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聚焦如何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和对外开放

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目前我国现有上市期货期权品种中,一些战略性资源品种和商品指数等领域发展还有空白。我国要继续培育有市场认可度和权威性的国内商品指数,大力发展以国内商品指数为标的的商品指数基金、商品指数ETF等投资产品

作为全球大宗商品最大的进口国和消费国,我国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上的角色十分尴尬,长期都存在着“买啥啥贵,卖啥啥贱”的无奈现象。大宗商品市场何时能形成“中国价格”?12月1日至3日,第十三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召开,会议聚焦期货市场如何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统领,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国家开放战略。

努力争取国际主要定价权

不久前,国际知名投行巴克莱银行发表研究报告认为,全球铜的定价权在向中国上海期货交易所转移。这是国外权威投行机构第一次对中国期货市场和上市品种作出上述结论。

过去5年,我国期货市场共上市27个新品种,占目前已上市55个期货品种的49%。55个期货品种中,商品期货品种有47个,除原油、天然气外,国外市场成熟的主要商品期货品种均已在我国上市。其中,以铜、铁矿石、PTA、油脂油料等为代表的中国期货市场价格影响力正在逐步发挥,极大地促进了实体企业在国际贸易中开展公平竞争,助力我国向贸易强国迈进。

今年上半年,我国又推出了豆粕、白糖两个商品期权,进一步丰富了我国的期货衍生品市场体系,降低了实体企业的套保成本。棉纱期货今年上市,为棉纺织上下游产业链企业提供了更多的风险管理工具。目前,筹备多年的原油期货也已进入上市前最后冲刺阶段;苹果期货的上市工作已基本就绪。

进步有目共睹,但差距也显而易见。我国的期货和期权品种还很不够。在美国,仅在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挂牌交易的期货和期权产品就达2000余个,活跃品种也有200多个。

我国是全球大宗商品最大的进口国和消费国,很多基础原材料和农产品的产量和消费量均居世界前列。同时,我国还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形成了一个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因此,需要风险管理的行业数量众多。

在期货大会开幕式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期货市场在服务产业优化升级过程中大有可为。要进一步形成一个丰富、完善的期货、期权品种体系,加快推进期货市场双向开放,提高期货价格的全球代表性。“朝着尽早取得国际主要定价权的方向努力。我们有这个市场规模,有这个经济实力,也有这个决心!”方星海说。

扩大期货业双向开放

我国大宗商品期货成交量已连续7年位居世界第一,市场容量有了长足增长。2016年,上海、大连和郑州3家商品期货交易所共成交商品期货约41.19亿张,同比增长27.26%,约占全球商品期货与期权成交总量的近六成份额。

但“大而不强”同样存在。由于资本项目可兑换还没有完全实现等原因,我国金融市场与国际金融市场的联动性还不高。大宗商品是产业经济不可或缺的原料,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制造业和国际贸易大国,投资一定比例的大宗商品资产有助于把握对战略资源的控制权,即使在国际形势发生不利变化的情况下,也能确保战略资源的安全供给。这要求进一步推动国内大宗商品期货市场的改革创新。实体经济中,企业贸易对冲需求是刚性的,是由企业的资源配置竞争方式和生产方式及经营模式决定的。因此,在客观上也呼唤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发展。

加快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提升国际影响力,推动国内大宗商品期货价格成为全球基准价格,形成公开透明的“中国价格”——这样的呼声在期货大会上受到热烈讨论。与会代表表示,期货价格要具有全市场代表性,若对应的产品是全国性的产品,那么期货价格就要有全国代表性,不能只代表部分地区;若对应的产品是全球性的,那么期货价格就要有全球代表性,不能只代表一个国家。否则期货市场的作用就要大打折扣。

业内专家表示,目前我国现有上市期货期权品种中,一些战略性资源品种和商品指数等领域发展还有空白。此外,国际上机构投资者主要通过投资商品期货指数来进行资产配置。我国要继续培育有市场认可度和权威性的国内商品指数,大力发展以国内商品指数为标的的商品指数基金、商品指数ETF等投资产品。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名誉主席、中国证监会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利奥·梅拉梅德表示,中国期货市场至今为止表现得非常出色,下一步要做的是加强不同市场之间的联动性。他认为,即将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上线的原油期货便是加强联动性的关键,该品种将首次面向国际投资者,对提高原油期货市场流动性至关重要,对原油价格的发现也将起到很好的作用。

美国期货业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沃特·卢肯表示,全球衍生品市场在经济当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已成为一个很好的风险管理工具。他期待并将关注中国期货及衍生品市场进一步发展和不断成功。

近期,我国宣布放宽外资入股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3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与会专家表示,境外股东的进入,将为我国期货公司发展引入新的理念和经营方式,推动我国期货公司走向全球市场。

方星海认为,加快推进期货市场双向开放,将在4个层面发力:一是加快步伐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我国市场。二是扩大境内外交割区域。支持期货交易所在境外设立交割仓库和办事处,为实体企业提供丰富、便捷的跨境定价与风险管理服务。三是加快推动期货经营机构国际化发展。四是与境外交易所开展灵活多样的合作。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祝惠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