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取消中考”还不现实

中国教育报

“当前,还不具备把高中阶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高中阶段教育的主要任务是加快普及步伐,满足初中毕业生接受高中教育的需要。”针对近日网传“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中考将取消”的消息,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回应表示,现阶段不可能将九年义务教育升级为十二年制。近些年,关于所谓“十二年义务教育”的传闻不时出现,这种现象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说这种提法不切实际?本期聚焦,就此展开探讨。

“取消中考”听上去很美

实行十二年义务教育、取消中考,听上去确实很美,但要实现这样的目标,还有很远的距离,这不仅仅涉及经费问题。

“实行十二年义务教育”“取消中考”,近年来,这样的消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冒出来一次。尤其是“取消中考”,特别撩拨家长的神经,经常被传得像真的一样。对此,教育部已经出面澄清过多次。

传闻屡禁不止,当然可以解读为部分公众对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和取消中考的期待,但从另一方面看,则是部分公众对当前教育现实问题缺乏理性了解。

实行十二年义务教育、取消中考,听上去确实很美,但实现这样的目标,还有很远的距离。我国已经提出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教育发展目标,但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不是普及普通高中教育,更不是普及高中义务教育。有些人把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理解为普及普通高中教育,以及把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这是不了解高中阶段教育的构成以及义务教育的特点。

高中阶段教育包括普通高中教育、中等职业教育,而义务教育具有免费、义务、均衡、强制等基本特点,既要求政府履行义务,也要求每个适龄学生履行义务。如果把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所有适龄学生必须读完高中才能就业,根据我国目前的情况,缺乏现实可行性。

这不仅仅涉及经费问题。为鼓励初中毕业生读中职,我国中职教育已经实现免费,而且给中职生提供了国家助学金,但在有些地方,初中毕业生读中职的热情并不是很高。必须看到,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当前需要重点解决的是怎样提高中职教育吸引力的问题,而非把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

至于取消中考,高中阶段按义务教育的就近免试入学方式入学,更是不切实际。如果要实现这一假想的目标,必须具备两大基本前提。

一是整体基础教育均衡,包括小学、初中、高中教育全面均衡。对于高中教育来说,均衡不但要求普通高中均衡,而且还要求将中职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融合。也就是说,每一所高中都是综合高中,而且办学质量均衡,这样才有取消中考、实行就近免试入学的可能性。否则,如果贸然实行就近入学,有的进入普高,有的进入中职,老百姓会答应吗?

二是将中职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融合,实行普职融合,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改革的大方向,现在已有一些地方尝试普职融合改革。

总之,对于“取消中考”这类教育假新闻,公众要提高媒介素养,对现实教育问题要有理性思考,不要盲目跟风。

(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高中教育重在有质量的普及

高质量、多样化和选择性应该成为高中教育的内涵特征,只有认清定位、明确发展命题,才能让高中教育发展走上快车道。

取消中考与高中纳入义务教育可以合并为一个问题,其实质就是进一步拓展初高中之间的通道,促进初高中的完全衔接。

高中教育是否应该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关键要看高中教育发展的基础、问题与程序。

基础部分需要来分析九年义务教育的发展状况,因为义务教育是高中教育的基石。2016年我国九年义务教育巩固水平已达93.4%,多年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取得了十分显著的成绩,但总体发展水平还不高,尤其是中西部地区面临的困难和问题更为突出,当前重中之重的任务是持续巩固提高九年义务教育水平。由此可见,作为高中教育基础的义务教育仍处于持续巩固、提高质量阶段。

2017年3月,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四部门共同印发了《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明确指出了高中教育发展当前的主要问题,一是区域发展不平衡,部分地区普及程度较低;二是普职结构不合理;三是保障条件不完善;四是教育质量亟待提高。这些主要问题决定了国家势必不会贸然将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此外,程序问题指向教育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我国实行九年义务教育,要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必须要有详细的调研,要走严密的立法程序。

由此可见,从基础上看,义务教育是“厚积之育”,应体现均衡与优质,但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和均衡发展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九年义务教育之基尚不牢固;从高中教育本身存在的问题看,着力研究解决这些问题迫在眉睫,而非简单地将高中教育义务化;从立法修法程序上讲,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无论是整体的调研,还是相关法律修订程序均尚未启动,因此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时机尚不成熟。

既然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未到时机,那么当前高中教育应朝向何方发展?笔者认为,有质量的普及应成为当前高中教育发展的首要命题。在这里要区分三个概念:普及、免费、义务。普及首先涉及的是数量问题,是指大范围的推开,当前高中阶段毛入学率90%是公认的全面普及的标准;教育免费是扶智脱贫的关键,不收取教育费用是民生的一项重要福利;而义务则指的是教育具有强制性、公益性、统一性的特点。

高质量、多样化和选择性应该成为高中教育的内涵特征,只有认清定位、明确发展命题,才能让高中教育发展走上快车道。

(作者系北京市教科院课程中心副主任、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