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 服务实体经济 发展新时代交易银行

人民网 原创稿

人民网北京12月8日电 (张晓赫)经济动能转换、利率市场化与金融脱媒、风险与监管同步加大、互联网金融科技兴起……众多因素叠加下,已有越来越多的银行开始成立独立的交易银行部门。

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和十九大的大背景下,被称为“新时代公司银行业务”的交易银行将如何发展?12月6日,在第二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上,多位专家的观点近乎一致,认为新时代服务实体经济的需求,正使交易银行迎来重大发展机遇。

交易银行迎来发展机遇期

交易银行作为紧密服务实体经济的金融手段,是当前银行业最关注的话题之一。“无论是服务‘一带一路’的跨境金融,还是提升制造业供应链创新的供应链金融,交易银行都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CTB50)总干事张志强表示,未来交易银行将不仅仅是银行机构谈论的事情,而会被更多的企业所了解、接受并应用。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也认为,中国已经到要构建全方位、高水平开放型经济体制的关键时刻,现实需求给交易银行带来发展机遇。“加工贸易已在中国生根开花,形成整个的产业链、服务链、供应链,中国的制造业不会外流。” 分析当前形势,魏建国表示,党的十九大以后,要推动形成开放的新机制、新模式、新格局、新优势,加大政府服务力度,打造全球最好的营商环境,特别是在知识产权保护、金融业领域加大改革力度。

持相近观点的还有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副局长魏本华,其表示,中国目前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将会以更加开放的模式迎接各种挑战,这对于中国银行业交易业务的进一步发展非常有利。

国际商会全球理事会执行董事、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张燕玲列举了大力发展交易银行的十大理由。“第一,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建设创新型世界经济,开辟增长源泉;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拓展发展空间;建设联动型世界经济,凝聚互动合力;建设包容型世界经济,夯实共赢基础’的四点主张,都和交易银行产生关联;第二,‘一带一路’的建设发展需要大量资金服务,初期可能更多依靠国家的力量与政策性银行,但从长远来看,交易银行一定要跟上;第三,国家着力打造的供应链升级,也离不开交易银行的支持;第四,国际保理业发展的需要;第五,供应链供给侧改革的需要;第六,产业升级合作的需要;第七,贸易融资的发展需要;第八,企业项目融资的需要;第九,人民币国际化的需要;第十,国际商会和联合国都非常重视交易银行的业务。在当前的机遇前提下,一定要更好地发展交易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交易银行的发展要注重与金融科技、互联网结合

金融科技时代的到来,让商业银行原有的粗放式对公服务遭受冲击,单一的产品服务已经无法满足企业客户日趋复杂和多样化的金融需求,传统业务模式亟待寻求突破转型。与此同时,党在十九大报告中也明确指出,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各大银行纷纷推陈出新、转战交易银行业务。

本次年会上,同时发布的《中国交易银行发展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指出,目前交易银行的产品创新日渐丰富。产品向“标准化+定制化”转变,正由关注单一企业、单一集团向提供全产业链的综合金融转变,由伴随式服务向嵌入式服务转变。

对于交易银行未来的发展方向,《报告》认为,其发展空间主要在于和金融科技、互联网结合的过程。包括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交易银行业务风险动态监控,运用区块链技术和智能合约提升交易银行效率,应用人工智能技术提高交易银行客户服务效率等。

这也得到了银行从业人士的呼应。浦发银行交易银行部总经理杨斌表示,“只有紧跟时代发展步伐,紧抓科技创新,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如果把交易银行作为一体的话,能够让它腾飞的两翼就应该是数字化和轻型化。未来交易银行坚定不移强调数字化经营,推进深化轻型化地转型。”

同时,《报告》也提示,业务模式创新必然带来风险特征的变化。对于交易银行风险管理,银行除传统“以风险类别为经线”的管理机制建设外,还需要结合“以业务和管理全流程可量化、可视化,以及基于业务和产品的多风险交叉管理为纬线”,将风险管理与交易银行业务和流程更紧密地粘合在一起。

金融的本质是防控风险,中国银行贸易金融部副总经理刘云飞建议,“大型商业银行探索交易银行发展之路时,要正确理性认识交易银行的发展概念,切忌急功近利;同时以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来看待交易银行的经营思路。切记盲目追求‘商业Best’,适合自己的最重要;此外,大型商业银行要谨慎选择内部组织架构的模式,谨慎进行任何重大商业模式的重大的调整。”