学更是寄寓着人类未来蜕变的梦想,让作家和读者一时都津津乐道。

中国科幻文学的发展至今不过百余年历史。早在上世纪初,鲁迅就指出科学小说“掇取学理,去庄而谐,使读者触目会心,不劳思索,则必能于不知不觉间,获一斑之智识,破遗传之迷信,改良思想,补助文明,势力之伟,有如此者。”鲁迅这番言论固然是站在当时特殊的历史语境下抒发,对科学小说怀有启蒙之冀望。其实直到今天,很多科幻读者仍然把科幻小说当成望远镜,希望用想象力眺望未来,这也是属于人类文明的启蒙。

近年来,科技正在以瞬息万变的速度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不仅老百姓直呼“太快了”,连作家也感慨“跟不上”。科技发展带来的远不是生活层面的翻天覆地,还有精神空间的震荡。特别当人工智能都已然是大众日常话题之一,可想而知,我们对科技时代有多么关怀和期盼。而在这个过程中,科幻文学大步登堂入室的意义自然彰显。可是,今天的科幻文学依然是简单承载着为未来世界铺路的功能吗?人工智能的加速开发为作家拉开了多大的文学网络?诚然,以想象为经,为技术为纬,织起一个巨大的未来空间,是科幻小说家通常爱用的写作方式,无论是采用魔幻现实主义,还是现代主义的手法,也许都无法抛开想象力和技术这两个因素,但这却不是最主要的因素。因为“人”如果在科幻写作中缺位或者边缘了,那么这样的作品未免就像失去了地球引力。科幻作家夏笳有一句话说得特别中肯,大意是,今天,中国人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人一样,都无法抛开技术来谈人的存在,也不能单单用诗意或者感伤的方式去描述,技术和人的关系应该探讨。

在这里,我忽然想起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一段妙论,意味深长。面对眼前几位武林高手毕生痴迷武学,到头来各自负伤在内,有的还茫然不知,于是扫地僧一针见血说道:“本寺七十二项绝技,每一项功夫都能伤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厉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慈悲佛法为之化解。这道理本寺僧人倒也并非人人皆知,只是一人练到四五项绝技之后,在禅理上的领悟,自然而然地会受到障碍……只有佛法越高,慈悲之念越盛,武功绝技才能练得越多。”倘若我们把“绝技”看做今天的科技,“佛法”视为人文关怀,那么就是说,随着现在的科技发展越来越加速,社会的人文内涵也要紧跟着提高,不然,人文关怀跟不上科技的脚步,社会也一定会遭遇障碍,生发诸多内伤,甚至当科技的扩容度与人文的含量远远失去平衡度时,整个社会一定面临毁灭性的崩塌。

所以,借助扫地僧的这段话,我们可以想起科技与人文的关系,也可以想到作家与科技的关系。在传播人文关怀,提升人类文明方面,时下我们的科幻小说家不必过度焦虑科学研发技术创新,毕竟这是科学家的主业,而作为科幻小说家的职责,关注人与自然、人与科技、人与世界的存在关系,从文学角度对现代文明和生活提出批判,始终才是最重要的。也因此,当作家越来越热衷于谈论人工智能,谈论科幻文学时,也要注意不跌入技术的迷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