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城管“大侦探”用鼻子破案

武汉晚报

殷骏(左)查封藏身车内的燃气窝点

在武昌区城管委,隐藏着一个经常不穿制服的便衣“侦探”——殷骏。殷骏是一名燃气执法队员。2017年还没结束,他和同事已端掉了25个从事非法灌充运输、销售煤气的黑窝点,25名嫌疑人移交公安机关,守护了一方安全。殷骏被称为“大侦探”,除了脑活腿勤,他的鼻子也帮了大忙,被称为是用鼻子破案的人。

煤气黑窝点藏身僵尸车

初识殷骏是加他的微信,头像是一个煤气罐,这和他的身份相符。殷骏是武昌区城管委直属七中队中4名燃气执法队员之一。燃气执法管的内容很多,除了对正规燃气点的管理外,殷骏花费大量精力对付的是分布在偏街陋巷,甚至伪装成僵尸车的一个个黑煤气灌充点。

煤气易燃易爆,国家对煤气存储、运输、销售,都有严格的规范。正规煤气销售商,在燃管部门的管理之下,不敢有懈怠,但隐藏在暗处的大量黑煤气点却似一个个不定时炸弹。

一方面,他们买入燃气后,常常藏在居民楼里或僵尸车里。因为是黑生意,他们一般比较隐蔽,连基本的通风都不敢,更谈不上铺设软垫、安装防爆灯等安全设施了。另一方面,为了利益,他们使用的大多数超期未检或报废钢瓶,送到用户家里,就俨然是一个不定时炸弹。

如果侥幸没出事,用户的经济损失还是无法避免的。因为,很多黑煤气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为了利益最大化,他们常在煤气坛里做手脚。在里面添加二甲醚,充分量。被灌充了二甲醚的煤气坛,气体很难燃尽,残留的二甲醚会腐蚀煤气坛及胶垫,很容易造成泄漏。用到最后,煤气坛拎起来感觉还很重,但却点不着火,需要不断摇晃才勉强有气出来。

靠鼻子一年端25个窝点

3年前,殷骏调入七中队从事燃气执法。他说,做这一行,大多数时间是不能穿制服的。因为,平日里,他和3名执法队员,以及分布全区各个角落的13个“卧底”督察员一样,骑着电动车,走街串巷四处张望,到处闻气味,打听商户进气渠道,通过“望、闻、问”三个步骤,掌握黑煤气点信息。之后,通过盯梢、蹲守、视频取证,将其端掉。今年,条件好了,队里配了一辆执法车,但不能喷“标识”,怕打草惊蛇。

前不久,有居民反映,得胜桥附近老是有煤气味,怀疑有人在从事黑煤气生意。殷骏到那里寻味,找到了一家店。进店后,店里摆了一些软管和灶具。老板说,他卖灶具和配件,煤气味可能是废旧软管散发出来的。

殷骏有所怀疑,但没有证据,只好退出店外。这时候,他发现,这家店,门面宽约10米,店内却突然变窄,不过七八米宽。

殷骏再次进店,仔细闻墙角。突然在一处柜子旁,他发现,煤气味加重。他一把扯开柜子,发现柜子后面有个隔板,继续搜查,原来墙做了夹层,里面密密麻麻摆满了40个装有煤气的钢瓶。老板哑然失色。

11月8日,有居民反映,小龟山一处城中村,有两辆厢式货车长期停放,成了僵尸车。殷骏和同事赶到现场,趴到车底闻了一下,他迅速确定这是一个黑煤气存储点。

殷骏告诉记者,首先看车胎,车里装了货,特别是煤气罐,车胎会受压下沉。再趴到车底闻,是因为煤气比空气密度大,气味往下走。站着闻不到,连执法仪器都测不出来,但趴到车底就能有所察觉。

确定僵尸车是一个黑煤气点,殷骏让围观者散去,和同事蹲守在附近一辆车内。半个小时左右,一女子前来,打开僵尸车准备取煤气坛外送,被执法人员捉了个正着。

用“望、闻、问”的技巧,截至今年11月,殷骏等4名执法队员共端掉25个黑煤气点,25名嫌疑人,因涉嫌储存、运输、销售易燃易爆品被移交警方拘留。

记者张全录通讯员殷莉红彭雪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