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馆也“故宫跑” 优质文化资源供应显不足

人民日报

原标题:“故宫跑”为何频频出现(金台论道)

中国美术馆近日的一个展览火了。这个名叫“美在新时代”展览,展出了包括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等中国名家大师的画作,可谓拿出了中国美术馆压箱底的作品。由于参观人数众多,中国美术馆门前大排长龙,队伍从美术馆门前的五四大街经路口向北,一直排到美术馆东街的三联书店对面。人们惊呼,中国美术馆直追“故宫跑”。

“故宫跑”,这个因为2015年故宫博物院展出《清明上河图》引发人们蜂拥看展而发明的词语,出现在今年故宫博物院推出的“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上,又出现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上。从博物馆到美术馆、从一个展览到一种文化现象,背后反映的是人们对优秀艺术作品的热忱、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渴慕。

我曾在排队观看画家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的队伍里,真切地感受到这种热忱。上午一早排队,下午才能进展厅,跑步进故宫,排着长长的队伍,只为一睹“盛世风采”。我也曾在画家王希孟《千里江山图》的展厅,深切地感受到这种渴望。因为队伍太长,每个人都被建议在画前不做停留,人们不得不抓紧每分每秒,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观看。那种对文化的呵护和尊重,对艺术的推崇和虔诚,可感可佩。

但另一方面,“故宫跑”的频频出现,也反映了文化供应,尤其是优质文化资源供应的不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文博领域需要进一步增加开放面积与时间,策划推出更多优秀作品和展览,“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从这个角度而言,文化资源也需要“供给侧”改革。减少粗放型、同质化文化产品和展览,推出中高端个性化产品和展览,精心设计和策划,调整内部结构,培育新型文化业态。

与此同时,博物馆、美术馆还需要提供更为人性化的服务。博物馆、美术馆等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正面对着从重管理到重服务的职能转变。吸引更多观众走进馆内,只是第一步,提供更好的服务,才是真正的考题。比如,面对密集的人流,有没有后续的应对措施,能不能让观众舒适惬意地排队看展,也对其提出了更大的考验。故宫博物院为了应对“故宫跑”,及时改进服务,推出了分发号牌、分时段参观等措施,既合理限制了人流,节省了人们排队的时间,又给看展创造了相对宽松的环境,给人们更好的体验。因此,“故宫跑”也给公共文化服务提出了精细、科学的要求。

科技的进步,也给博物馆、美术馆等带来了新的契机。如今,VR、AI等新技术已经尝试与各个领域结合。在公共服务方面,这些新技术还有很大空间。新技术的加入,给博物馆、美术馆的规划和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也给人们提供了更丰富的体验和互动,不但可以吸引更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参与其中,也让更多没有机会亲临现场的人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