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村大象涉嫌被虐? 表演依法合规没问题

云南网

云南民族村大象涉嫌被虐?多部门回复:大象表演依法合规没问题

11月20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濒危物种基金拯救表演动物项目的胡春梅女士,分别向国家林业局濒管办、云南省林业厅、昆明市林业局及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送交了《一封关于建议云南民族村取消大象表演的建议信》(以下简称《建议信》),就该基金会志愿者观察到的问题进行反映,建议云南民族村能取消大象表演,转为自然展示。收到来信后,相关部门立即进行了调查处理。

民族村内的大象表演。记者郭兴荣摄

日前,市林业局会同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云南民族村有限责任公司、云南民族村吉象表演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邀请到来自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云南农业大学的专家,与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的志愿者一道,就《建议信》中提及的问题进行讨论和回复。

多头大象身体情况不佳?

回应:一头大象被攻击受伤,目前正在康复

对《建议信》中提及的“大象左前肢关节异常,无法弯曲活动”的问题,云南民族村吉象表演有限公司经理姜涛介绍,这头名为“赛波”的雌象是在今年3月21日突然遭到一头雄象攻击时意外倒地时,左前肢肩胛部严重受伤。参与治疗的云南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院长肖啸介绍:“会诊结果为‘左前肢肩胛部挫伤’,预计需要3个月左右,它能完全康复。”

此外,《建议信》中还提到“公象腿上有多处鼓包”“母象体后侧皮肤有凸起状病变”的问题。肖啸解释:“鼓包的形成主要是蚊虫叮咬所致,是常见皮肤病,对大象健康不会造成很大影响。因为大象粪便气味浓,易招蚊虫,而一旦形成鼓包,就会感染化脓,变成脓包,目前没有特别有效的防治办法。至于大象体后侧皮肤的凸起状,一部分属于大象正常的皮肤生理结构,少部分情况是蚊虫叮咬后,大象为了止痒,会在象房里的墙上摩擦,导致部分表皮磨损破皮。”

揪耳朵、拴铁链,大象是否被虐待?

回应:抓耳朵是帮大象辨方向,拴铁链是应急之需

姜涛解释,该基金会志愿者们看到表演场上的“揪耳朵”,事实上是驯象员适力给大象辨别行进方向,明确传达表演动作指令。而大象们脚上的铁链则是作为牵引和防范意外之需。“尽管我们现有的象群经过了人工驯化,但大象天性里仍具有一定野性,一旦唤醒则具有严重危害性。”他说。

人象亲密接触缺乏安全举措?

回应:大象表演依法依规且受游客欢迎

《建议信》提出,民族村内有游客与大象进行骑乘合影、投喂、表演互动的接触项目,这样的活动对大象和游客存在安全威胁,建议云南民族村可以取消大象表演,转为自然展示。

对此,姜涛回应,该公司的各项工作都是在保障驯象员自身安全、游客安全、大象安全前提下开展。制定有规范、严谨的安全操作规程,目前表演属免费开放,并未向游客收取任何费用,旨在通过大象表演唤起大众关爱、保护大象的意识。

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云南民族村的大象展演活动获得了省、市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的批准,按照规定取得和使用标识,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

在听取了相关负责人对《建议信》的回应后,几位志愿者都表示,云南民族村吉象表演有限公司对亚洲象在日常管养、医疗保障方面的工作比较到位,给亚洲象们提供了必要的生存条件。但他们仍希望能够取消大象表演项目,转为自然展示。

现场

驯象员每天观察大象健康状况

11月29日下午1点50分,记者来到云南民族村内的大象表演场时,4头大象正在进行表演,无需再次购买门票,游客即可进入表演场内观看大象表演。在表演场的游客须知上,明确写有禁止随意投食,但游客可以向表演场内的工作人员购买甘蔗等喂大象。在表演场地对面,有一块给大象们自由活动的放养场。驯象员介绍,3场演出之外的时间,每天都会让9头大象轮换到放养场,场上还有泡澡的澡池。此外,大象们每周还有2-3次“逛公园”的活动,在游客们离开民族村之后,驯象员会组织它们野外放养。而在象房里,3头大象正在吃甘蔗。据介绍,民族村的大象们所吃的象草均由固定的专业草料种植基地供给,每天分六个时段向大象投喂,每次投喂量不低于20公斤。

日常管养方面,驯象员每天会观察大象们的健康、精神状况,给大象洗澡,冲洗象房及放养场,并定期对大象生活区域消毒。

昆明日报记者李双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