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输出和引进两只“拳头”都要硬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今年夏天,一本瑞典作家创作的、讲述患癌去世的外婆给邻居留下道歉信的温情小说《外婆的道歉信》成为受人关注的畅销书,中文版上市3个月就销售了50万册,一度在社交媒体上成为“网红”,还有不少学校把这本书列入了暑期推荐阅读书目。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这本书的出版方,并不是以出版文学作品为主的出版社,而是在读者印象里经常出版马列主义读物、青年读物的天津人民出版社。而《外婆的道歉信》这样一本畅销书的成功打造,离不开出版社对于国际市场的关注和对于版权引进的长期经验积累。

在不久前结束的2017年全国版权社会服务工作会议上,包括天津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在内的35家单位获得了“全国版权示范单位”称号。《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对天津人民出版社进行了采访,以期从示范单位的做法中,找到可资借鉴的经验。

搜罗国内外好书

打造拳头产品

如同《外婆的道歉信》一书的成功一样,读者并不会只为了吸睛的封面、成功的营销而买单,书籍的核心竞争力与优质版权的打造,还是要靠优质的内容。天津人民出版社也深知这个道理,因此多年来坚持与著名作者保持良好合作关系、积极引进好书版权,用质量过硬的拳头产品来迎接市场挑战。

有影响力的畅销书作家,是各家出版社都非常关注的出版资源。在这方面,天津人民出版社除了与作者经常沟通交流外,还特别注意及时、严格按照签订的合同支付稿酬,维护作者的版权权益。出版社拿到好书出版权、作者通过书籍的销售获得收益、提升知名度,良好的合作产生的是双赢的效果。作家郑渊洁就与天津人民出版社保持合作关系,其创作的儿童安全知识书《郑渊洁十二生肖童话绘本(英文版)》入选了2016年外宣出版物制作项目。

除了对作家作品的关注,推出有分量的策划也是出版社的一大法宝。天津人民出版社推出的重点图书《中国道路为世界贡献了什么?》入选了2017年丝路书香翻译项目。为了让这本书适应外宣要求,出版社进行了删减和重新编辑,最终,删减过后更加精练的《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一书入选了2016年外宣出版物制作项目。同样入选此项目的另外一本书籍,是天津人民出版社与西藏人民出版社合作的《西藏故事》英文版。天津人民出版社总编助理、五编室主任任洁介绍,《西藏故事》从策划到出版花了近3年时间,这本书用“50个人的50年”作为主题,用讲故事的方式述说西藏自治区成立50年来的变化和为这片土地作出贡献的普通人故事,真实生动、可读性强,目前,这本书的英文版已经交付印刷。

引进版权方面,除了《外婆的道歉信》这样被成功打造的畅销书外,天津人民出版社打造的引进版权图书《文字小讲》也收获好评,获得了2016年中国好书奖。出版社还结合自身优势,注重对学术经典和最新研究成果的挖掘,引进了“世界马克思主义研究文库·第一辑”和“政治文化与政治文明书系·政治思想译丛”等书籍,为高校等科研机构的研究工作提供了文献支持。

“全版权”运营

重视国际版权合作

近年来,对于作品进行纸质书出版、数字出版、影视剧改编、海外代理等多种版权形式的“全版权”运作模式被越来越多地用在实际的出版活动中。天津人民出版社是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评审的全国22家MPR国家标准应用示范单位之一,而MPR出版物作为多媒体印刷阅读出版物,具有版权保护功能,能够进行电子化版权跟踪。利用这一优势,出版社紧跟“全版权”趋势,将出版的小说延伸到电视剧、电影以及话剧等领域,实现跨界合作,实施版权的多种方式运营和开发。天津人民出版社已出版的知名悬疑小说女作家徐然的作品《杀手挽歌》被列入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的改编计划,计划改编成影视剧;畅销书《皮囊》在销量突破180万册的基础上,其影视剧剧本正在改编中,多家影视公司计划投资本剧。

除此之外,随着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天津人民出版社逐渐加大了对数字版权的维护力度,建立本社数字资源信息库和数据档案库,依照《著作权法》的有关条款来构建自己具有自主性的版权资源。比如对教辅图书的开发,出版社会注重将著作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在组织大型项目中,尽可能以法人作品的面目出现;对其他具有营销潜力的图书,努力通过版权转让来培育市场。

“不久前,我们出版社专门成立了国际出版部。”任洁介绍说,随着与国外版权贸易的增多,天津人民出版社专门设立了负责对接国外合作方的部门,并且还把国外合作方曾经用过的销售技巧,用到自己的版权推介中来。“和我们有过合作的出版社,在一本书出版完了之后,还会跟我们保持联系,不时就会发图书介绍给我们,让我们看看有没有想要购买版权的书。”任洁说,别看只是一封小小的邮件,有时还真能起大作用——对方推荐的书目,出版社真的会去深入了解,甚至版权合作也能就此达成。现在出版社有了自己专门负责国际版权贸易的部门,也会“偷师”合作方的这一营销技巧,把中国的好书推荐给国外的出版商们。

价值应该受尊重

知识不该随意打折

在被问到最近几年作者的版权意识是否有所增强时,任洁介绍说,现在的作家对于版权知识的了解增加了不少,对于相关的权利义务认识也越来越明晰。“以前和作家谈版权到期之类的话题,有的作者会一脸茫然,现在就不一样了。作者会仔细了解合同中的各项条款,出版社也会在合同签订之前向作者解释清楚与版权有关的疑问。”

对于读者大众,任洁则认为,知识产权的价值应该受到更多关注和保护,“因为无论从作者的写作方面还是从出版社的编辑装帧出版方面,一本书籍都承载着大量的劳动心血”。任洁希望读者能坚持购买正版书籍,抵制盗版;购书平台的折扣要适时适度,以免损害作者的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